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零二章 我努力讓你覺得世界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1-04 06:55  |  字數:3453字

第六百零二章我努力讓你覺得世界美好

訂婚么?許庭生整個腦袋嗡嗡作響。

儘管他和項凝這一生看起來一往無前,幾乎肯定會走到那一天,儘管先前已經聽許爸提過一次,但是此刻聽項凝親口說來,許庭生依然有一種飄忽不能置信,亦或者心神震撼發懵的感覺。

前世求而不能得,最終痛苦放棄,日思夜想的美好,和項凝一生相伴……就在他眼前。土一點說,要落實了。

「你不想訂么?」項凝裹在被子里,幽怨的小眼神看著發愣的許庭生,帶著委屈和窘迫說。

「訂,當然訂」,許庭生說,「傻子才不訂。」

項凝笑了一下馬上改回正經臉,鼓著腮幫子說:「不勉強?」

「一點都不勉強。」許庭生討好說。

「不怕我管著你?」項小姐偏過頭又問。

「就想被你管著。」許庭生誠懇說。

項小姐終於裝不下去,咯咯笑起來,自言自語的嘀咕了一陣,「哎呀,許太太……我好厲害啊,這麼小就訂婚……」然後她好像突然想到什麼重要的事情,爬起來拉著許庭生說:「要說清楚,不是我求婚的哦。」

「當然不是啊。」

「嗯,那你準備求婚吧。」

「……,好。」

「要比你以前做過所有事都浪漫才行。」

「啊?」

「很難嗎?」

「很難。你不知道,全世界比你家大叔浪漫的人,其實沒幾個。」

「是么?……那我不管。反正我已經被慣壞了。嘻嘻……」

「……」

樓下停了輛鄰居的新寶馬,報警器神經病一樣的一直叫,哪怕只是有人經過,根本沒碰它。

等了一個多小時不見車主來處理。

本來打算和大叔好好聊一聊訂婚這件大事的項小姐很生氣。住樓下的付誠受影響更嚴重,念念幾次睡著都被吵醒,方老師也有點生氣了。

鄰居們怨聲載道,但是車主家明明亮燈卻毫無反應。

有生氣喊著再鬼叫要砸車的,可是事實也就是氣話,那車誰砸得起?

「那車怎麼了?」項凝生氣說。

「可能報警系統故障。」許庭生說。

「嗯?」

「就是太敏感了,外面一點動靜它就反應過大。」

「車主不管嗎?」

「好像不打算管。」

「那有辦法嗎?」

「可能把報警器隔絕掉可能就好了。」

「報警器在哪?」

「呃,我也不知道。」許庭生其實一點都不懂車。

「……,它又叫了。」

「家裡有糊狀的東西嗎?」

「沒有……呃,蛋糕算嗎?」

「家裡有蛋糕?」

「有……四個。」

「杜錦生日嗎?」

「不是,是我想長胖點……怕你心疼。我聽說吃蛋糕會胖,就準備一直吃……」

「吃了幾個了?」

「一個多……還剩四個多。我本來打算一天全吃掉的。」

「……,好厲害。不過,還是不要這樣吃吧……也別浪費,我們去把那輛車整個糊起來。」

「啊?……這樣不算浪費嗎?」

「當然不算。」

「那,好的。」

兩個人拎著蛋糕到了樓下。

車子開始鬼叫。

「啪!」

第一塊蛋糕砸上車窗,許庭生乾的。

項凝張著小嘴看著他,有點小害怕的抓起一把蛋糕,扭頭看了看樓上。

「啪!」

許庭生砸出去第二塊,沖她甩了甩頭。

「啪!」輕輕的,項小姐扔出去第一塊蛋糕。

然後,感覺不錯,她開始撒歡了……

「哎呀,它還叫。」

「這邊也來一點。」

「我想爬車頂上去。」

「呃……我不是故意扔你的。」

「呃,這次,是因為……我覺得報警器可能在你臉上,哈哈!」

「許庭生……你敢糊我?!我扔死你……嗚,你都不讓著我。」

寶馬車一直叫。

糊完發現還是沒用。

但是不重要了,一身蛋糕的項小姐已經不煩躁了,好像也清空了前一陣子留下來的哀傷。她覺得很有趣,撒著歡,笑得像個傻瓜……

她就是這樣,像一個小小的太陽,y郁總是可以被一掃而空,不管是她自己,還是在她身邊的許庭生。

前世今生,項凝,依然是項凝。她毛病多了去了,可是那麼可愛,那麼真實。她享受順遂時的任性、美好,一點不客氣,也能做到逆境中的堅持、堅守,沒有怨恨。

第二天清早,似乎新搬來的車主下樓發現自己的新寶馬被徹底糊成了一個大蛋糕。

香噴噴的奶油寶馬……

他憤怒的轉著圈沖樓上叫罵。

所有人的反應,都像他自己昨晚面對群眾的呼聲的反應一樣……毫無反應。除了幾聲竊笑。

項凝穿著睡衣,赤著腳,揣揣不安的躲在窗帘後面偷看樓下的情況。

「許庭生。」

許庭生躺在床上說:「嗯?」

「他在罵人……還說要打人」,項凝嘴型誇張但是聲音很低說,「你說,他會不會知道是我們乾的啊?」

「大概會吧。」許庭生睡眼惺忪。

「啊?」項凝趕緊從窗邊跑回床上,躲進被子說,「那怎麼辦?他會不會找來呀?」

「呃……那你就跟他說,其實是為了慶祝他買新車,新車,第一個生日,蛋糕……你覺得怎麼樣?反正車又沒壞。」

「好像很有道理。」

「嗯,那再睡會。」

項小姐蹬了許庭生一腳,掐他腰說:「許庭生!你認真點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