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一十章 生離,死聚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one就會面世,然後市值開始不斷爆炸。 韋恩楊搖頭,「很難。你真那麼看好的話,買他們股票去好了。」 許庭生攤手說:「倒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要是這樣的話,我還用你?算了,你再說說看,另...

第六百一十章生離,死聚

項凝和表姐的大包小包裝滿了除駕駛室之外的整輛車,然後自己跑去和游清瀾一起吃飯逛街去了。

許庭生一個人去見了韋恩楊和他帶來的投資商。

結果當然是沒談成,星辰目前依然沒有任何融資的想法,就算將來有了,也得先照顧著他自己挂名的國資委旗下投行不是?

哄走美國佬,韋恩楊在房間里哭天搶地,「哥們,你好歹給口飯吃好不好?」

許庭生說:「好,一會我請你吃飯。」

「那我可點一桌子菜,點最貴的酒,反正你現在有的是錢。」

「隨便點」,許庭生說,「反正不是沙縣就是蘭州拉麵,你吃完打包幾份都行。」

「我靠,你那麼有錢,你那麼有錢……」標準發音靠了一遍之後,這個表面看起來形同無賴,其實手眼通天的傢伙反覆念叨了一會,猛的抬頭說,「哎呀我想到了,你不讓人投你,你可以投別人啊,你現在資金流那麼恐怖。怎麼樣?我幫你撮合。」

「我投?投誰?」

「美國那邊,你挑埃當然,有幾家公司沒那麼容易搞定。」

「比如,蘋果怎麼樣?」許庭生猛地想起,2007年初,蘋果第一代iPhone就會面世,然後市值開始不斷爆炸。

韋恩楊搖頭,「很難。你真那麼看好的話,買他們股票去好了。」

許庭生攤手說:「倒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要是這樣的話,我還用你?算了,你再說說看,另外有什麼建議?」

「銀行債券之類的怎麼樣?」韋恩楊想了想說。

許庭生整個人定住了一會兒。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華爾街的銀行,我可以帶你一圈轉過去。」韋恩楊伸著脖子追問道。

手機響,許庭生回過神來,起身笑了笑說:「等你能幫我搞定蘋果再說。女朋友找我,先走了。」

「你就這態度啊?」

「嗯。」

「你丫來盛海根本不是為了和我談投資的吧?」這傢伙還會北京腔。

「對,我陪女朋友來買衣服的。」

「我靠……那你幫我把來程機票報了。」他連本山大叔的小品都熟。

「滾。」許庭生說。

隔天,據說這混蛋真跑星辰去報銷機票去了。當然,誰都清楚,他真正的目的其實是想改從胡琛和賀與談下手,通過忽悠他們來說服許庭生。

所以可想而知,如果他真能成功撮合一次對星辰的投資,傭金會有多豐厚。

胡琛和賀與談也躲他,事情沒辦成,但是韋恩楊看似白跑這一趟其實收穫極為豐厚,因為他捕捉到了一個信息:許庭生看好蘋果。

這是連許庭生自己都沒想到的,回到美國后,韋恩楊果斷吃進了幾筆蘋果公司的股票。

同時他也確實在想辦法為許庭生尋找投資蘋果的可能,因為許庭生給的傭金,一樣不會低。用韋恩楊之後一段時間在華爾街「兜售」許庭生的話來說,那傢伙現在錢多到每天發愁不知道該往哪裡扔。

…………

韋恩楊第二天到星辰的時候,許庭生其實已經在回程的路上。

把項凝和一車衣服送回家,許庭生獨自起身回麗北。

到漸南的時候接到許爸的電話,問他有沒有時間。

許庭生問什麼事。

許爸說歡購在漸南有個招聘面試,想讓他過去看一下。

許庭生同意了。

下午的招聘面試涉及高低不同多個崗位,許庭生閑來無聊,有部分不需要他出現的崗位面試他也會湊過去聽一會兒。

他遇見了兩個「熟人」。

第一個是許庭生前世在學校教書的時候關係不錯的一個同事,比他早一年工作,教的是語文。這次來應聘一個管理崗位。

按說他這會兒應該已經和學校簽了,許庭生不知道他其實是來玩票,還是真的不想當老師,但是知道他後來會年紀輕輕當上副校長,前途一片大好,而且媳婦兒就是在學校找的,是個賢妻良母,兩人也很恩愛……於是,果斷當面就把他給拒了。

人走以後,許庭生追出去,遞了一張名片說:「交個朋友。」

那傢伙接了說:「你是歡購的少東家吧?許庭生。抱歉,那個,我想知道,你為什麼那麼堅決就把我拒了?我表現得有那麼糟嗎?」

「不是。只是我看你是師範畢業,學校簽了吧?」心想著可別一不小心給人打擊壞了,許庭生連忙說。

對方點頭。

「那就是了,我讀的也是師範。然後,正是因為發現你很優秀,我才不想跟國家還有祖國未來的花朵們搶人才。總之我覺得你挺適合做教育的,好好努力。其他方面有什麼困難的話,你找我。」

許庭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為了避免疑心,沒再醫榪誒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這樣,那傢伙反而一路都在疑心,瞎琢磨:「歡購少東家,富二代,星辰總裁,土豪……莫名其妙對我這個陌生人這麼客氣,這麼熱情主動……天吶,他不會是那個吧?他看上我了?……怎麼辦?他不會硬來吧?唉,都怪我長得太好看。」

