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九十八章 最亂一天,最好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你知道嗎?以前,就是他給我當家教老師,我們還沒有戀愛的時候,有一次他騎自行車帶我去郊區玩,然後下雨了……」 「然後呢?」 「我們必須趕回家。可是我們只有一件雨衣。他把雨衣穿上,說,躲...

第五百九十八章最亂一天,最好一天

這大概是自1976年以後,岩州最混亂的一天。

從之前許庭生被捕,傳言紛紛,到凌晨丁家被威脅,到一早的街頭亂局,再到一日之間,岩州市政府先後被許家和葉家兩個有官方背景的巨賈公開起訴,丁淼突然消失……

中午開始,一場毫無徵兆的岩州官場超級巨震突然來襲,一日之間,逾40名岩州地方官員被拘捕,史無前例。動蕩甚至波及西湖市。

當然,更多人不知道的,遠在并州,一場黑金地上的大洗牌也在這一晚大幕開啟。

所有事件都在最後指向了同一個人:許庭生。

這也許是近兩年多時間岩州內外最傳奇,也最讓人無法捉摸的一個名字。他還在看守所里。身困方寸之地,卻攪動三城浪涌風疾。所以傳奇才更加傳奇,更加令人感覺不可思議。

只有黑馬會的人彷彿一直堅信結果會是這樣。比如網紅炫富狂魔胡盛名更新微博:

「惹誰不好……惹許神棍。」

配圖是一張農村神婆跳大神的圖片。

每個人都看得出來風在往哪邊吹,從沒輸過的許庭生似乎又勝一局,而且是驚天大逆轉。

事情很快就會塵埃落定。不過許庭生還是在他的單間里又呆了一夜,原因是相關職能部門動蕩,程序運轉出了問題。

某種程度上這是他自己造成的。

夜涼,沒有胸懷激蕩和絲毫成就感,只有在掙扎和蛻變路上,不帶情緒的暫時停頓,長出一口氣的感覺。許庭生這一夜裹著警員特意送來的新被子睡得很死。

他有一個壞習慣,睡覺的時候側身將一角被子壓在身下,左邊胸口位置……心臟被壓得緊緊的,人就踏實些。

…………

岩州,互誠。

陸芷欣雙手捂著臉,整個人陷在辦公桌后的大椅子里,喜極而泣。

唐雨菲一身火辣的職業裝靠在辦公桌便,紅唇、眼鏡、高跟……這是她的日常打扮,她的部門,男員工工作熱情普遍跟打了雞血一樣。

「哭啊?1唐雨菲說。

「才沒有,我早就知道他會沒事。」陸芷欣順手抹了眼淚說。

「沒事就好啦1

「嗯。」

「以後少自作主張。」

「嗯。」

「別忘了,他是許庭生啊1

「嗯。」

「我要是你,那晚就直接翻上去,把他睡了」,唐雨菲舔了舔嘴唇,「然後就可以……每天變著花樣『吃』他。喔…哦,一想就衝動……」

「……」

「好吧,當你面這麼幻想他好像也不太對。總之他沒事就好了。叫你折騰……現在擔心或是開心都輪不到你了。人家又看不到……」唐雨菲扯了扯上衣領口,有些懊惱的說,「其實我才可憐,每天穿這麼辣,都不能調戲許庭生,好無聊。」

「對了」,唐雨菲接著說,「這兩天面試助理,有幾個名校畢業的小男生長得還不錯哦,關鍵那種想看不敢看,拚命掩飾的樣子,讓我隱約夢回當初故意在許庭生推門前大跳椅子舞的美好時光……回味無窮!要不你也挑一個?」

陸芷欣怔怔的沒反應。

「算了,給你點私人空間,我先去會議室。一會開會別忘了。」唐雨菲轉身往門外走。

「你說我認錯,道歉,然後追他行不行?還有沒有可能?」陸芷欣突然在她身後說。

「你說追他,怎麼追?」

「就像正常大學女生喜歡上一個男孩子那樣啊,我是指膽子比較大,溫柔,漂亮又勇敢的那種。遞情書,送禮物,上課故意坐在他旁邊的位置……跟他聊畢業論文啦,約餐廳吃飯啦……」

「……你瘋了。」

「我早就瘋了。我應該早點像一個普通大學女生的,許庭生會喜歡。」

「你還是先看一下會議資料吧。」

「好。上市,上市,再不上市就晚了。」

唐雨菲笑了,陸芷欣無奈的嘆了口氣。她是陸芷欣,不普通,這一點永遠改變補了。

……

燕京,清北,圖書館。

吳月薇可能就是陸芷欣口中那種日子普通,然後溫柔,漂亮又勇敢的女大學生。她大部分時候都以最平凡的姿態生活,背著自己縫的亞麻色布袋上課,下課,吃飯,參加社團,有一些理想,做不少努力……

