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零四章 丁淼漂流記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哪啊? 「島上有沒有蛇啊?蛇有毒嗎?」 「哎呀火,給我多留幾個打火機啊1 「鑽木取火我沒學過氨 小艇在海面越行越遠,逐漸消失。 躺倒在沙灘上的丁淼,高舉著在食物...

第六百零四章丁淼漂流記

彤彤站在甲板上,回完許庭生最後一條簡訊,咬牙用力把手機扔進眼前無邊深邃的大海。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她來自一個貧窮偏遠的小山村,有不幸的家庭和遭遇,做過不得已的事。在一個近海的城市,卻是第一次有機會看海,第一次乘這樣的大船,吹這樣的風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次,可不會再這麼容易放過你啊,許庭生。」

「下輩子,我會幹乾淨凈,會讀書,會獨立,會等那個叫許庭生的人出現,去喜歡他不自卑,不難過,不逃避,我什麼都不怕。至少得睡了你啊,交給你最乾淨的我!讓你忘也忘不掉」

有些話,這一生她註定只能說給大海聽。

收拾情緒,彤彤到餐廳收拾了一些剩餘的飯菜,打包送給窩在艙底的東子和狗哥,還有貨箱里的丁淼。

她還沒走到位置,就聽到東子在罵,「臭娘們」,「真絕情」。

突然忍不住低頭笑了,彤彤說:「東子,你是不是在罵我?」

東子現在已經快哭了,一是急的,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自己剛剛的話;二是高興,嘴裡有熱飯,而且以為這輩子再見不到的彤彤,又神奇的突然出現在眼前。

「你怎麼也跟我們一樣出國了啊?」知心大哥狗哥替東子解圍,問了他想問的問題。

「嗯,想出去看一下。」彤彤微笑說。

「就看一下?那你很快就會回國?」東子著急問道。

彤彤搖頭,「可能就不回來了。」

「咯1東子噎著了,打了個嗝,一愣,一喜,一邊捶著胸口一邊厚著臉皮說:「那,那你準備做什麼,帶上我們倆行嗎?」

兩個人熱切的眼神落在彤彤身上,就像在海面漂浮的人看到了船。事實讓他們倆獨立在國外生活,跟被扔海里也差不了多少。

「你們倆?」彤彤笑著說,「說說看,你們倆能幹什麼?」

兩個人愣了愣。

「我們可以保護你啊1東子說,「你一個女孩子在外面要是有人欺負你,我可以跟他們拚命。」

「這個我相信,你已經證明過了」,彤彤看著他,認真的點頭,然後說,「可是,還不夠。你們會英語嗎?懂做生意嗎?」

她頓一下,見兩人都沉默,又說:「不會能學嗎?」

「那個,我們我們不是那塊料。」狗哥表情為難,東子在一旁跟著無奈的點頭。

「怎麼就不是那塊料了?你們試過嗎?學都不肯學,試都不試一下?」彤彤把臉板起來說,「那算了,我可不想帶著兩個沒出息的累贅。咱們到地就各奔東西吧」

「學。我學。誰不學誰是孫子。」東子立即果斷回應。

狗哥白他一眼,無奈道:「那,我也試試好了。」

彤彤的目光在兩人之間來迴轉了轉,終於微笑著點頭,說:「那行吧。以後互相照應。咱們試試看,不過要是你們真的沒用的話,可別怪我過河拆橋哦。」

東子連聲說:「不會,不會」。

狗哥似乎突然想到什麼,眉頭皺了皺,有些失落說:「謝謝你願意給機會。strong.la/strong可是老實說,我們倆過去,是偷渡的沒身份,見光都不行,能幫你做什麼?」

「這個你放心,身份的問題那邊會有人幫我們解決的」,彤彤說,「不光你們倆,包括我在內,我們三個都會有一個全新的身份,然後一切重新開始。」

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好的消息嗎?東子和狗哥不敢置信的看著對方的眼睛,幾乎熱淚盈眶。

