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一十二章 巧合的禮物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心了,上回瞎操心乾的那些事,項媽至今想想還覺得慚愧呢。 至於部分親戚的眼光和閑話,項媽現項爸以前說得對,你架不住別人不說,正常怎麼做,他們都有得碎嘴……卻能嚇得住別人不敢說。 許庭生開...

第六百一十二章巧合的禮物

許庭生不知道項家今天有親戚在,要不然他一定會把項凝叫出去弄這事。8『1中文Δ』網

現在他把項家親戚們興奮的神經全給調動起來了。

因為項凝跟許庭生的情況,她未來的美好前景在知情的親戚們眼中都是可以預期的。

當然,只是預期。

他們是沒經歷過這種豪門婚嫁之類的事情,但是在香港tvb的劇集、電影之類的上面看過很多。知道一般普通人家的女兒嫁入豪門,似乎還得有什麼婚前協議之類的。

然後比如她生了兒子,才會被當作功臣,由丈夫或公婆獎勵一套豪宅,幾間店鋪或股份什麼的。

總之按照電視劇和電影帶來的印象,他們感覺普通人家的女孩嫁入豪門,大致等於找到了一份前景廣闊,待遇十分不錯的工作。

就在剛剛,在許庭生到來之前,親戚們還在聊這件事,憑自己來自電視劇的印象表意見,也有人在擔心豪門裡的鬥爭和恩怨,富家子的浪蕩行徑什麼的。

然後,他們面前這個十七歲的小姑娘。這才要訂婚呢,離生娃什麼的還早得不行呢……突然,就身價數億了。

而且很可能未來會更多。

那得是多少?知道微博,知道星辰科技的人,太多了。

這在他們是什麼感覺?大概就像是你家原本普通的親戚里,某家,某個十幾歲的小女孩,突然就成了一家著名互聯網公司的重要股東,身家數億。

太不可思議了。

偏偏那個當事人自己,還毫無知覺。大概項小姐雖然沒有具體的數字概念,還不知道什麼是貴族學校,奢侈生活,卻一直覺得自己就是很有錢的。

因為她知道許庭生很有錢啊,到底多少不知道,反正很多,然後給她或不給她,沒有分別。雖然許庭生平時就沒給過。

在她眼中,兩個人就是一體的。

項爸項媽向許庭生走過來,臉上的表情有些局促不安,甚至有些委屈。

這事在於他們其實挺不知道應該怎麼看待的。

「叔叔阿姨」,許庭生搶先一步說,「我媽說,我們那邊的風俗規矩,聘禮是不可以推辭的。那個,意思會不太好。」

一句話把項爸項媽堵了回去,許庭生趕緊補一句安慰,說:「反正我的跟小凝的,沒分別的。左手交右手。」

「是啊,是埃」項小姐在一旁連連贊同。

項爸無奈的笑了笑。

項媽搖了搖頭,瞪了項凝一眼,說:「一點不懂事。」又瞪許庭生一眼,責怪說:「都是你慣的。你看,慣成什麼樣了?」

項媽是認真的。

許庭生和項凝對看一眼,不敢接話,但是其實心裡都很開心。

項媽會這樣表現,這麼對許庭生說話,恰恰說明,她如今真的已經把許庭生當自家人,當女婿了。

和興奮不已的項家親戚們一起吃了飯。

但是這種快樂和熱情洋溢的氛圍並沒有感染到許庭生,他只是盡量得體的左右應對。

飯後,許庭生要趕回麗北,他開車準備離開。

項凝借口說要去買點東西,讓他帶一段。跟著上了車。

項爸項媽看看自己的女兒,無奈的心照不宣了。他們偶爾有時也會突然警醒,現自己做了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

這種感覺是由項凝的年齡,許庭生的身份帶來的。

但是當他們回顧整個過程,時間和其中所經歷的,又感覺順理成章,沒什麼不對。他們決定不瞎操心了,上回瞎操心乾的那些事,項媽至今想想還覺得慚愧呢。

至於部分親戚的眼光和閑話,項媽現項爸以前說得對,你架不住別人不說,正常怎麼做,他們都有得碎嘴……卻能嚇得住別人不敢說。

許庭生開著車,項凝坐在副駕駛位置。

她難得一次沒有那麼活潑,更沒有嘰嘰喳喳。

她扭頭看窗外時,長爬過肩膀,擋住了側臉,也擋住了她輕聲的自說自話,她說:「哎呀,怎麼辦,怪怪的;哎呀,小項凝,好丟臉……」

她低下頭時,長落下來,擋住了她的臉。只能看見她在打著自己的手指。

準確的說,是「嬌羞」。

太難得了啊,許先生看到臭不要臉的項小姐「嬌羞」了。

「許庭生。」終於她說。

「嗯?」

「你緊張嗎?」

「有點。」

「我也是,感覺好奇怪氨,她說,「其實我也給你準備了訂婚禮物,要不要看?」

「禮物?」

「嗯,我自己的錢買的哦。」

「哪來的錢啊?」

「我幫我爸媽在店裡端盤子,也有工資啊,就是不是很多。」她說。

項凝把書包拿到身前。

許庭生在路邊停了車。

「吶,你自己拆。」她遞過來一個包著圈點彩紙,打著蝴蝶結的禮物盒,很符合一個小姑娘該有的風格。

許庭生小心的拆開,打開盒子。

一條腰帶,一個錢包。

他當場就傻了。

前世,分別後的那三年,許庭生四處奔波掙扎的階段,身上還一直用著的,就是項凝熱戀時送他的一個錢包和一條腰帶。

那麼巧。這一次……

「怎麼了,你不喜歡嗎?」項凝問。

「喜歡。」許庭生怔怔的說。

「嗯,哈,我的眼光比你自己好多了吧?」

「是。」

「我的禮物也比你有誠意吧?我讓楠楠她們陪我挑了好久的。」

「是埃」

「那你會用嗎?不是名牌哦。」

許庭生當場換了錢包,然後他準備換腰帶的時候,正解呢,項小姐說:「哎呀,許庭生,你……臭流氓。」

「這是在車上啊,沒事的吧?」

許庭生自己說完,就想到了一個詞:車震。

「你還知道這個啊?」許庭生意味深長的問。

「誰,誰知道了?」項小姐激動的表示,「我才沒你那麼流氓。」

所以,她是知道的。

項凝在路邊公交車站下了車。

許庭生啟動,看見她在車窗外揮手,身影消失。

停車,許庭生往回跑,把人拉過來,一把抱進懷裡。

這可是在公交車站,人來人往,車來車往。項小姐窘迫不堪的掙扎了一會,沒掙脫,只好把臉埋在臭流氓懷裡,由著他了。

「臭流氓……」她害羞又緊張,輕輕用牙齒在大叔胸口咬了一口,說,「好啦,乖,以後……就都給你抱呀。」

項凝看見許庭生鬆開手之後的表情有點奇怪。

伸手摸了摸他的臉頰說:「你別太緊張了呀。」

明早一定能看到三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