區別是她並沒有去談一場大學校園裡的戀愛……吳月薇把因為單身多出來的時間都給了圖書館。所以即便在清北,她也總是能拿到獎學金。

就像她其實並不那麼喜歡計算機和編程,卻還是做到了最好。

許秋奕來到清北之前的這個暑假,吳月薇沒有回麗北,她和幾個同學一起留下幫導師做一個地方政府的網站建設項目,積累經驗的同時也賺一些外快。

原本說好會先來學校玩一陣的許秋奕因為一件事沒能成行。

這件事讓吳月薇心神不寧了好幾天。

這天晚上她收到了許秋奕的簡訊。

「那混蛋又沒事了,咱們又白擔心了。」

在一整個工作室的老師、同學面前,吳月薇嗚一聲就哭出來了。

大學室友兼閨蜜拉著她到了門外。

「怎麼了,怎麼了?」同學問。

聽完吳月薇的解釋后,她說:「所以,你喜歡的人真的是那個星辰科技的許庭生啊?以前一直以為你跟我開玩笑呢。」

吳月薇點了點頭。

同學瞪大眼睛,一拍大腿,「哎呀,那可不能讓咱們系的學長們知道啊!尤其是那些研究生學長。」

「為什麼?」

「知道的話,星辰科技再想來咱們清北招人,會被砸攤子的吧?咱們系本來女生就少,美女更少……你現在沒找男朋友還好,找了誰,誰就是公敵啊1

「……」

「天吶,他們會不會一氣之下去攻擊黑他的網站?做他的遊戲外掛……黑他的社交賬號……」

「有,有那麼恐怖嗎?」

「當然有。你不知道他們都是一群死宅IT男嗎?他們……很閑很無聊的。」

「……,那還是別讓師兄們知道的好。」

「嗯。可是我已經知道了。」

「嗯,你想?」

「通過裙帶關係,應聘星辰科技,有人罩著,我一定會前途遠大吧?!去,跟他說,就說本小姐先預定一個副總的位置好了。」

兩個人笑做一團。

……

西湖市,賓館。

「真的?……那好的……沒關係,我知道你儘力了,還是謝謝你……吃飯就不了……我,我可能會去接他吧,也不一定……拜拜。」

apple掛掉父親岑祁山打來的電話。

她已經在西湖市空等了好多天。

「沒事了?」經紀人李娟問。

「嗯。」apple點頭。

「那要去接他出獄嗎?」

「我,我什麼忙都沒幫上。」

「他不會在意這個的吧?不過你真的緊張的話,等事後給他打個電話也好,他剛出來這陣估計會很忙。其實你也很忙,美國那邊的錄音室租下來已經空置了好幾天了……第二張正式的個人專輯,拜託你重視點好嗎?」

「嗯,訂機票。」apple笑著說。

在彼此順遂時,在各自的征途上努力向前,在其中一個遇到坎時,停下來努力伸出手,不管幫得上幫不上。這種狀態不完美,但是其實是一種默契。

「對了,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乾脆提一下公司的那個建議吧,問他有沒有興趣在這張專輯里跟你合唱一首歌。」李娟一邊收拾衣物,一邊像是不經意的輕鬆說道。

「啊?」apple有些為難說,「我,我還是找付誠問一下吧。我前陣子試著問了一下,他說他要給孩子賺奶粉錢……除了賣身和違法,什麼都干。」

李娟撲哧笑了一下,「那他願意直接出鏡?」

apple搖頭,「他說出鏡算賣身,不行。我想,他主要還是怕成為公眾人物以後會影響方老師和念念的正常生活吧。對他來說,維護自己那個小小的三口之家的溫馨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李娟點頭,猶豫一下說:「其實,如果你真的想和許庭生回到那種自然的朋友狀態的話,我建議你跟他提一下,自然點……就像以前。」

apple凝神想了想,說:「嗯,回頭我試試。」

「就是呀,該他關心幫助的,別跟他客氣。咱們沒必要主動把關係弄得這麼尷尬。」李娟理直氣壯的說。

「也是。」apple燦爛的笑著說。

……

岩州,許庭生和項凝的家。

項爸項媽吃過晚飯後很識趣的提前一天搬回去了。明天許庭生就會回來……這個時候未來岳父母還是不要打擾小戀人彼此傾訴思念,撒嬌恩愛的好。

杜錦盤腿坐在沙發上,聽項凝嘰嘰喳喳的說了一晚上。她把這些天堵在心裡的話都快說完了。

兩個人吃著零食。

項凝說:「杜錦姐姐,你再幫我煮碗夜宵好不好?」

「你還吃?」杜錦驚呼,指著滿桌的零食包裝袋說。這段時間除了項爸項媽就是杜錦陪在項凝身邊,安慰,照顧,兩個人一點都不像僱主,像姐妹。

對許庭生恭敬但是又疏遠的杜錦,在項凝面前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多愁善感又八卦可愛的女孩子。

