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零六章 拾級登峰路(一)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1-08 11:33  |  字數:3823字

第六百零六章拾級登峰路

一杯酒敬陳建興。他本該是個平凡男人,在一個偏遠的小縣城當著報社小記者,寫著領導視察、慰問之類的無聊稿件,平淡一生……最後卻掀翻了一個市。

一杯酒敬這個世界的兇險。

一杯酒敬這個世界的柔情。

兩天後,他的妻子和女兒踏上了去往新加坡的航班。度過悲傷,她們從此會有一段嶄新的人生,這個男人留給她們的美好記憶和傷痕,都會隨時間流逝被慢慢抹去。

時間總是可以解決世界上大部分原本無解的問題。

官方媒體對於陳建興車禍事件沒有任何後續的相關報道。也許它需要被當作一起再普通不過的交通意外處理,然後掩蓋下去。

但是這個世界,許庭生讓微博提前出現了,這是他的陣地。

最初在微博上出現的只是對於這起交通事故「追責」情況的詢問,有幾個「西湖市市民」依依不饒追問肇事車輛是否被找到,處理結果如何?

風浪不大。

但是,跟著,遇害人陳建興的名字被曝出,工作和升遷經歷被爆出,他的正因貪污**問題在押的副市長岳父被爆出……這在岩州本就不是什麼秘密。

至此,陳建興的死終於被和前段時間的那場岩州官場超級巨震聯繫在一起。

這個曾經一度因為拋妻棄子攀附權貴,阿諛奉承一路狗腿往上爬,而被岩州人背地裡無比唾棄的男人,瞬時間化身忍辱負重揭發官場貪腐集團的英雄。

「所以,是貪腐集團的舉報人遇害?」

「這不是普通交通事故,這是陰謀!」

「朗朗青天,貪官污吏如此囂張?!」

「所以,那些貪官的處理結果呢?!」

「……」

有人上傳了陳建興的航班信息,一個**事件舉報人剛剛離京返程,就遭遇意外車禍喪生……這事誰會信?

網民們對於**的痛恨從來都不缺,事情不斷發酵,憤怒的聲音充斥整個微博以及各種相關論壇,人們需要一個解釋和交代。

星辰科技的工作人員接到相關部門的通知,要求刪除所有相關微博。

許庭生答應得很乾脆,而且刪得比他們要求得更狠。

他不光刪,還封號,還發公告……

許庭生對於網民的了解可比那些坐在辦公室里拍腦袋的領導們深刻多了,這個習慣逆來順受的民族在網路時代有著近乎瘋狂的反抗精神。

你越壓,他們越來勁。而且他們有的是辦法。

事件隨著這一波彈壓而越演越烈,質疑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許庭生和星辰也在挨罵,但是他挨得很欣慰……「輿論倒逼執法」這一套,在這個時代,他玩得比誰都熟練。

他在替陳建興討一個公道,也在逼上面那位認可現在的局面。

官方的態度開始鬆動。

在這個急需再加一把火的關頭,陳建興曾經的記者身份發揮了作用。他是那些僅有的,擁有「話語權」,又非全部屬於官方機構的人的同類。

他們中的一部分,以此為榮。

先是一家一直就有一定獨立性和態度的媒體在其官方微博上發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為一個有良知的記者祭。」這句話後面跟著的圖案是,蠟燭、蠟燭、蠟燭、蠟燭。一排蠟燭。

沒有明說,但是很快每個人就都了解了,它在暗示什麼。

一日之間,這條微博轉發超過五萬次。

星辰科技主動詢問相關部門,這條微博是否需要刪除……兩個小時後,官方回復:算了。

次日,人們發現了這件事。

一部分人開始思考其中的意味。

記者群體有兩項特長。

一是看風向。風吹草動都躲不過他們的判斷。

二是講故事,其中包括編撰和誇張。

當日,一名在業內頗有影響力的記者,也是星辰微博的大v,以個人名義發表了一篇長微博。準確的說那是一篇微型小說:

一名年輕而有良知的記者洞悉了一個貪腐集團,於是他憑藉自身的英俊、學識、風度娶了其中一名高官的女兒,捨身深入虎穴。

他在危險的處境中聰明的隱藏自己,深入核心,同時步步驚心的收集罪證,長達兩年。

他在權勢和紙醉金迷中守住了自己的本心,沒有迷失,最後毅然揭發了這個貪腐集團。

可惜,他本身最後卻是悲劇收場。

微博末尾,該記者表示,這個故事要是發生在美國,肯定會被改編成好萊塢電影。

而後,幾家吃了熊心豹子膽的紙媒試探性開始進行相關報道和探討。在這個國家,人們依然習慣認為寫在紙上的東西比之網路新聞更加可靠……白字黑字發出去,刪不了,甚至改不了。

許庭生捏著一把汗,事情做到這一步已經在過與不過的邊緣了。

不能繼續推進,也不能等它冷卻,從方家和凌、蕭兩家開戰至今,這是讓這件事,以及它所牽動引爆的一系列事件終結最好的時機。

也可能是唯一的好時機。

…………

西湖市。醫院病房。

早被斷言絕無蘇醒的可能的方家老爺子已經這樣躺了不短的一段時間,乾枯、萎縮,整個沒有了人形……他沒有神奇的醒來,但是也「固執」的沒有死去。

這種「堅持」甚至讓醫護人員感覺不可思議。

也許正如他自己所說,作為一個經歷過不止一次子彈貼面飛過,見過無數死人的人,連閻王爺要收他,都得先問一下本人的意見。

方橙坐在病床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