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一十九章 蘇州晴園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笑。 余晴不吭聲。 「老婆,別擔心。相信我。」 余晴看著他,看著,看著…… 終於撲到他懷裡。 從大學時候偶遇方餘慶爸媽就開始一直累積,一直默默獨自承受的委屈……...

第六百一十九章蘇州晴園

許庭生和項凝準備回岩州。8『1中文Δ』網許媽給她做了一大盒放了核桃、干棗、枸杞……的阿膠糕帶著。在許家這些天,項凝之前因為擔心許庭生而消瘦的部分已經完全補起來。

憑目測似乎還要出去一些,但是許媽把體重秤藏了,所以項小姐自己並不知道。

她沒現整體體重的上升,倒是覺得……真的長大了一點。所以,那啥是有用的。

「回岩州繼續呀……」項小姐說。

許庭生覺著這樣下去遲早得走火。

準備一起回岩州的還有付誠一家,他們也趁暑假回家賠了父母幾天。付爸據說很快要提副縣長了,仕途通暢,心情愉快,而想念念想得不行的付媽則聽說在想辦法辦提前退休……因為她真的沒辦法忍受自己那麼久才見念念一回。

許庭生開車帶項凝到付家接他們一家三口的時候。

付誠在樹上。國有單位職工老小區的參天大樹,付誠在樹上,手腳並用抱著一根樹枝晃啊晃,晃啊晃……

「老婆,老媽,爸……我能下來了嗎?」付誠問。

樹下三個人一致搖頭。

念念探著身子伸著手,說:「爬,念念爬。」

這事兒的起因就是付誠突然心血來潮要教念念爬樹,然後……方老師看見了,喊了付爸付媽……再然後,付誠就被趕到樹上了。

「還好你來了,我都在樹上呆了兩個多小時了。」付誠上車坐在副駕駛位置,跟許庭生訴苦。

許庭生不接話,他不敢參與這種家庭教育觀念的戰爭。雖說付誠和方老師感情好到甜死人,可是其實也有爭辯的時候,至於原因,多數是因為念念的教育問題。

兩人的教育觀念衝突其實不少。

項凝換到了後座跟念念坐一起,親著念念的小臉蛋兒特認真的問:「念念,你介意以後找一個男朋友比你小几歲嗎?」

「哎呀,我想給你當婆婆啦1

…………

另一邊,蘇州,余家。

余晴之前的那場婚禮其實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讓家族蒙羞。一個女孩子,自己定好酒席,穿好婚紗,問落魄的男友娶還是不娶……

那一幕在當時固然感動了不少人,但是……方餘慶是在婚禮中途被警察帶走的,余晴穿著婚紗眼睜睜看著,一個人堅強的繼續給餘下的賓客敬酒,撐完整場婚禮,然後獨自在定好的賓館房間呆了一夜。

