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一十六章 這下你傻了吧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生的大桃樹也一樣,也是我的。」許庭生說。 「為什麼你宣布了就是你的?那別人先宣布可以嗎?」項凝問道。 「別人不行。」 「為什麼?」 「因為他們打不過我。」許庭生說。

第六百一十六章這下你傻了吧

許庭生在訂婚這件事情上說了謊。81中文網

這件事其實很大。

大概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會讓這樣一件事的後果延續並且變得嚴重。

她們中的一半會因此歇斯底里,把它演變為一場戰爭,然後,你們掰了。

另外剩下的一半會陷入悲痛、糾結、哀傷……各種情緒,最後同你上演一場漫長的愛恨糾葛,無法原諒,然後你們還是掰了。

項凝只是把手機放進口袋,哭著對許庭生說:「你還不快來哄哄我嗎?」

男人一生會遇到很多女人,大部分情況下,那個女人會跟你演一場痛苦糾結,互相傷害,然後多數草草收常只有少之又少的女人,可以成為你的陽光和海洋。

一件放在別處足以摧毀大部分感情的事情,在項凝這裡,變得簡單、純粹。

許庭生把她抱了起來,抱孩子那種抱法,單臂橫穿過腿彎,另一手扶她的腰。項小姐比許庭生還高了,她怕摔倒,抓著他的頭說:「你放我下來,你放我下來。」

許庭生不放,她就蒙他的眼睛。

蒙著他的眼睛,她問:「許庭生,你還喜歡我嗎?」

他說:「喜歡。」

「那就好了。我有點難過,有點生氣,可是也還喜歡你。那就好了。」項凝說。她甚至沒有去追問許庭生這麼做的原因。

背著項小姐爬過小山坡回到家門口。

項凝又說:「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許庭生不放。

項凝說:「阿姨。」

然後許庭生轉頭就看見了正好回家的許媽。

「你不是受傷了嗎?」許媽說,「哦……你個小王八蛋,你死定了。」她以為許庭生只是跟項家一樣反對儀式大操大辦,所以撒了謊。

這在許家相當於忤逆了實際垂簾聽政的那位。

許媽間接幫小項凝出了氣。她打孩子的技術動作就一種,擰,拇指和食指掐住一片肉……順時針扭到頭。許庭生不敢躲,許爸因為合謀不敢幫……項小姐在旁邊只顧著笑。

項凝在許家住了下來,準備過幾天和許庭生一起回岩州。

大事件最終連小波瀾都很快就平息。除了來看許家兒媳婦的人確實多了些。

許家的親戚、朋友差不多都來了一遍。許家生老家這邊的風俗包的紅包對許庭生說:「哎呀好開心,我好像大財了。」

項凝同學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沒見識,最目光短淺的財迷了。許庭生心說:我真該把星辰科技百分之三十的股權轉讓書變成三萬塊錢紅包。

來的親戚們把項凝從頭看到腳,從腳看到頭,用方言說:「不錯,不錯。」

然後拉著項凝改用普通話說:「姑娘,多吃飯。」

項凝誠懇說:「我都吃很多。」

她確實吃很多,許媽每頓飯變著法的給她燒滿滿一個大圓桌的菜,總之一個字:補。

許庭生偶然聽見老媽在和其他嬸嬸、阿姨聊天,用方言說,別的都好,就是怕太瘦了不好生養,這幾天,我至少得讓她胖十斤。

許媽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看著不遠處的項凝。

項小姐聽不懂,還特傻白甜的笑著點頭。

許庭生沒敢告訴她實情。他趁這幾天做了前世想做,但是沒完成的事,帶著項凝走了很多地方。給她講,這是我小時候和爸爸一起游泳洗澡的河灣,再往上一點有塊好看的大石頭是我的,七歲那年,我對村裡其他小孩宣布了所有權。

