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零九章 裝逼情節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的辦法,他把卡掏出來,握在掌心給店員亮了亮。 「這個,你認識吧?」 女店員愣住了,兩眼發直。 「終於要裝逼成功了。」許庭生很欣慰。 然後另一名女店員也過來了,整個店的店...

第六百零九章裝逼情節

真正衝擊許庭生的其實還是「同類人」這三個字,但若許庭生自己不心虛,這三個字的所指其實可以很廣泛。譬如天才……

這和曹操對劉備說的那句話,「今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其實是一個性質的。

許庭生沒把周遠黛說的話全部告訴鍾武勝,兩個人也一致同意不把這件事告訴許爸。

聊了一會,鍾武勝還有事要辦,離開的時候他拍了拍許庭生的肩膀說:「其實也許我們應該自信一點。不管對方是惡意還是玩笑,總不能都到如今到這份上了,還隨隨便便被人唬祝」

許庭生想了想,確實。自己已經不再弱小,而周遠黛的實力,以及她是否真的知道什麼,目前很大程度上都來自許庭生自己的揣測和心虛。

她看起來更多的像是在試探。

所以,許庭生決定置之不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世重生,到今天,要他因為一個莫名其妙的威脅就放棄項凝?不可能。

許庭生只做了一件事,他讓杜錦去了項家陪著項凝。

只要項凝的安全不受威脅,這件事就沒人擋得祝

許項兩家關於訂婚的協商和準備工作一直在緊張的進行。新學期快要開學了,雙方的意思都一樣,抓緊在暑假內把事情辦妥。

許媽甚至承包了一大片山田相間的土地,專門雇了幾個人種有機蔬菜,生態稻米,養生態雞鴨魚……各種。

許庭生不問不知道,一問……嚇著了。這是老媽為了項凝準備生孩子期間調養身體和生孩子期間的營養健康準備的……包括月子。

「媽,你這太急了吧?」許庭生說。

「急什麼急?也就兩年時間了」,許媽說,「放心吧,這事不用你操心。我會讓人定期把東西送到岩州,杜錦會處理的。你就讓項凝好好吃就是。」

「……」

「還有你啊,你也該戒煙了。我聽說那個生孩子之前的準備啊,其實跟懷孕后一樣重要……」

「……」

許庭生跑了。

不跑他估計老媽會開始打聽他的生殖健康問題。

許庭生每天保持和項凝通電話,兩個人像是回到了以前,有些緊張,又有些羞怯的對話,偶爾聊一些訂婚的細節,意見。他們都默默準備著,面對兩人關係的新階段。

哪怕相處的時間已經不短,感情也很好……可是終究是做了一件很厲害的事情啊!

項小姐才十七歲。

「你怕不怕被同學、老師知道啊?」許庭生問她。

「你呢?」項凝說。

「我才不怕。」許庭生說。

「那我也不怕。」項凝說。

「我只是有點怕你以後後悔。」許庭生說。

「你別後悔就好。」項凝說。

「可是你還那麼小埃」

「哦,你果然還是嫌棄。」

「……,這都什麼跟什麼呀1許庭生有點抓狂,當初玩笑說了一句「木蘭無長兄」,沒想到項凝同學就這麼一直耿耿於懷。

「陸敏說,我現在的年齡,給你摸摸,它們就大了。反正訂婚以後就可以……會長大的。」

「項凝同學……你不會就是為了這個才這麼早跟我訂婚的吧?」

「其實,也有這個考慮的。」

「……」

…………

大賤人韋恩楊到了盛海,帶著倆華爾街來的美國佬要見許庭生。

許庭生去了一趟,途中到岩州接上了項凝。既然要訂婚,項小姐總得買幾身像樣的衣服才是。

第一站先到奢侈品街區,陪著項凝一起來警察餅先進店。

許庭生在外面打了個電話,告訴韋恩楊他需要先陪女朋友逛街買衣服,讓他們稍安勿躁。

等他進到店裡,發現客人不多,但是店員各自忙碌,對項凝和表姐的態度並不太熱情。兩人自顧自的看,偶爾開口詢問衣服的大小和材質之類的,也沒人搭理。

是身上穿的太普通了嗎?

許庭生其實有點興奮啊,小說電影里看過無數次的低調土豪裝逼打臉情節終於要來了。哥們賺了那麼多錢,可不就是為了這一把嘛!

