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九十六章 陰溝翻船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0-30 23:25  |  字數:3335字

第五百九十六章陰溝翻船

凌蕭兩家的那張網被扯碎了一片,目前還不至全面崩盤,但是剩下其實已經只是時間問題,無力挽救。

當前的外部環境,許家和葉家的強勢表現和這場突如其來的巨震結合,其所產生的壓力,大到足以將整張網撐到不堪重負,直至崩碎。

同時,幾乎不可避免,人們會將這場巨震和許家本就很難揣度的神秘背景聯繫起來——越來越多人會倒向許家一邊,遞上投名狀。

這個雪球很快會滾起來,而且越滾越大,直到碾壓一切。

正如凌蕭自己所言,感情正越來越多敗給利益。

如今的凌蕭兩家實際並不直接手握實權,他們固然對很多人有過知遇提攜之恩,但是滔天巨浪蓋頂,沒有人會繼續留守他們這艘將沉的船。

各自掙扎的結果,也許是拖更多人下水。

又一個電話打進來。

凌蕭已經無心去聽。

「為什麼丁淼那邊一點動靜都沒有?」她問道。這是眼下唯一一個打破人們對許家的恐懼和誇張認識,阻止雪球越滾越大的機會。

沒有人能給她答案。因為包括丁家人自己都在找,而丁淼,不見了。

…………

幾個小時前,這一天的早上,丁淼剛剛給何二十七打電話告知了岩州當時的情況,包括老金在岩州的動作和丁家的強勢回應。

掛上電話。

憤怒,緊張,興奮,瘋狂……多種情緒在丁淼身上交織。

「淼哥,現在就把人帶走還是?」手下的人問。

「再等等,你們先出去吧。」丁淼揮了揮手,在沙發上坐下來。

「淼哥……」

「我叫你們先出去。」

「是。」

稍稍平靜了一會之後,丁淼抬頭看了看房子里的彤彤、東子、狗哥三人。

「別擔心,我保證過的,你們倆最多坐兩三年牢……出來就有一大筆錢。」丁淼先向著狗哥和東子說了一句,然後轉向彤彤說:「你就更沒事了……以後,你就是人上人。」

彤彤點了點頭,又把頭低下。

丁淼突然發現她其實很有幾分姿色,尤其是在褪去了身上的風塵色彩,融合了身為明耀高管帶來的那份幹練和自信之後。

「難怪連何二十七都想玩一玩。」丁淼想著。他現在情緒混亂,亢奮。他習慣在類似的狀況下通過那種方式發泄情緒,讓自己平靜下來。

「你跟我去一下?」丁淼指了指卧室。

彤彤抬頭看他,眼神疑惑。

「我現在心情好。陪我玩一下,事後我會在說好的數字上再加十萬給你。」丁淼自己都被自己的大方嚇了一跳,眼前這個女人曾經不過是夜總會的小姐而已,一夜最多也不過千把塊。

彤彤搖了搖頭,退後兩步。

「別裝了。其實你很開心吧?」沒有任何遮掩,在丁淼心裡,眼前這個女人本質上依然不過是個無情勢力的婊子,她答應出賣許庭生這一點更印證了他的想法。

丁淼不屑的笑了笑說:「放心,我說話算話。許庭生嫌棄你臟,我不嫌棄。我這人一向最懂女人。」

他起身來拉彤彤,往卧室走。

推門,離開門外手下的視線。

一隻手從後捂上了他的嘴,另一隻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四個人擠在卧室里,丁淼被按在牆角,綁住了手腳。

東子把一塊尖利的木楔子頂在丁淼咽喉上,慢慢鬆開捂在他嘴上的手。「丁總,你的命值錢……犯不著跟我們同歸於盡。對吧?咱們說好了,輕點,千萬別讓門外的人發現。」

彤彤找到丁淼的手機躲去卧室外的小陽台打電話。

丁淼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東子,果斷放棄了這個一臉傻笑的二貨。

把困惑,憤怒的目光投向狗哥,丁淼壓低聲音說:「你傻逼嗎?」

「他傻逼」,狗哥指了指東子,說,「他媽的以為自己是情聖。我剛開始當然不同意了。可是……我當大哥這麼多年,只有過一個小弟,還沒讓他過過什麼像樣的日子。所以,抱歉了丁總。」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樣?」丁淼覺得跟狗哥溝通很困難,但至少比跟東子聊好一點,所以他還是決定聊下去。

「等等再說。」狗哥說。

「等?傻逼,你想過這樣做的後果嗎?就算我不弄死你,你也沒活路。你等?」

「其實是這樣」,狗哥點了根煙坐下來認真說,「還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剛剛你打電話我們聽到了。我們兄弟倆在并州礦區呆過,你沒有,所以你不知道也很正常。但是,你其實應該聽一聽礦區那些關於金二十四的傳說和評價,沒有人可以幹掉金二十四,絕對沒有。所以,何二十七死定了。所以,跟你們坐一條船,害死許庭生……然後呢?等著被金二十四報復,被埋在礦坑裡?」

狗哥做了一個我才沒你那麼傻的神情。

「第二個原因,其實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幫你弄死許庭生,或者反過來幫許庭生弄死你,要做的事情是一樣的,對吧?但是結果可能不一樣。你們倆弄死了同一個人,丁森,但是對許庭生來說,他弄死的是一個想要他命的敵人,而你,弄死的是自己的弟弟。我和東子是很講義氣的人,所以我們覺得,那個許庭生大概更可信一些。」

「他他媽的現在在牢里。」丁淼不屑說。

「我知道。可是我聽說許庭生從沒輸過。金二十四也是。而且老輩有句話,叫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那次丁森要我們開車撞他,結果都能自己把命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