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零三章 告別是新的開始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1-06 04:08  |  字數:3623字

凌蕭去了燕京,這是她最後一個翻盤的機會。許庭生並不知道上面那位大人物到底是誰,他壓住了凌、蕭兩家與方家之間的這段仇恨二十餘年,最後撒手不管,承諾絕不干預。

一段埋藏二十餘年的積仇,終於如火山爆發。

凌、蕭兩家有一張精心編織二十餘年的網。

方家某種程度上最後只能仰仗一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許庭生。

從某種層面上來說,方老爺子其實早已經徹底輸了。淪落至此,老頭這二十餘年間的心思很難揣測,而方家付出的代價也足夠慘烈。

如今局勢看似突然逆轉,幾乎完全倒向了許庭生和方家一邊——如果可以認為方家還存在的話。

只是政治這東西……其實誰都無法判斷「那位」的態度。

許庭生知道,老爺子曾經交代的那一把「最後一賭」,也許很快就要上演。

…………

幾天後,東子和狗哥窩在葉青遠航集團的船艙底,開始了他們的第二次國外流亡生涯。

不同的是,這次,他們很可能再也不能歸來了。

兩個人想想那種日子就恐怖,什麼都聽不懂,什麼都做不了,還不能見光。但是能怎麼樣呢?許庭生已經仁至義盡,不報復,不追究,不滅口,甚至還給了兩人一筆錢。

在船艙底角的設備角落,微弱的光線中,東子啃著餅乾,一臉死灰。

狗哥把一瓶水扔給東子,小聲說:「用電視里的話說,你小子這也算是愛過了吧?雖然徹底沒戲了,至少以後有個念想,容易熬得下去點。」

東子嘟囔一下罵了句髒話,然後說:「臭娘們,一早想跟她要張照片當念想都不給。我這都要走了,以後就再也不見了。臭娘們,真絕情。」

「篤、篤」的腳步聲傳來,狗哥馬上制止了還在罵罵咧咧的東子。

這船上絕大部分船員都不知道他們兩人的存在,畢竟他們的情況是無法合法出境的。這是偷渡。如果被發現了,沒有人會站出來保他們……包括葉青安排,知情的那兩個管理人員。

兩個人縮回黑暗中,不敢吭聲,同時壓住身邊的一個舊貨箱,防止裡面的人掙扎亂動。

腳步聲就在兩人藏身處外面停下來。

東子和狗哥屏住了呼吸,心跳加速。

「東子,你剛剛是不是在罵我?虧我還好心想給你們送點熱飯……」

外面的人說。

……

許庭生知道這天東子和狗哥兩個會被送走,一起的還有丁淼。

這事不需要他親自去處理。

他按之前約好的時間去了一趟彤彤家。

敲門,沒有反應。再敲還是一樣。

許庭生打她電話,彤彤沒接,回過來一條簡訊說:我不在家,鑰匙在門上面。

許庭生回:有事?那我還是等你回來吧,不著急。

彤彤回:別等,我不會回來了。也別擔心,你不知道的可以問鍾哥。

許庭生再發,沒有反應。

打電話,對方已經關機。

許庭生改打鐘武勝的電話,鍾武勝說:「彤彤走了。」

「什麼走了?她去哪了?」

「國外,她是合法出境,不過會滯留,不會回來了。」

「為什麼?她為什麼要走?你們問過我了嗎?是你們逼她走的?」因為意外,許庭生有些憤怒。

鍾武勝溫和說:「庭生,你先別急。是彤彤自己堅持要走的,我和許叔還有亞明都知道,但是她之前不讓我們告訴你。我和你爸最開始也反對過,但是彤彤說了自己的理由,我們聽了之後……決定支持她。許叔幫她辦了簽證,而且給了她一筆錢。黃亞明也給了她一筆錢。你放心,她不會有事的。」

「什麼叫她不會有事?她連一句英語都不會說。就算有錢,到了國外她一個女孩子能幹什麼?她會什麼?」許庭生依然很激動。

「庭生,彤彤會英語,不算很精通,但是基本交流沒問題。」

「她會英語?……怎麼可能?」

「酒吧經常有外國客人,而且基本上酒水都是進口的。彤彤從她還在星輝,你跟她說讓她準備來明耀管理酒水那時候就開始學了。她每天都拚命在學,拚命在練……她是沒讀過什麼書,但是真的練出來了」,鍾武勝的口氣也開始激動起來,「彤彤會英語,從很蹩腳到能正常對話,黃亞明,甚至葉青、方橙他們全都知道,只有你,許庭生,只有你不知道。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

「你根本沒真的關心過她,只是偶爾表達感激或彌補愧疚而已。事實你也根本沒有精力可以分給她……明白嗎?」

「我知道。」

「那彤彤喜歡你,喜歡到這次她其實想好了願意為你死,你知道嗎?」

「我……知道。」

「你知道,可是你什麼都做不了,不是嗎?然後只能裝傻……」鍾武勝努力緩和下來說,「你知道彤彤要走的理由是什麼嗎?

剛開始,她說是因為怕留在你身邊,以後對你是威脅。我和你爸都堅決不同意她走,叫她不用擔心這些。後來沒辦法了她才說,其實是因為她喜歡你。她喜歡你,所以,她不想也不敢再待在你身邊了。她不想一邊喜歡你,一邊自卑,胡思亂想,痛苦煎熬……

她想人生有一個嶄新的開始,離開岩州,去國外,從此沒有一個吸毒,逼她去做小姐的哥哥,沒有人知道她曾經的身份,也忘記一個她明知不可能的人。她會有新的人生……不放她走?耽誤她一輩子?你憑什麼?

你知不知道她在明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