「那邊山上有一顆野生的大桃樹也一樣,也是我的。」許庭生說。

「為什麼你宣布了就是你的?那別人先宣布可以嗎?」項凝問道。

「別人不行。」

「為什麼?」

「因為他們打不過我。」許庭生說。

項凝看著遠山笑起來。

許庭生默默說:「我宣布你也是我的。沒人攔得祝因為這一世,沒人『打』得過我。」

…………

項凝在某個早晨穿著睡衣偷偷從許庭生房間鑽出去的時候跟許媽正面遭遇了。

因為在異鄉,不敢一個人睡,項凝其實從第一晚開始就在大家各回房間后偷偷溜進許庭生房裡,然後定好手機鬧鐘早上提前起床鑽回去。

現在,她和未來婆婆面面相覷。

「阿……」項凝想說阿姨。

「哎呀,庭生他爸,許建良……我這眼前突然怎麼一片花啊,什麼都看不清楚。」許媽扶著牆,很是浮誇的表演著,順著樓梯下去了,一路不斷喊著:「看不清啊,怎麼什麼都看不清啊1

項凝懵了一會兒。

許庭生聽到聲音出來了。

「阿姨肯定誤會了,我去跟她解釋一下。」項凝說。

許庭生睡眼惺忪說:「不用解釋。」

項凝說:「要的,要不阿姨會覺得我……」

「你要是解釋了,她會難過的」,許庭生拉著項凝走到樓梯口,頭頭朝樓下看,「你看,我媽現在其實多開心……」

樓下,許媽正興高采烈的拉著匆忙趕來的許爸,眉飛色舞的描述她剛剛看到的場景。

項凝明白了,小臉漲紅,自言自語說:「明明就沒有。」

許庭生痛苦的點了點頭,說:「唉,是埃」

「某人活該」,項凝偏頭白他一眼說,「這下傻了吧。本來……本來,都已經給你欺負了。我都說了,訂婚以後就可以……」

「呃……其實,我們……」

「哼,想得美。」

「那你也沒法長大了。」許庭生反擊,把「長大」兩個字咬得特別重。

項小姐糾結了,猶豫了一會,低頭咬著嘴唇說:「要不,摸摸可以?」

當晚。

關燈,一片漆黑,項凝躺好,深呼吸,說:「來吧。許庭生。你要老實點哦。」

許庭生之前其實不是沒碰過,而且不止一次。只是沒有這次這麼仔細。

「你認真點呀。」過了一會,項小姐有些窘迫的說。因為他現許庭生動作越來越不像按摩了……

可是許庭生的目的本來就不是「長大」啊,雖說是小了點礙…可是以項凝偏瘦的身材來說,其實也差不多接近國人正常水平了。

「哎呀……感覺好奇怪。」

項凝聽著自己嗓子眼裡情不自禁出的奇怪聲音,感覺身體不斷上升的熱度……只好用說話來掩飾。

許庭生抬頭看著她越來越白裡透紅的小臉蛋,一時沒忍住,埋頭用嘴唇替了一隻手。他對項小姐的身體敏感度可比她本人了解多了。

「嗯。」項小姐整個人緊張起來。

「你怎麼……用嘴,也可以嗎?」她呢喃著問。

「唔,用嘴,效果,更好。」許庭生含糊不清說。

「嗯。可是,整個人感覺好奇怪啊!哎呀……」

沒一會兒,項凝開始嬌喘吁吁。

再繼續下去就要壞事了,把十七歲未經人事的項小姐逗得滿臉潮紅,滿眼春水……羞怯又渴望……很有趣……可是許庭生自己也很慘啊!

許庭生停止了。

項凝整個人拱進許庭生懷裡,呢喃說:「還要……要長大呢。」

許庭生在天堂和煉獄之間跳上跳下。

終於,兩天後,項小姐主動暫停了這項被光榮命名為「為了下一代」的偉大工程。

至於原因,她避開許庭生的目光,很艱難才說:「我……那個,沒有小褲褲可以每天換了。」

許庭生一邊得意,一邊笑著說:「洗呀。天氣熱,一排曬出去,很快就幹了。不就機器貓、比卡丘、小白兔、小蝴蝶嘛,怕什麼?」

項凝搖頭,「在你家不敢……我們快點回岩州好不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