他拿名片在垃圾桶邊上比劃了一下,又收起來,心說:「還是留著吧,雖然現在覺得挺噁心,但是沒準我以後也變那個了呢?那還能傍大款……」

許庭生要是知道他這麼想一定得弄死他,這混蛋明明長得跟個番輸然前世他總喜歡說:「庭生啊,咱們學校老師裡面……就咱倆最帥,你就比我差一點兒。」

因為已經出來了,許庭生就沒再回原來的面試辦公室,他隨便找了另一個辦公室進去,然後見著了另一個人。

這個人叫梁沁。

她能在許庭生不想見到的人裡面排上前三名。

前世的那場車禍,她就坐在奧迪副駕駛位置。

今生許庭生帶項凝回漸南那次又見過她一回,一樣沒什麼好事,她在項凝求籤的時候把簽筒給踢翻了。

總的來說:這姑娘對許庭生來說就是顆災星。

梁沁竟然沒讀大學,而且似乎也還沒有遇上那個後來開奧迪的男人,她這次是來應聘普通員工崗位的。

看到許庭生,她兩眼放光,露出欣喜的神色,笑著沖許庭生點了點頭。

許庭生只好也點頭回應了一下。

就這一下,馬上就被當場那幾個正揣著小心注意著自家少東家的漸南歡購管理人員看到了,可想而知,梁沁日後在他們眼裡會是怎樣一個分量。

把許庭生突然出現在這間崗位相對低端的面試辦公室和梁沁明顯不錯的身材相貌一結合,他們不自覺的就想多了,而且光想,不敢問。

自作聰明越想越是那麼回事。

「聽說少東家有女朋友的,所以,這個就是……心照不宣啦,富二代,哪個不這樣?看來這是要藏在我們這兒啊,小心伺候,小心伺候。」

就在他們使勁想著以後應該怎麼跟梁沁搞好關係,親近照顧,提拔重用的時候,其實許庭生腦子裡一直在想著應該怎麼找借口把她拒掉。

讓一個前世撞死自己的人進自家公司?那跟讓一根魚刺每天卡在嗓子眼裡有什麼分別?簡直開玩笑。

可惜,他沒來得及。

這種普通崗位其實並不需要真正的面試,基本就是看一下,過得去就行。梁沁年輕、漂亮,也有高中畢業文憑,應聘這樣一個崗位簡直綽綽有餘。

「好,你被錄取了。」一句話都還沒問呢,許庭生身邊一個胖子就跟搶功似的搶在所有人面前大聲道。

說完他還特別自豪的看了一眼許庭生,感覺像是在邀功。

許庭生好想把他開掉。

緊急時刻,許庭生拿了一份名單看了看,說:「報名的人這麼多?咱們這回招幾個?」

「十二個。」胖子搶著說。

「所以,每個來應聘的,我們都是當面決定是否通過嗎?那前面招滿了的話,後面這些人還看不看?」許庭生指著名單上排在梁沁後面的一大片名字問道。

胖子愣了愣,說:「其他都是讓他們等電話的,那個,梁小姐,因為特別優秀……」

「規矩制度不能壞。」許庭生打斷說。

胖子心裡想著你還真能演啊,嘴上說:「許總說的是,說的是。是我疏忽了。這都怪梁小姐實在太優秀,……」

「那就一樣,剛剛不算,等到全部面試結束再電話通知吧。」許庭生心想著事後直接給她刷掉。

梁沁帶著些懇求深深看了許庭生一眼,退了出去。

許庭生也沒心情繼續面試了,又坐了一會兒后獨自離開了辦公室。

他沒想到,梁沁就在樓梯口等著他。

「許總。」兩人照面,梁沁臉上有些委屈說。

「你好。」許庭生故作平靜。

「你是不是不想招我啊?」梁沁的眼淚突然流下來,委屈極了說,「是不是因為我上次踢翻了那個簽筒?我知道你當時就很生氣……沒說話就拉著項凝走了。我……」

「其實以你的條件,應聘歡購普通崗位,有點不值得吧?一個年輕女孩,形象也不錯,做做品牌服裝或者化妝品之類的導購都比這好。」許庭生乾脆直接道。

梁沁一邊抹眼淚一邊搖頭,「我是因為覺得在歡購會有前途,哪怕現在只是普通崗,只要我努力,總會有機會的。大家都知道,歡購每年都會選優秀員工,然後很多獎金,還可以去旅遊,還會提拔。有人都進總公司了呢。」

許庭生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我之所以沒上大學,是因為我爸爸身體不好,長年重病床,家裡很困難。不是因為我不認真,吃不了苦……我肯定會好好乾的。我還想以後有前途,有錢,可以幫到家裡呢。你能不能給我個機會?我跟你道歉。」

梁沁一個躬快鞠到地上,哽咽到打嗝。

許庭生一下有些無措。

「其實我知道你女朋友抽的簽寫的什麼。」梁沁抬頭,淚眼汪汪看著許庭生說。

「真的?」許庭生整個人緊張起來。

「嗯,其實我走過來就看到一眼了。然後一下有點慌神,才踢翻了簽筒。」梁沁認真說。

「那你當時為什麼不說?」

「因為,因為我挺喜歡你們倆的,怕你們知道了上面的東西會難過……而且,我覺得,那些東西其實不可信的。我就沒告訴你們。」

「上面寫的是什麼?」許庭生問,梁沁越是這樣說,許庭生就越迫切想知道……這個謎,已經縈繞他兩生了。

「我……」

「說,沒事,我不信那些的,只是好奇。」

「我,我沒看全,只看到其中幾個字,還在不同行里。」

許庭生有些著急,加重語氣追問:「那到底你看到那幾個字,說,是什麼?」

梁沁怯怯的看著許庭生,嘴唇輕顫說:「生離,死聚。」

我更了好多啊!一萬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