那一天簡直不要太凄涼……

事情過去,嘲笑和非議的聲音,說余晴傻,甚至說余晴爸媽傻的聲音,開始變得越來越多。

余爸不想再給女兒壓力,面上裝著沒感覺,只在獨自一人時倒上一杯酒,偷偷嘆息。

余媽終究是婦道人家,按捺不住情緒,時常一不小心就在父女倆面前突然掉淚……「晴兒啊,媽別的都不怕,閑話也不怕,就是你……你以後可怎麼辦啊?」

很多人,親戚、鄰里、鄉民、同事,都在等著看余家最後怎麼收常

余晴和方餘慶其實沒來得及領結婚證。但是……人家口中議論的全都是:「看她能熬多久改嫁……看哪個男的還敢娶……」

這天晚飯後。

跳廣場舞的大媽團現自余晴結婚那事後已經停了許久沒來的余媽突然又來了,而且精心打扮,笑容滿面。

小區花園的亭子里聚集著的搓麻將、打牌、下棋的人們,也意外的現已經有陣子沒露面的余爸喜氣洋洋,再次出現。

這兩天,這周邊的人議論的中心只有一個。廣場舞休息的時候說的是這個……亭子里閑聊說的也是這個。

「定了,對面那小區過兩天就要拆了。」有人說。

「是該拆了,都破成什麼樣了。」另一人說。

周圍開始議論紛紛。

「要說吧,咱們小區也該拆了,一樣破得不能住人了。」

「是啊,拆吧,還能得一筆拆遷款。我估摸著是不遠了,也就這幾年的事。我還想著這會兒最好先抓緊買一套,省得到時候拆著咱們了,還得去租房子,借祝」

「那乾脆就買對面唄,也不用離了這一帶。大夥都熟。對面拆完聽說是要蓋一個新小區,外地來的開商,放大話說是要蓋咱們蘇州第一小區。」

「開商的話能信?他說第一就第一啊?1

「還別不信,人真蓋出來過。在岩州,新蓋的……網站評選,漸海省新建小區第一。」

「我知道,小蠻腰。好像叫凝園。」旁邊一個正讀書的孩子插話。

「岩州的?哪個公司啊?」

「好像叫什麼至誠地產。」

幾家和余家走得近的隱約覺得自己聽說過些什麼……捕捉到了一點什麼……紛紛轉頭去看余爸余媽的臉。

兩人笑笑,不說話。

討論的還在討論,有消息靈通的說:「就是至誠地產,岩州那個凝園就是他們蓋的。咱們這邊要蓋的……好像叫什麼晴園……」

「情緣,什麼情緣?」

余爸余媽憋悶好久的那口氣終於可以吐出來了,兩人拖著長音故作淡定對著各自身邊的人群說:「花園的園……我家余晴那個晴。」

「哎喲,還真巧啊?」有人已經聽明白了,有人還不知道什麼情況。

余爸余媽說:「不巧,至誠那個老闆……是我女婿。你們不少人之前吃喜酒的時候見過的。這小區的名字,取的就是余晴那個晴。」

沉默。

熱情。

氣氛一下就變了。

余爸余媽被圍著,愉快又認真的解釋著,說方餘慶當時是被人陷害,最後中央領導跟他家有交情,替他做了主,現在什麼事都沒了,正展呢……

「我家余晴啊,不是我自己誇自己女兒,這孩子就是有情有義……所以,才有這好命。」余媽說。

「是啊,是啊,多好的孩子,是該她有福氣,一輩子享福。」一群大媽熱情的回應著。

隔天,回家路上,方餘慶走在余晴身邊,余晴不太想理方餘慶……但是半條街的鄰里都在熱情的打著招呼,問候著:

「余晴,那個就是你老公吧?果然是一表人才礙…」

「余晴,帶老公回家吃飯啊?一早就看你媽買菜來著。」

余晴沒辦法還得回應說:「嗯,是埃」

方餘慶在一旁跟著笑容滿面的打招呼。

「他們說你老公真是一表人才啊,哈,你聽見了嗎?」方餘慶對余晴說。

余晴懶得理他。

方餘慶只好低聲討好說:「你看,你就別生氣了……不就一個晴園嘛,我也就是想給你個驚喜。」

余晴瞪他一眼,無奈道:「你明知道我最怕招搖了……你等著看吧,我爸媽一宣傳,家裡一準得讓人擠滿了,以後買房的,走關係的,少不得要煩死你……

我今天在單位就已經好多同事領導來問我了。他們不光問房子的事,領導還問我是不是要辭職,要辭提早點說,好讓他們有準備。我說我不會辭職,他們還不信,說我怎麼可能還去掙那一個月兩千塊……反正都是你害的。」

「嘿,我不怕煩。就怕你受了那麼多委屈,聽了那麼多閑話……都白聽白受了。我就想讓大家都知道,余晴那麼好,所以嫁了個好男人,會一輩子對她好。」方餘慶說。

要說委屈,怎麼能不委屈?

余晴看了看方餘慶,咬了咬嘴唇,忍住了眼淚。最後只是說:「快點吧,我媽打了好電話了。說好了,可是他們請你來的,不關我的事……」

「怎麼就不關你事了?你要不是我老婆,爸媽能叫我來家裡嘛。再說了,你都把我娶了……呃,岩州那幫混蛋都是這麼說的,說是你娶的我。」方餘慶說。

「別得意,還沒領證呢。」余晴說。

「對對對,領證,咱們什麼時候去領啊?」

「不領。」

「啊?」

「你爸媽以前可說過,不可能讓你娶我的。這回是我自己死皮賴臉,不算。以後怎麼樣,還是等以後再說吧。上次的事雖然是你騙我,可是我覺得,其實你說那些話也不是完全沒道理,你現在做生意,難免應酬多……有些事,我不想自己以後每天擔心。更不想有一天聽你說只是場面上的事。我只想過的簡單點。」余晴說。其實吧,哪個女孩子不記仇,不擔憂。

