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零七章 拾級登峰路(二)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1-09 11:36  |  字數:5923字

第六百零七章拾級登峰路

許庭生瞪大眼睛看著方餘慶,意思:「這麼大牌?」

方餘慶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也驚訝。

不單方餘慶,方橙甚至方如矩也是一樣的表情和神態。這或許足以說明,方家在後來和上面的人走得其實已經很遠。

方家想要他重拾那份舊情義,照拂方家後人,單憑可憐甚至慘烈都是不夠的,還需要有被重視和青睞的機會和可能,畢竟中間夾著凌、蕭兩家。

一路走到了今天,方老頭用自己的人生結局,一場葬禮,給這個賭局最後加上一塊重重的感情砝碼,等待翻牌。

事若不成,方家的敗落就是徹底的既成事實,哪怕可以延續,也別再談什麼中興、再起。

而今,人來了。這就意味著方家剩下的人不僅可以平安自在活下去,還有大樹可以靠,有路可走……甚至有可能未來有一天興盛尤勝當年。

門口傳來腳步聲,許庭生趕緊退開退後一些,正色在一旁站好。

許庭生前世今生在電視上見過不知多少回,現實中一回沒見過的那位大人物帶著十幾名隨從人員出現在靈堂。

第一眼看門口凌、蕭兩家的人,第二眼看方家三代的三人。

沒有說話,他緩步走到遺像前,凝視相片中的方老頭,好一會兒,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鞠躬送行。

「他是老革命了,為黨和國家、人民都做過卓越貢獻的人,該有的規格還是要有的。」他說了一句。

他身後的隨行人員中走出來兩個,攤開一面軍旗,蓋在了方老爺子的靈柩上。

原來早有準備。

到這一刻,在場的,遠遠窺探的,私下關注的,幾乎所有人都已經明白,方家和這位之間的那份舊情,被撿起來了,重新建立了感情聯繫。

因為按照本身的級別和規格,方老頭的葬禮還沒到讓這種級別的人親自當場的份上。所以他來,做這些,代表的更多是私人情誼。

方家三個堂兄妹對看一眼,都把胸中的沉痛和仇恨竭力壓下去……只是堅忍許久的眼淚,怎麼都壓抑不住。

老人走到了方家人面前。

「你是?」

「爺爺好,我是方如矩。」

老人點了點頭,「好,你的情況我了解了一下,不錯,很像你爺爺當年。傷好了嗎?」

方如矩點頭,「已經好了。」

「那就好」,老人說,「過幾天辦下手續,去燕京吧。你還年輕,機會很多,慢慢來。」

聽到這個,許庭生在心裡偷偷「哇」了一聲,不由得替方家握了握拳,毫無疑問,若無意外,方如矩將就此走上一條康庄大道。而且正如老人所說,他還年輕。

老人的目光轉向方餘慶。

方餘慶趕緊上前自我介紹,「爺爺,我是方餘慶。」

「哦,做生意?」

「是。」

「那也好,那就好好做。前提自己不要去搞歪門邪道,更不要違法亂紀……」老人沉吟一下說,「其餘要是真有什麼困難,可以再聯繫我的秘書。」

方餘慶趕緊道:「是,謝謝爺爺。」

最後一個是方橙。

「爺爺,我是方橙,之前在岩州大學工作。」方橙上噙著眼淚前一步道。

老人看了看她,「挺好,老方几個孫子孫女,都不錯。女孩子的話,在教育系統還是不錯的。今後有什麼打算?是回原單位,還是……」

大餅又來了,許庭生略有些激動的等待著一向「不要臉」的方橙趁機獅子大開口。

可是沒有,方橙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方橙。

「我……」她說,「我還沒想好。」

老人神情稍稍有點意外,但是很快平復,說道:「那也行。那你過一段時間有什麼想法了,再和我聯繫。」

「嗯,謝謝爺爺。」

這是照顧,也是補償……方家的中興再起之路,就從這短短几句對話過後,開始了。

老人看了一眼許庭生。

許庭生稍有些緊張,正思考著要不要也先做個自我介紹,老人已經微笑轉身了。

方家三個跟隨身後送行。

許庭生想了想,落後兩步也跟了上去。既然剛剛的武警沒查他,沒將他清場,就說明上面的人是知道他的,而且默許他在場。

老人在凌蕭兩家的人面前停住了腳步。

「二十多年了,到今天,什麼都該解了。」他說。

凌、蕭兩位老人有些失落的點頭應是。

「你們倆年紀也大了,什麼事都少操點心」,老人的話意思其實很明確,什麼網啊,權力啊,都該撒手了,「這樣吧,你們也別在家呆著,回頭挑個療養院,安度晚年,見見老戰友什麼的,還熱鬧點。」

凌、蕭兩位抬頭看他,眼睛裡都露出懇求的神色。他們都清楚,這意味著什麼。

但是,沒有回應。

一錘定音了。

老人把目光轉向凌蕭,眉頭皺起來一會,「聽說你之前在國外做得不錯。既然有那個能力……回國外去吧。以後……盡孝道可以,老一輩的事,少參與。」

語氣依然溫和,但這其實也許是他今天說的最重的一句話。這句話是對凌蕭說的,很顯然,老人對於之前發生過的一切,都已經再清楚不過。

他對凌蕭的作為,尤其那次陰狠毒辣,痛下殺手的算計……很不滿意。

「是,我,我這兩天就走。」凌蕭低頭應了,沒敢多話。

事情到這裡似乎就已經是定局了。方家在付出沉重的代價之後最終實現了逆轉。方家與凌、蕭兩家之間的這場仇怨,至此也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