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零八章 訂婚預備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的是方橙,她沒有選擇回岩大,也沒有趁機去別的部門。她去了美國,那是凌蕭被放逐的地方。 用方橙自己的話說,這段恩怨最後得由她來了,不做些什麼,她一輩子都過不去。 送別她的人不多,在與凌蕭...

第六百零八章訂婚預備

這個暑假像是一場狂風暴雨過境,等到好不容易雲開霧散,可以停下來喘一口氣,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

凝園一期順利交房,至誠用自己的速度和品質折服了所有人。緊接著,二期公寓和別墅趁此機會同時開售,在價格再次提高之後,依然火爆到恐怖。

并州那邊在建幼兒園和養老院,等這兩個建立起來,再加上之前已經建好的互誠培訓學校,老金和黃亞明差不多就真要在礦區天下歸心了。

凝園這裡進賬數額巨大,并州那邊因為之前的事也囤下了一大筆錢,而且每天仍然在從地里挖錢,老金和黃亞明問許庭生怎麼用。

許庭生查了查相關信息,批複:捧著錢,不惜代價去跟騰迅搶兩款遊戲的代理權。

這兩款遊戲一款叫《地下城與勇士》,另一款叫《穿越火線》。

星辰遊戲將很快擺脫自身只依靠幾款休閒遊戲支撐局面,整體過於單薄的問題。

有了背景,有了資金,一切都開始變得順暢。

意外的是方橙,她沒有選擇回岩大,也沒有趁機去別的部門。她去了美國,那是凌蕭被放逐的地方。

用方橙自己的話說,這段恩怨最後得由她來了,不做些什麼,她一輩子都過不去。

送別她的人不多,在與凌蕭的對決中看好她的人更少。許庭生說得很直接,他說:「就現在來說,你不是凌蕭的對手,哪怕她已經沒有背景支撐。」

方橙說:「以前也許是。但在親手害死了兩個愛我的人之後……我想我夠格了。放心,我不著急,我會慢慢來。」

在陳建興的事有了滿意的結果之後,方橙把最後一點波瀾也帶走了。

許庭生日子很閑,偶爾去看一下房子的裝修情況,大部分時間窩在家裡,像一個大學生在暑假該做的那樣,晚睡晚起,不吃早餐,找人聚會……

他在一個早晨醒來,穿著睡衣走過客廳,發現項小姐已經起了。

她穿著白底細藍花的清新睡衣靠在陽台的沙發上。頭頂有溫和陽光,懷裡有一本書。

她的手指纖細好看,她翻書,每翻開一頁,陽光就替她打亮一頁。

這場景很美好,如果她懷裡的不是暑假作業,估計會更好。總之許庭生就那麼站著,傻傻看著。

項凝扭頭看見他。

「看什麼看?1項小姐說。

「好看。」許庭生很狗腿說。

「那以後你會不會看厭掉?」她說,「以後就是這樣了,你娶我當老婆,每天早上起來都看到我。哎呀……我真是好丟臉。」

許庭生說:「可是你說的就是我想的啊,怎麼會丟臉?」

項小姐偏過頭不看他,看著遠處的天空說:「那你還不……」

許庭生懂了。

所以,訂婚這件事,真不是鬧著玩的。

接下來的兩天,許庭生去見了項爸、項媽,還有項凝的外婆。厚著臉皮試著跟他們提起這件事。然後,他終於確定,這事真不是鬧著玩的。

這可不是什麼小事,許庭生把項小姐送回家,自己動身回麗北,準備跟爸媽商量這件事。

…………

許庭生到家一說。

正好妹妹許秋奕去了燕京。

許爸沒有意見。

許媽彷彿抱孫子計劃前進了一大步,無比激動,立即就給項家打了電話,商討細節。

不同地方風俗習慣不同,需要溝通的東西不少,然而最需要溝通的問題還在於,項家希望簡單點,最好兩家人見面吃個飯就好了,而許媽堅決認為這事應該大操大辦。

用她的話說:「這在麗北,我兒子訂婚,那可不得是天大的一件事啊?」

許庭生表示:「媽,你膨脹了。你再也不是我那個勤勞儉樸的老娘了。」

許媽說:「你滾蛋。我現在麻將都打五塊的了,我能跟以前一樣嗎?……總之這事全權由我負責,你別摻和,就在家好好玩幾天。」

閑下來的許庭生無事可做,偶爾回去看看老周他們,偶爾和同學聚聚。

伴隨著老娘的宣傳,他要訂婚的消息在麗北已經傳開了。

許庭生偶爾會擔心妹妹或者吳月薇的電話,當然,還有其他一些人。但是都沒有,這讓他輕鬆了不少。他在從麗北中學出來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個意外的人。

那個人在車裡,搖下車窗,說:「許庭生。」

許庭生髮現是周遠黛。這也許是他如今最不想見的一個人,但是還是只得停下來說:「周老師好。那麼巧,你回來看看?」

周遠黛說:「是也不是。我對這個地方沒什麼感情,這次主要是來找你的。」

「找我?什麼事啊?」許庭生說,「要是上次那個問題的話,還請周老師不要再跟我開玩笑了。那種問題我哪懂?還是找幾個經濟學家分析一下的好。」

「那個問題可以先放放。」周遠黛說。

「那?」

「我聽說你要訂婚了?」

「……,啊,是的。」

許庭生想著她怎麼連這事都要摻和,這個女人說話做事,越來越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他不想招惹她,對於這個女人,許庭生心裡一直有一種莫名的恐懼……哪怕他現在背景和實力都爬上了一個新的台階,這種恐懼依然絲毫未減。

周遠黛看著他,勾起嘴角說:「我反對。」

許庭生很想說一句你他媽是不是有病?

周遠黛繼續說:「玩玩可以。結婚不行。」

「周老師這話好像說得不太合適吧?什麼意思?」許庭生的口氣開始變得有些不善。

「因為只有我跟你,才是同類人。我給你時間,不是讓你任性妄為的。」周遠黛說完沒有停留。她給許庭生一種感覺,一種一切都在她的控制之下的感覺。

她的車走後,鍾武勝出現在許庭生面前,神情十分緊張。

「鍾哥,你怎麼了?」許庭生努力從腦海中不斷回蕩的「同類人,同類人」這句話中掙脫出來,給自己積極的心理暗示。

「我剛剛想過來……」鍾武勝說。

「那?」

「我過不來,不敢試。就她跟你說話這一會,我能感覺到的,在周邊各處警戒的人就超過十個。這人是誰?她找你幹嘛?」

許庭生的心一下墜到谷底。

不好意思,新卷,整理思路先。我會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