「我不會啊1方餘慶說。

「我不知道。」余晴說。

余晴原來其實很沒有安全感。

方餘慶一下不知道怎麼辦了。

偷偷簡訊問許庭生。

許庭生回:耍無賴埃然後慢慢證明給她看……以後應酬的事,你都把胡盛名叫過去就好了。然後你自己在外面堅持裝不會喝酒,每天回家,而且絕不能醉著回去。

方餘慶和余晴到家開了門……一屋子的人。

親戚朋友把余家的小房子擠得連轉身都難……誰都不傻,他們都去打聽了,知道方餘慶現在的情況,關係和能力,更知道同是至誠旗下,岩州凝園從開售到交房,房價漲了多少。

余晴看方餘慶一眼,意思:你現在知道了吧?

方餘慶只好苦笑。

人群直到吃飯的時候才散去了一些。

「多吃點,你看你瘦成這樣……」余媽一個勁給方餘慶夾菜。

余爸倒了酒說:「來,陪爸走一個。」

方餘慶端起酒杯跟岳父大人幹了。

「以後在蘇州就來家裡吃飯。」余爸說。

余媽在一旁說:「要我說啊,賓館就別住了,住家裡……咱們家小是小了點,可是你住進來也不用再鋪一張床不是?住自己家,肯定什麼都方便點。」

「爸、媽……別說了,大老闆沒空的。」余晴說。

「有空……」方餘慶趕緊接,「爸、媽,至誠在蘇州這個項目挺大的,我跟公司已經說好了,接下來這兩年,我基本就算是常駐蘇州了。所以,我就不跟爸媽客氣了。我一會就去賓館搬東西……以後,就麻煩爸媽了。」

余爸余媽開心的點頭。

余晴說:「不行。」

余爸余媽一下糊塗了,看著女兒和方餘慶,眼睛里滿是疑惑。

「爸,我敬你一杯……」方餘慶自己給自己灌了一杯,嗆到眼淚下來,抹著眼淚說,「爸、媽,沒喝酒我也不敢跟你們說,怕余晴不高興……其實,余晴她,不願意跟我領證。我……我不知道怎麼辦,只好厚著臉皮求你們倆幫幫我……」

他一邊哭,一邊說,情真意切,傷心欲絕。

余晴沒想到方餘慶突然來這一出,目瞪口呆。

余爸看女兒一眼,悶哼一聲,把手裡的酒杯頓在了桌上,「啪。」酒水漾出來一片。

「啪1餘媽把筷子拍在了桌上。

「爸,媽……」余晴想解釋。

「爸、媽……我,我真的沒辦法。」

「餘慶你放心,媽給你做主。」余媽站起來,瞪余晴一眼,沒好氣說:「慣的你……」

余媽說完噌噌噌去了房間,過了一會再出來,手裡拿著一個紅本子。

「餘慶,戶口本你先拿著。你自己的帶了嗎?」余媽把戶口本遞給方餘慶說。

「帶了,帶了。」方餘慶忙把自己的掏出來。

「那就好,一會吃完飯,我和余晴爸爸陪你們去登記。」余媽對方餘慶說。

「你別說話。」余媽又對余晴說。

余爸給方餘慶添了一杯酒,說:「干。」

…………

民政局門口,余爸余媽走後。

方餘慶拿著嶄新的紅本本,仰天長笑。

余晴不吭聲。

「老婆,別擔心。相信我。」

余晴看著他,看著,看著……

終於撲到他懷裡。

從大學時候偶遇方餘慶爸媽就開始一直累積,一直默默獨自承受的委屈……一瞬間爆出來……一直堅忍的余晴,在方餘慶懷裡嚎啕大哭。

「以前我不懂事,辛苦你了。」

「以後,我希望你可以不懂事一點。」

方餘慶說。

余晴點頭:「嗯。」

兩個人抱了許久,余晴的眼淚也終於止住了。

「叫聲老公聽聽?」方餘慶說。

這個稱呼,大學里的情侶就基本都有,但是余晴似乎總是不肯叫……方餘慶很久以後才知道那是為什麼,那是因為,余晴根本一直都認為,她和他沒有未來。

那時候,她只是想陪那個還不懂事的方餘慶,走過那一程。

後來,有一場千里奔襲的求婚……

後來,有一場絕境里的不離不棄。

「老公。」

「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