「以後再沒有人能找到我們,威脅他了。」彤彤說。

兩個人自然都知道彤彤說的他是誰。狗哥繼續興奮不已,東子興奮的同時加了點可憐兮兮面前這個女人為什麼會放棄一切出國?原來終究還是為了許庭生埃

吃醋這種事,哪怕心知不太可能,該酸的時候還是自然就會酸的。

「也跟我們三個過去有污點的人生徹底告別。我們重新來過。」彤彤又說。

這回說在心坎上了。

下一刻,三個人都一樣,背靠著艙壁,看著頭頂透進來那線微弱的光,深深的吐出一口氣。人背著黑暗的過去太不好過。

過了一會,東子把一件衣服拿出來鋪了讓彤彤坐下。自己老實吃完飯。

「那咱們出去做什麼啊?你放心,我們倆有的是力氣。」他試著問道。

彤彤看看他屈肘亮著的肌肉,笑了笑說:「具體要到那邊看過再定。我現在初步的想法,是做酒這個我比較熟悉,有頭緒,也容易找到渠道。而且把洋酒賣到國內,利潤其實很大,非常大。」

一聽就靠譜,狗哥和東子都是兩眼放光,興奮的點頭,「這個好,這個好。」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曾經灰暗,毫無希望,而今突然就變得充滿希望

彤彤起身,說:「那我今天先上去了,方便的時候再給你們送飯。還有好多天要熬,辛苦了。」

東子和狗哥都表示這對他們真不算什麼。

「對了,把箱子打開,這個給他吧。」還剩一份飯,彤彤指了指裝丁淼的箱子說。

「給他?這找機會半夜往海里一推就完事,不用浪費了吧?」狗哥問。

「總不至於把人活活餓死。打開吧。」彤彤說。

東子撬開了箱子,丁淼被捆得死死的,嘴裡塞著毛巾,躺在一堆榨菜、餅乾和礦泉水之間,被擠了個嚴嚴實實。

眼前有了光線,丁淼抬頭看了一眼彤彤,露出熱切懇求的眼神。

「吃點東西,喝點水」,彤彤說,「我們幫你把嘴裡的毛巾拿掉,你別亂叫。」

「敢出聲老子馬上敲死你扔海里。」東子在一旁威脅道。

丁淼趕緊點頭。

毛巾拿了,他果然沒敢出聲。

彤彤讓東子先給他喝了點水,再喂他吃飯。

「能不能,能不能給個機會?其實我也回不去了。我剛剛聽到你們說做生意,這個我擅長,我可以幫忙。」丁淼一臉誠懇的說。

「你想得美。」東子咬牙切齒說。

丁淼不理他,專心看著彤彤。他知道這裡誰說了算。

「別看我,我覺得東子說的對你想得美」,彤彤笑著搖了搖頭,「丁淼,別枉費心思了。沒用的,你這種人不值得任何信任和同情。我知道自己沒你聰明,所以也就沒那麼笨。」

等到丁淼吃完飯,哭喪著臉重新被塞上毛巾,蓋上箱蓋。彤彤準備走,狗哥問:「什麼時候把他扔下去?」

「等船再走兩天吧。」彤彤說。

箱子里的丁淼,當場就尿了。

兩天後,深夜的大海中,趁著絕大部分船員都已經熟睡,葉青安排的人把一艘小艇被放到海面,然後不看一眼,回艙睡覺。

東子和狗哥是跑過船的,對海上一切都很熟悉,他們把箱子抬上船,又接彤彤上船。

小艇在夜色中穿過一片漆黑的海面,走了二十幾分鐘,出現在一座荒島前。

東子和狗哥下船,把箱子抬上島,打開,解了丁淼身上的繩索,把人拉出來。

突然發現自己置身一片淺水中的丁淼一動不動,無比茫然。

「鍾哥說,生死有命你的生死,就讓老天定奪好了」,彤彤指了指他身後的荒島說,「我們把你留在這,能不能活下來,看你自己了。」

這太不按常理出牌了。搞什麼?開玩笑嗎?丁淼聽完彤彤的話,一時間腦袋裡一團亂麻,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本以為必死無疑了,現在有生的希望固然是應該開心。但是丁淼是看過《魯濱遜漂流記》的,他只是怎麼都想不到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

他還知道,自己估計是當不了魯濱遜的。

常春藤大學畢業,商業精英,心機深沉,手段百出,陰狠,有魅力擱這沒用啊!