他學著電影情節輕輕拍了兩下手掌。

「經理呢?」

「……,呃,經理呢?」

項凝和表姐在一旁手牽手看著他笑。

第一波裝逼,失敗。

因為一樣沒人顧得上搭理許庭生。

許庭生只好找到一名店員,主動詢問:「你好,請問你們經理在嗎?」

店員扭頭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牛仔褲加t恤的小年輕,「請問有事嗎?」

「咳……」許庭生扭頭看了看項凝和表姐,壓低聲音對店員說,「那個,其實,我是一個土豪,超級土豪。我會買很多衣服……所以,我想找一下你們經理,然後需要很多店員為我女朋友服務。」

反正電影情節是這樣的,比如《風月俏佳人》里理查基爾帶朱麗婭羅伯茨去買衣服那次。發現理查基爾是大亨后,經理和店員們都一擁而上,熱情無比。

可是面前的這個店員此刻像看著一個傻子一樣看著許庭生。

「不好意思,先生」,店員說,「我們現在正需要趕緊處理完再店內的客人。因為一會兒店裡有一個活動,我們的品牌代言人要來……所以,很抱歉,經理和我們,都沒辦法專門為您服務了。」

第二波,再失敗。劇情不應該是這樣的礙…許庭生站在那裡,好尷尬。

「這個時候,按小說情節是應該發飆了吧?」許庭生摸了摸褲兜里的錢包,心想如果自己把裡頭那張運通百夫長黑卡掏出來,氣勢磅的拍在櫃檯上,震不震得住?

「萬一鎮不住,怎麼收場?」

許庭生想了個折中的辦法,他把卡掏出來,握在掌心給店員亮了亮。

「這個,你認識吧?」

女店員愣住了,兩眼發直。

「終於要裝逼成功了。」許庭生很欣慰。

然後另一名女店員也過來了,整個店的店員都開始騷動……包括剛剛不見蹤影的經理,也戴著胸章,穿著整齊的出現了。

許庭生準備好好享受這一刻。

「車都到了。你怎麼還在這跟人聊天呢?」剛過來的那名店員對之前那位說。

之前那位趕緊走回目光,「先生,對不起,能麻煩您先出去嗎?我們改天一定好好為您服務好不好?或者你等我們活動結束……」

許庭生扭頭。

一輛賓利停在門外,後面還跟著另外兩部豪車。

紅毯鋪上。

店員和經理已經開始列隊了。

「先生,麻煩你1店員語氣有些著急。

許庭生有些怨嘆,裝個逼這麼難?

