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六百零一章 大殺戮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那邊和兩個美國來的投資商聊天。不知怎麼就聊到了生命和殺戮的話題。然後那兩位腰纏萬貫的美國佬很感慨,一個說,其實在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後,在和平年代,銀行家殺人最多。另一個接著說,其實戰爭也一樣,現代...

第六百零一章大殺戮

彤彤發現許庭生答不出來,緊張的問:「沒辦法嗎?」

許庭生微笑說:「有啊,辦法就是我以後不會讓這種事再發生。不會再讓你受人威脅。」

彤彤定定的看著他,猶豫,眉頭深鎖,甚至隱隱有些痛苦。最後彷彿突然釋然,說:「嗯。」然後又低頭小聲說:「我抱久一點行不行……我後來就沒敢抱過你。」

鍾武勝笑著對許庭生做了個我去那邊等你的動作。

許庭生低頭說:「好。」

這天,曾經在星輝喝醉了敢和許庭生勾肩搭背,出言調戲的彤彤,後來自卑,默默嚴守本分的彤彤,像是告別一樣,沉默著抱了許庭生很久。

終於,彤彤開口說:「我的房子添了很多新東西,挺好看了……等這陣過去,你有空去看看好嗎?」

許庭生說:「好。那你乾脆先休息一陣。酒吧那邊黃亞明自己會安排。」

彤彤點頭,慢慢撒開手。

…………

許庭生找到鍾武勝,接住他丟過來的一根煙點上。

「鍾哥,你怎麼看?」許庭生坐下來說。

「女人的事我哪懂?」鍾武勝說。

許庭生有些氣結說:「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我是說,關於丁淼這件事……」

鍾武勝籠罩在煙霧中,看著遠處說:「計劃很好,沒有漏洞。丁淼死有餘辜。」

「然後呢?」許庭生繼續追問。

其實兩個人都很清楚,許庭生在問的,其實是另一個問題,它不具體,但更重要。

「然後……」鍾武勝沉默著抽了幾口煙,說,「其實我給不了你意見,庭生。這種事,如果換成是我,或者杜江、汪孝,甚至黃亞明、老金,其實都沒什麼好猶豫和糾結的。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日子平常的人永遠不知道,黃河每年多少浮屍,而沉在河底看不見的,又有多少。」

「我沒什麼文化,不過這兩年學著看書,有一回看到一句話,說,愚蠢是更大的惡。盲目寬容的後果,不單他自己要承擔,還會連累身邊的人。你怕的就是這個吧?我理解。

我還記得網上有人說,以德報怨這個說法不對,它真正的意思其實是,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許庭生笑了笑。

鍾武勝氣惱說:「你別笑啊,我難得有文化一回。」

「沒有」,許庭生說,「這麼說,你支持我?」

鍾武勝搖頭,「我只是表達說我理解你。沒說支持。」

許庭生無奈的看著他。

「要聽實話嗎?」鍾武勝問。

「好埃」許庭生說。

「實話就是,我真的很理解你,也覺得你有足夠的理由這麼做。我都想做,很想。但是,不知怎麼了,因為是你,我心裡就是會矛盾,不希望你去做……我相信你自己也一樣,明知是對的,但是其實不喜歡,很掙扎。」

鍾武勝續上一根煙,接著說:

「庭生,我認識你其實很久了,那時候,你都還沒創建互誠呢。所以我很有幸,看著你經歷了一些事。你收購當時唐校長的培訓學校,好像犯了什麼錯一樣,明明可以趕盡殺絕,卻給了他足夠償還債務的價格,而且留下這個已經窮途末路、萬念俱灰的人繼續當培訓學校的校長,儘管你明知他能做的不多。你和張興科斗到最後,成了朋友,他後來甚至還成了互誠的副總。你在學校里跟人衝突,沒找過我幫忙,連你家裡的背景我們都是後來才了解的,你把自己當成一個平常大學生……你做過很多我當時覺得很傻的事情。

所以,很糟糕,我好像習慣那個你了。簡單,溫和,自信,沒有太多**……

我知道丁淼這件事跟我說過的那些例子都不一樣。我也知道,你現在經歷的事情,跟以前不一樣。可是,唉……直接說吧,如果說你要親手設計殺掉一個人……我不支持。我怕那個許庭生越走越遠了。

生殺予奪,權勢滔天……是這麼說吧?我不太會用詞。我是怕這種俯視一切的感覺太好,太暢快,你一不小心,就習慣了。

所以,哪怕偽善都好。把人交給我來處理……你什麼都別管,可以嗎?」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站起來說:「我再想想吧。」

鍾武勝說:「對,你先回家一趟,見一下你那個小丫頭,然後再想,再做決定。」

許庭生明白鍾武勝的意思。

「鍾哥,我明白你的擔心」,許庭生說,「不過這其實可能很難。我之前有一次在星辰那邊和兩個美國來的投資商聊天。不知怎麼就聊到了生命和殺戮的話題。然後那兩位腰纏萬貫的美國佬很感慨,一個說,其實在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後,在和平年代,銀行家殺人最多。另一個接著說,其實戰爭也一樣,現代哪場戰爭背後沒有銀行家和財團的影子。」

「他們好像連自己一起罵了,但是很坦誠。平常人總覺得殺戮是一個很直接、可怕,又很遙遠的詞,用刀或槍來執行。但是事實並非如此,殺戮其實還有很多別的形式,很多看起來不那麼接近,不那麼直接和殘酷的形式。面對這樣的殺戮,人們往往不會有強烈的感覺和直接的仇恨,殺戮者本身也不會有太強烈的罪惡感。但是事實,它每天都在默默發生,而且更殘酷。」

鍾武勝也許聽不懂,許庭生也沒有繼續說下去。這段話里的邏輯很多人能弄懂,比如那些明明資源豐富的國家裡大量死於飢餓和疾病的兒童,到底死於誰手;比如索羅斯也許沒拿刀捅過誰,但其實殺了多少人,比如……

然而此刻,許庭生說它的寓意,現在也許只有他自己才懂。

…………

許庭生回到家沒掏鑰匙,敲了門。

項凝開門,看見他一臉討好站在那裡,癟著嘴將哭未哭,氣鼓鼓說:「你遲到了。」

當女孩說你遲到了,標準答案是什麼?

許庭生把人抱住,說:「你今天真漂亮。」

項小姐笑一下又忍住,說:「無賴。」

她努力掙扎了幾下,很快反過來把人緊緊抱祝

「討厭你……我想你……恨死你了……我想你。嗚……你嚇死我了。」

許庭生把人橫抱起來,伸腿把門踢上。

「杜錦不在家吧?」許庭生問道。

「嗯,她剛剛出去了。」項凝說。

「那就好……」許庭生做了個咽口水的動作。

項凝打一下他的胸口,「臭流氓」,然後在他懷裡閉上了眼睛。

把眼淚吻干。

把除了那一步能做的都做了,該親的都親了。

項凝感覺著許庭生的衝動。

「再等一小陣好不好?訂婚了,就可以。」她閉著眼睛說。

***

這章里的「殺戮」,暫時容易覺得莫名其妙,抱歉。

本書來自//xhtml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