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一十七章 二渣張興科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任副總裁僅僅半年多時間,而且將互誠西南版圖拓展得非常好的張興科毫無徵兆的突然宣布離開互誠,再次創業。 他還帶走了自己在互誠建立的團隊,「互誠西南版圖開拓軍」近半人馬。包括陳靜琪。 人們...

第六百一十七章科

紐約,周遠黛的辦公室。81中文『『網

她獨自一人。

看著電腦屏幕上分析師製作的圖表,周遠黛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這個圖表顯示的是一筆起點在中國的神秘資金的走向,它繞了足足九個彎之後,才暴露真實意圖,目標直指手機系統開公司——塞班。

「還是不老實礙…」周遠黛苦笑著嘆了口氣說,「可是你一定想不到吧,你的資金走了9家機構,其中就有兩家……是我的。」

接到胡琛的電話,被告知有大筆資金正試圖接手原摩托羅拉公司在塞班的股份份額,星辰競爭力不足。

許庭生一邊對著電話惋惜的嘆了口氣,一邊握拳無聲的慶祝了一下。

在這個時候,2oo6年,大概有無數人知道手機這塊市場蛋糕有多大,前景有多好,但是除了像許庭生這樣的先知,其實很少有人能預見一件事,這件事甚至現在說了都會絕大多數人嘲笑——那就是,手機行業「天下霸主」諾基亞的隕落。

而諾基亞,正好就是塞班系統最大最堅定的支持者。也是擁有者之一。

所以,這個「坑」好紮實。

許庭生知道自己挖的這個「坑」遠遠不夠對周遠黛造成足夠大的傷害,但是它至少印證了一件事,一件他原本最擔心的事……

現在他大概能判斷了,周遠黛並不知道未來。

「那蘋果那邊還繼續嗎?」電話里,胡琛問許庭生。他的語氣聽起來甚至有些慚愧和抱歉。

「競爭者多嗎?強嗎?」許庭生問。

「不少。」胡琛說。

「盡量吧。塞班那邊也再試試。」許庭生說。

電話掛斷。

「這樣就好,來……老子跟你慢慢玩。給你找個大坑。」許庭生想著。

「越是這樣,我就越要掌握你。」同一時間,周遠黛想著。

…………

除了這些不為人知的暗涌。2oo6年,8月底,許庭生大四開學前的這個時間,世界是黃亞明和張興科的。

先是張興科。

令所有人詫異不已,加入互誠出任副總裁僅僅半年多時間,而且將互誠西南版圖拓展得非常好的張興科毫無徵兆的突然宣布離開互誠,再次創業。

他還帶走了自己在互誠建立的團隊,「互誠西南版圖開拓軍」近半人馬。包括陳靜琪。

人們的第一反應是:互誠又出事了?

這個「又」,是指的許庭生也才出走不久。

因為互誠目前正處在積極籌備上市的關口,出現這種重大的人事變動,張興科不得不站出來接受媒體採訪。

「除了熟悉的團隊,我不會帶走互誠任何一點客戶和資源。我們已經和公司新的西南團隊完成交接。請大家放輕鬆。」張興科見到媒體第一句話先說。

「此外,在知道我的決定之後,許庭生和6總都已經主動給我打過電話……」

「他們怎麼說?」記者問。

「他們說……早就料到了」,張興科攤了攤手,說,「然後祝福我一切順利,歡迎我隨時歸來。我們依然維持著良好的私人關係。除了,他們好像很開心看到我走這點……讓我有點不爽。」

張興科的話激起了一片笑聲。

「那請問,張總你的創業方向是什麼?」記者問。

「暫時保密。」張興科回答,然後說:「下一個問題。」

「那我想問,張總覺得自己的決定會是正確的嗎?畢竟就目前來說,大眾普通認為互誠前景很好……」

「我同意。」張興科直接打斷記者的提問說道。

「那為什麼你還退出?」記者追問。

「因為我自己做,會更好。」在記者們都被他的這句話震得懵,沒顧得上再問的情況下,張興科站起來,主∥抑毖裕我的職業人生,從大學開始,一直都在當老大。你現在讓我給人打下手,做個決定還要請示,抱歉,我沒辦法習慣。」

這句話囂張霸道,敏銳一些的記者其實已經能察覺,張興科在抱怨,抱怨6芷欣過強的權力控制欲和獨斷獨行的作風……這其實不是什麼秘密。但也不是什麼錯誤……大部分公司的第一代創業者都是如此。

張興科沒給他們反應和追問的時間,繼續道:「請原諒我傲慢,但事實如此,我只能當總裁。」

張興科火了。

準確的說是他的這兩段霸道之極的名言火了,網上很快開始出現「恕我直言體」和「請原諒我傲慢體」。比如:

恕我直言,我的學習生涯,從小學開始就是個學渣,從來沒及格過。你現在讓我好好學習當學霸,上課睡個覺還要跟老師裝病,抱歉,我沒辦法習慣。

請原諒我傲慢,但是事實就是,我只能當學渣。

人紅是非多,很快有一名女記者爆出了一條張興科的「丑」聞。

事情直接擺到了他面前,那名女記者問:「據我得到的消息,張總你之前在盛海創業的時候,最後是因為一個女人的背叛,才被迫遠走,是這樣嗎?」

「是。」張興科回答。

「那,聽說你後來藉助互誠的力量,把當初對你出手的力量都打壓得很厲害,而那個女人……也已經破產,現在不得不到工廠打工維持生計,是這樣嗎?」記者又問。

「一,是。二,我用的是合法手段。」張興科回答。

「所以你認為自己這樣做沒問題?」

「完全沒問題。」

「你覺得自己很光榮嗎?」女記者有些不滿他的態度。

張興科看著她,一直看著。

「你,你幹嘛?」女記者有點緊張。

「當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是不是覺得自己很正義?」張興科說,「別忘了我做這件事的前提,是她先背叛我……拿走我的東西,害我像一條喪家之犬。」

「可是據我所知……」

「是,我跟她睡過。所以你現在是想跟我說一夜夫妻百日恩,我應該因為睡過她而寬容她的背叛?」

女記者被嚇著了,一下接不上話。

張興科繼續說:「男人對女人好是應該的,但不是應該拿來被踐踏的。我對女人的邏輯其實很簡單,我愛你,我會努力對你好。你不愛我,說,沒事,大家還可以是朋友。但是如果你不愛我,卻裝作愛我,欺騙我,背叛我……抱歉,你一定會付出代價。」

張興科說完拂袖而去。

女記者原話稿,

網上出現「我對女人的邏輯其實很簡單體」,比如有人說,「我對女人的邏輯其實很簡單,你讓我睡,我就保證不止睡一次。」

張興科開始火上加火,而且充滿爭議。

有人挺他,說他果然霸道,有人說他的話很解氣。也有人說他是渣男……網路本來就是一個各種意見混雜的地方,各種價值觀都有。

這部分人叫張興科「二渣」,是因為他們很快現還有一個更渣的。

身在輿論洪流中的張興科打電話給許庭生。

「怎麼樣,這掩飾做得夠大夠牛了吧?就是對6芷欣不滿這一點,表現得還有點不夠。我本來還想借那個女人的事,正好噴她背叛你的……」

「我謝謝你。」許庭生痛苦道。

張興科笑了兩聲,道:「說吧,你到底想讓我幹什麼?放心,我帶出來的人都是最可靠的。還有,你說的啊,幹完這票包我上福布斯。」

「不急」,許庭生說,「你先和黃亞明一起鬧個痛快。」

「他也參與這一票的操作?」張興科問。

「不是啊,他是純粹自己犯大亨病了。」許庭生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