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一十三章 怎麼都想不通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私下尋找,過了一會說:「看到了,剛夾著尾巴從門口跑進來……你突然問這個,怎麼了嗎?」 這意味著杜錦沒有絲毫察覺。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沒有去提醒她加強對項凝的保護,因為從周遠黛的態度和實...

第六百一十三章怎麼都想不通

許庭生一日之間在往返麗北和岩州,身體疲累還是其次,主要他魂不守舍。81Δ中文Ω網

入夜才回到麗北境內,許庭生收到周遠黛的簡訊。

「我不太高興。」她說。

許庭生看了一眼,沒回。正如岑祁山所言,這個女人,是個瘋子。可怕的瘋子。

「像上一個電話說蘋果的事那樣,我問,你答。這是我可以接受的狀態。包括你和那個小女孩的相處,都沒問題。但是訂婚、結婚,不行。」她又。

「你有病?1許庭生終於忍不住回了一條。既然對方已經沒有一點掩飾和顧忌,許庭生也沒有客氣。

過了一會,周遠黛回:「你覺得呢?」文字後面還有一張圖片,圖片上一隻男人的手,拎著一條金毛犬的尾巴,狗的身體懸空倒掛著。

許庭生認得出那條金毛,是項凝的寶貝咚咚。

咚咚年紀六歲,不算很聽話,但是有一個特點,沒人帶著,絕不會私自離開家門。

所以,周遠黛想傳達的意思是:我可以從那棟房子里隨便拎出來一條狗,無人察覺……那麼,一個人也可以。她在威脅許庭生。

許庭生打電話給身在項家的杜錦。

「項凝在家了吧?」他問。

「在呢,你走沒多久就回來了。放心吧。」杜錦說。

「看到咚咚沒?」

「剛剛還在呢,唉,哪去了……」杜錦似乎一邊拿著手機,一邊開始私下尋找,過了一會說:「看到了,剛夾著尾巴從門口跑進來……你突然問這個,怎麼了嗎?」

這意味著杜錦沒有絲毫察覺。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沒有去提醒她加強對項凝的保護,因為從周遠黛的態度和實際情況可以判斷,這沒用。

「沒事。就隨口問下。」許庭生說完掛上了電話。

手機屏幕顯示又有一條周遠黛的簡訊。許庭生不敢不看。

「放心,我並不想傷害你。也不想傷害你身邊的人,刺激到你。保持現狀就好。」她說。

「到底為什麼?」許庭生回復。

「大概因為我們倆有緣分吧,你高三那年,晚上跑到寢室樓頂。正好我住教工宿舍,在另一個樓頂。那晚我彈吉他,你唱歌。你忘了嗎?」周遠黛回。

許庭生沒再回復,他不敢回,怕暴露信息。

這是許庭生重生記憶中最奇怪的一件事。因為他根本就沒有這份記憶,一點都沒有。但是不管是黃亞明和付誠的記憶,還是學校的調查、處分,所有跡象都表明,這件事確實生過。

「是她?那晚是周遠黛?那就是說那件事真的生過。可為什麼只有我一點記憶都沒有?」

「是她對我做過什麼?那個時間的我還不是重生的我,應該沒什麼特別之處。所以,怎麼可能?」

「她突然從學校消失的時間,應該就是那之後沒幾天。在我重生的時間點之前的幾天。」

「如果真的是那樣,她之前確實一直只是麗北中學的一個普通音樂老師的話,那她怎麼可能在短短兩三年時間內創造出那樣可怕的財富和勢力,包括控制軟金……」

「app1e爸爸又是怎麼回事?時間對不上礙…」

「……」

許庭生想不通,包括他設定周遠黛跟他一樣是一名重生者,這件事在時間和邏輯上還是一樣解釋不通。

「那麼假定她其實不是真正的周遠黛呢?假定她就是在美國整容診所聽說的那個全身整容的女人,她把自己整成了周遠黛,替代她……

還是解釋不通。

先邏輯上沒道理,周遠黛並不是什麼背景顯赫、血統高貴的人物,更不是一個絕代佳人。整成她幹嘛?犯不著啊?!

其次從她說過的話,包括她和方雲瑤的熟悉和相互了解,流暢,毫無可疑的溝通可以判斷,她是真的有長期呆在學校的,而且了解周遠黛的一切!

一個人怎麼可能一邊不時在美國進行全身整容,一邊長年在學校當一名普通老師,而且不被看破?

許庭生還記得整容診所那個胖護士說過,那個全身整容的人已經持續在他們那邊手術過十年了。」

許庭生打電話找那個女護士,想詢問一些情況,結果對方號碼已註銷。再打診所的電話,被告知她已經辭職離開有一段時間了,而且沒有聯繫。

乾脆詢問診所老闆兼醫師韋恩博士,他聽后表示自己的病人並不是許庭生描述的身材樣貌,至於那位病人更多相關的具體個人信息,因為職業道德的關係,不便透露。

那麼就不是她?

「如果是她,十年間通過不斷進行整容手術徹底變成了另一個人,app1e老爸上次不可能不提這麼重要而詭異的信息。那就等於說,從app1e老爸那裡,可以排除她不斷整容,樣貌變化的可能。」

剩下唯一的解釋似乎是周遠黛一邊建立和操縱著一個商業帝國,一邊喜歡平淡生活,在學校當了那麼多年普通老師……就憑許庭生接觸那個周遠黛的性格和行事作風,誰信啊?

「而且那樣的話,我怎麼可能對她毫無記憶?」許庭生很快否定了最後一種可能。

明知詭異,卻無從追究。

許庭生想到腦袋快炸了,混亂不堪的思維讓他在開到離家不遠的地方撞車了,車子撞到了路邊岩壁。

許爸正好在路上,第一個趕到。

車子有點損傷,但是許庭生除了腦袋有點暈之外,其實一點事都沒有。他當時的車很慢。

許爸在確認他沒事後長出了一口氣,但還是帶他到醫院做了一個全面的檢查。

醫生的結論和許庭生自己的感覺一樣,他沒事,一點問題都沒有,連住院觀察都不需要。

坐老爸的車回家的路上,許爸一邊開車,一邊批評兒子,說他都要訂婚的人了,做事還這麼不小心。

「幸好沒受傷,不然訂婚都得耽擱了。」許爸說。

許庭生聽完這句話沉默了一會兒,突然說:「爸,回仁芰說闈嶸耍好不好?」

許爸把車停下來,仔細看了看,確認兒子應該沒有腦震蕩,不是說胡話。

「怎麼了?為什麼?」許爸問。

「訂婚的事,我想緩一緩。」許庭生說。

「嗯?你原來不是一門心思認定那個小丫頭的嗎?……現在猶豫了?其實那丫頭還不錯啊,我和你媽也都……」

「不是。不是這個原因。」許庭生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敢將關於周遠黛的事跟許爸說。「我只是覺得,她真的還太協…所以,想暫時緩一緩。」

這章把我自己腦燒爆了。

對你們卻可能一下看破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