彤彤說話的同時,東子和狗哥從箱子里抱了一些水和餅乾、榨菜放在沙灘上。

「那些是留給你救命時候用的,別一下全吃光了。這裡不在航線上,未必能很快碰上有船經過,你還得靠自己,島上有山洞,有淡水水源,有可以吃的水果,動物海邊也能弄到吃的算了,還是留著你自己慢慢研究吧。」彤彤攤手說。

「私人陽光海灘,我們發現的,現在是你的了丁大少,哦不,丁島主不要太舒坦哦。」狗哥在旁戲謔說。

這個荒島是狗哥和東子以前一次跑走私船的時候,因為船出了意外才發現的,島上情況確如彤彤剛剛所說,可以生存。

但是他們倆能在這個島上生存兩個多月,找到機會生還,不代表丁淼也可以所謂社會精英、富豪,放在這種環境下,十個也抵不上一個身體強健,有海上經驗,能咬牙苟活的船員。

而且這個荒島確實不在航線上,若無特殊情況,也許幾個月、半年都見不到船隻經過,就算遇到也未必能發現或者被發現。

一切就交給上天定奪吧。也交給丁淼自己的意志和命運。

三個人回到船上,小艇發動。

「喂,你們幹嘛啊?嗚別走啊1一直處於獃滯狀態的丁淼終於回過神來,終於意識到,這是真的不是電影,不是小說

「求求你們,別走啊1

「別丟下我一個人氨

「我不行的!饒了我吧。」

幾步,發現海水漫過胸口,不敢再追。

「水源在哪啊?」

「山洞在哪啊?

「島上有沒有蛇啊?蛇有毒嗎?」

「哎呀火,給我多留幾個打火機啊1

「鑽木取火我沒學過氨

小艇在海面越行越遠,逐漸消失。

躺倒在沙灘上的丁淼,高舉著在食物堆上找到的一個打火機,嚎啕大哭

現代社會,文明社會這叫什麼事啊?!

小艇在黑暗的海面中向著大船方向返航。

狗哥駕船,彤彤和東子相對坐著。

「你覺得丁淼能不能活著離開那座島?」東子問。其實以他的判斷,機會不大他不認為丁淼有那樣的意志、體質和野外求生能力。

而且,孤獨和絕望其實比艱苦的環境更殺人。也許一個人讀的書越多,思維和情感越豐富,這種精神上的痛苦就越是折磨。

「我不知道。這個我沒你們了解。」彤彤平靜的說道。

「那他萬一要是活下來了呢,然後搭到船」東子說。

彤彤淡定的說:「那他畏罪潛逃的事實也已經構成了,百口莫辯。而且別忘了,丁森的事,確實是他做的,他那個差點被滅口的手下還在呢你覺得他敢公開回去嗎?!我想,真能生還的話,他最可能或許會是像我們一樣,找個地方重新開始吧。也許就變了一個人,就此看破了生命之外的很多東西也不一定。」

「說的也是」,東子說,「我只是怕萬一他喪心病狂,再去」

「鍾哥說,真有那種萬一,就當許庭生命中注定還有這一劫好了。我們也應該相信他接得祝他可是許庭生埃」

又是許庭生,東子心頭一酸。

「對了,你說你很可能不回來了,那你以後會嫁給老外嗎?」東子故意笑著問道。

「我不嫁老外。」彤彤搖頭說。

「那我覺得,我想我們最好去一個中國人少的地方。越少越好」東子說話的聲音很小,話被吹散在海風中。

「你說什麼?」彤彤問。

東子深呼吸,壯起膽子,「我是說,你覺得你覺得將來有沒有可能,你一不小心,被我撿了便宜?」

「嗯?」彤彤看著他,笑起來說,「等你有錢了,學會外語了,生活穩定了就算在國外,要找個女人也很容易的洋妞哦!撿我算什麼便宜」

「我就覺得是,就想撿」,東子鼓起勇氣說,「你就說,你覺得有沒有可能吧。」

「在我忘記許庭生之前,沒可能。」

東子一頭栽進海里的心思都有了。

「那不就等於沒可能嘛」

「誰說的?」彤彤說,「時間和環境,能改變很多東西。我也會努力忘記。」

海面凌晨,日頭將出,微光蕩漾。

生活總是會有希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