「我怕他回來看見我瘦了會心疼。」項凝抽了抽鼻子說。

杜錦的心一下就融化了。

兩個人對坐著,項凝在吃,杜錦沒有。

用杜錦自己的話說:「我已經太結實了,要注意保持身材了。」

這……要是許庭生在一定會吐槽她,「你一個保鏢,居然想要身材苗條?!你有一點職業道德嗎?」然後杜錦估計會把槍掏出來。

許庭生一直懷疑她身上有槍。

不過項凝說:「嗯,我也覺得。要是你戀愛了,那個,什麼,一脫衣服,很多很大的肌肉,比男朋友壯很多……可能你男朋友會跑掉。」

杜錦表示:「理解萬歲。」

短暫的沉默了一小會,項凝有些猶豫說:「杜錦姐姐,你覺得……那個……」

「什麼?」

項凝有些窘迫說:「要是女孩子自己主動提出來想訂婚,會不會,很丟臉啊?」

杜錦很直接說:「不會啊,我在國外呆過,國外很多地方都是女孩子逼婚的。」

「如果……如果……如果那個女孩才十七歲呢?」項凝故意埋頭吃東西,含糊的問。

杜錦懂了,想了想說:「項凝,你知道嗎?男人是不想結婚的,因為結婚了他們就會被管著,不自由。所以男人其實很多時候只是不得不結婚。在東歐一些國家,比如拉脫維亞,有一種商店是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不是便利店或者麥當勞,是花店。因為已婚的男人如果在外面和朋友喝酒到凌晨,不捧上一束鮮花的話,他們很可能會進不了家門。所以,凌晨時候捧著花束走在街上的男人總是會被其他未婚的年輕男人嘲笑,……」

「呃,我沒聽懂。杜錦姐姐你的意思是?」

「男人求之不得的時候,就是最好的時候。然後哪怕時間會消磨很多,至少那個男人還是會記得捧一束花鬨自己妻子開心不是嗎?所以,年齡算什麼?!項凝,你們要走的路,他要等你的時光,都太長了……真的太長了……明白嗎?」

項凝表情恍然大悟,但其實似懂非懂,她這個年齡,又怎麼會知道時間的力量和可怕之處。

「哦,我明白了」,項凝說,「可是,許庭生……他也會怕嗎?怕被我管著……我又不會管著他。至少不會管得很厲害。我就是想,那樣,也許他就不敢再出事了。因為他一定要照顧我。我其實很自私,杜錦姐姐,我本來是覺得他應該去幫方餘慶和方橙的,可是他自己出事以後,我就變得很自私,希望他再也不要冒險去幫誰……因為他應該知道,他對我很重要。我也希望我對他很重要。」

「嗯,我明白。你是對的,他這樣做其實對你很不負責任」,杜錦認同說,「可是我還是覺得你得管著他。」

「嗯?」

杜錦看了看面前這個她很喜歡的小女孩,說:「我相信許庭生很喜猾是,他太特別了。所以,項凝……記得,別讓他走得太高太遠了。也別讓他去冒險。」

這段對話,杜錦是站在項凝姐姐的立場上三像其他並不了解許庭生愛從何來的人一樣,祝福著項凝,卻又往往不禁為她擔心。

「嗯。」項凝點了點頭,心想,我還沒說,我其實還有點怕他被人搶走埃

事實如此,不管許庭生有多麼「不正常」,她們,都只是最正常的女孩子,有著最普遍的女孩子們該有的心理和邏輯。

杜錦像是一般總愛做參謀的閨蜜一樣,琢磨著,然後說:「項凝,事實上,我倒是比較擔心你自己想好了沒有。畢竟你還小,也許自己都沒法判斷……」

項凝點頭說:「我想好了的。我想永遠和他在一起。和他在一起,就好像不管整個世界怎麼樣,我都會被疼愛著,保護著。我也想疼他。」

杜錦有點小惆悵,說:「我不懂那是什麼感覺。也許很少女孩子懂吧。項凝……你真幸運。」

「我也覺得」,厚臉皮的項小姐咯咯小了一會兒,說,「你知道嗎?以前,就是他給我當家教老師,我們還沒有戀愛的時候,有一次他騎自行車帶我去郊區玩,然後下雨了……」

「然後呢?」

「我們必須趕回家。可是我們只有一件雨衣。他把雨衣穿上,說,躲進來。我就整個人鑽在雨衣裡面,躲在他懷裡。他騎車的時候,我除了他的胸口什麼都看不到……我聽著外面雨點落下來的聲音很大,啪啦啪啦的響,還聽見好多車,各種各樣,開來開去的聲音,聽到有人喊『讓讓』,『讓讓』……可是我一點都不害怕,我覺得自己很安全。我就是希望那天路可以很長,我可以一直在他懷裡躲著。」

杜錦看見她溫柔美好的眼神,伸手揉了揉她的臉頰。

「等他回來了,就別讓他再跑遠了。」

***

這章有4600+哦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手機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