項凝小跑到他身邊,笑著安慰說:「好啦,別難過,我們去別家店就好了嘛。」

她輕輕牽了許庭生的手拉著他往外走。有這麼善解人意,懂得給台階的女朋友,許庭生感覺好多了。

「土豪先生到下一個店再試試!再不行就再換一個……反正一定要到成功為止。」項小姐憋著笑,又補了一句。

許庭生欲哭無淚,「項凝同學,我發現你一點都不善良。」

表姐早一步在門外了,兩個人出門發現店門外已經被圍了個滿滿當當。他們沒心思看熱鬧,直接準備擠出人群去下一家店。

「歡迎游小姐。」身後的店員們在整齊的鞠躬歡迎他們的品牌形象代言人。

項凝回頭看了一眼。

那位正走在紅毯上的高挑女人停下來。

「項凝?你怎麼在這裡?」

「游姐姐好。我來買衣服。」

許庭生回頭,發現這位代言人竟然是游清瀾。她和項凝在星辰年會上見過,而且似乎還交上了朋友。聽項凝說,游清瀾還量了她的身材尺碼。

「嗨,許總也在呀?大老闆竟然有空陪女朋友逛街,難得。」游清瀾笑著打招呼說。

許庭生不知道怎麼接。

還好,游清瀾似乎也對他沒什麼興趣,拉著項凝的手問:「是這家店嗎?買好了沒?」

項凝微笑說:「還沒,然後你來了,他們就沒空了,要清店。」

游清瀾抱歉的一笑,說:「這好辦。你跟我來。」

她牽著項凝的手往裡走,順便喊了一聲,「許總,一起吧。」

許庭生只好低頭跟著進了店門。

其實游清瀾來這趟來只是為了給幾家媒體拍個照,配合品牌宣傳的一個形象代言人巡店活動。

活動直接被簡化,然後迅速結束了。

許庭生坐在店內一角的沙發上,游清瀾拉著項凝在竊竊私語。兩個人不時偷瞄許庭生然後相對著大笑……一看就知道說的不是什麼好事情。

「好啦,現在大家都過來一下。」游清瀾起身,像許庭生剛剛那樣輕輕拍了拍手。

店員加上經理,所有人都熱情的涌過來。

「這位項小姐呢,需要挑幾套衣服。你們把那、那、那……那幾件先拿過來,然後再去多找一些來給她試,最後由我來幫忙做選擇。」游清瀾說。

店員們都有些發愣的看著項凝,讓國際名模游清瀾幫忙挑衣服,這可不是誰都能有的待遇。所以,這小姑娘是誰?

「許總。」游清瀾喊。

「嗯?」

「卡。」游清瀾走到他面前,伸手說:「既然你在,不免費,不打折哦。」

許庭生掏錢包。

游清瀾直接把錢包搶過去,掏出那張黑卡,然後舉著說:「大家看到了嗎?這可是運通百夫長的黑卡。你們面前這位許庭生先生,他可是超級土豪哦。所以,都熱情點,動起來……一會咱們連小費一起刷。」

「許庭生?」

「原來他就是許庭生啊1

「誰?」

「星辰科技的總裁啊,聽說另外還有好幾家公司呢……國內最年輕的超級富豪之一啊1

「完了,我剛剛還趕他走……我,我剛來幾天,又沒見過那個卡……」

店員們炸鍋了。

剛剛接待許庭生的那名店員緊張膽怯的跑到他面前道歉,「對不起,我……我剛剛不知道你真的是這麼大的土豪,我以為你開玩笑,惡作劇……然後店裡的要求就是讓我們趕緊清場,所以我才……對不起,對不起。」

「沒事,沒事。那個,咱們不提土豪了好不好?」項凝和游清瀾躲在一旁偷笑,許庭生好想找條地縫鑽進去。

「嗯,還有,對不起我不認識那個卡,你給我看的時候,我還以為你莫名其妙給我看房卡……以為你耍流氓。我……」

「停。」店員妹子,你要不要這麼蠢萌?許庭生趕緊道:「別說了,去忙吧。」

店裡終於圍繞項凝忙碌起來。

許庭生被游清瀾拉著一起給正一件件試衣服的項小姐當參謀。

警察表姐也被叫去選了幾件給自己。

游清瀾基本不跟許庭生交流,不徵詢他的意見,項凝剛開始倒是還會問一下,發現大叔除了「好」什麼都不會說之後也就放棄了。

偶爾,游清瀾會起身親自上前去給項凝整理衣服,搭配配飾。

大部分時候,她都會直接說:「包起來。」

「你的小女朋友很漂亮,尤其身上那種清新和陽光保持得很好,所以,她幾乎穿什麼都好看。」項凝換衣服的時候,游清瀾扭頭對許庭生說。

「謝謝。」許庭生說。

「聽項凝說,你們準備訂婚?」

「啊,是。」

「所以,她就是你拒絕別人的原因?」游清瀾問得有些突兀。

「別人?你是指?」許庭生問。

「泛指。」

「那麼。是。」

游清瀾張了張嘴,沒說話。

項凝穿了一身紅色長裙出來。

游清瀾說:「包起來,下一套。另外,艾米,你跟項小姐進去,精確確認一下她的身材數據。項小姐需要幾套可以出現在下一季巴黎時裝周的設計定製服裝。」

她身邊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員跟著項凝走了。

「巴黎時裝周?」許庭生好奇道。

「對,我剛剛給了項小姐兩份邀請。她很開心。許總不會不願意陪她去吧?」

「這個……」

「每個女孩都會夢想去一次巴黎時裝周。許先生不會對讓項凝失望的,對吧?」游清瀾眼睛里有點戲謔,甚至有那麼點咄咄逼人。

「那我盡量。」許庭生說。

「不是盡量,是一定要去」,游清瀾看著許庭生,突然換了口氣,前半段有點兒氣勢洶洶,後半段又變成了懇求,「請一定要去,可以嗎?」

許庭生髮現這一刻,她眼底的神色完全變了,徹底沒有了剛剛的戲謔和咄咄逼人,有的只是認真,殷切,甚至有一種帶著痛楚的期待和懇求。

他點了點頭。

「說好了。」

「好。」

***

裝逼好難。另外有人猜到什麼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