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九十四章 磕破石頭的雞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不是,是我老爸故意的,他……綁架中糧集團。我都跟你說了的,我很不想看我老爸生氣。老許同志比我狠,而且護犢子成性,脾氣不好,膽大妄為……」 許庭生不介意跟凌蕭直言,因為事情的結果不會因此有任何變...

第五百九十四章磕破石頭的j蛋

「還有,我不能再讓我的小女朋友擔心和害怕了。我可以想象這幾天她哭了,沒辦法好好入睡和學習,她才十七歲……這對我來說是最嚴重的事情。」

「還有,我真的不想看我老爸生氣。這件事在他還是一個農民的時候,就有很多人怕……只是你們不知道。」

許庭生坐在凌蕭對面,說完這段話的最後兩句。

凌蕭的手機響。

她看了一下信息說:「抱歉,我有點不知道自己應該站什麼立場了……只是,好像很多人都低估了你父親的能量和決心。」

就在這個早晨,國務院國資委100%控股的中央所屬國有獨資企業中糧集團宣布,集團轉型投資的第一項重要協議正式達成:

中糧集團正式收購麗北許氏旗下歡購連鎖超市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從資金、產品、渠道,全方位介入。

許爸許建良。相對他近乎妖孽的兒子,漸南之外,旁人對他所知甚少。然而正如凌蕭所說:幾乎所有人都低估了這個泥腿子大亨的能量和決心。

兩年多前,他指著村外橫的山巒對他的兒子說過:「你老爸今年45歲,還來得及……我幫你把山鏟了,幫你把路鋪好……然後交給你,你去外面的世界殺一個來回。成了,老爸替你驕傲。不成,回來老爸這裡。」

這件事他其實一直在做。

直至歡購與中糧集團的合作正式達成,消息公布,部分人才突然發現,原來國內連鎖超市行業存在著這樣一個低調的龐然大物。

許氏歡購,也許是國內地市級以下城市覆蓋面最廣,影響力最大的連鎖超市。許家許建良,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在商場上,完成了一場農村包圍城市的偉大布局。

無怪乎正謀求轉型與突破的中糧集團會主動投來橄欖枝。

歡購攜手中糧集團意味著什麼?

「沒想到,一夜之間,你們許家的身份就變了」,凌蕭說,「皇商,官商,放在古代好像都叫做紅頂商人,放在後來就是紅色資本家,放在如今,……」

「其實沒那麼複雜,對我老爸來說,這隻意味著……從此沒有人可以再把他許建良的兒子隨便抓進去關幾天」,許庭生說,「除非,許家徹底敗了。」

凌蕭怔了怔。

「沒有人知道我老爸有多牛,有多狠,有多護犢子成性」,許庭生像孩子那樣笑了笑說,「居然欺負他兒子……」

彷彿為了印證許庭生的話,凌蕭很快得到了第二個消息。

麗北歡購集團董事長許建良剛剛……因其子許庭生旗下至誠地產所持岩州凝園地塊糾紛問題及所受不公正待遇,正式起訴岩州市人民政府。

凌蕭絕對很少有這種表情,發懵。

民告官固然是法律允許的,固然是有,而且實際不少,但是……誰都清楚,這不外乎就是為了體現一下法治精神和公民權利而已。

比如盛海市政府,每年被起訴數百次,至今敗訴率為0。

可是,這次……不一樣,這次沒有人敢斷言岩州市政府能穩坐釣魚台。

「這事是你爸和中糧集團說好的?兩個消息前後腳……這是,民企拖著央企和地方政府對杠?」凌蕭有些茫然的問道。

許庭生低頭抽一口眼,苦笑著搖了搖頭:「不是,是我老爸故意的,他……綁架中糧集團。我都跟你說了的,我很不想看我老爸生氣。老許同志比我狠,而且護犢子成性,脾氣不好,膽大妄為……」

許庭生不介意跟凌蕭直言,因為事情的結果不會因此有任何變化,中糧方面哪怕措手不及,哪怕其實很不願意……也沒辦法不被借力。

剛剛公布消息的中糧必須顧及這個事實,還有臉面和利益,別人也必須顧忌歡購聯手中糧后的身份轉變。

此時的許庭生和凌蕭都還不知道另一件事,絕望的葉青以可能徹底失去繼承權的強勢姿態要挾,換來葉家全力支持,以個人加至誠地產的名義,正式起訴岩州市政府,以及先前與譚耀一同殞命的八名各級官員。

人確實已經死了……但是葉青覺得還不夠,她不能看著譚耀背負罪名死去,而那些人堂堂正正,風光大葬。她更不想讓在背後推動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安枕。

就像她後來在譚耀葬禮上說的,如果當時方橙敢再往前走一步,敢走到譚耀墳前……她連她都不會放過。

在旁人看來,這個曾經岩州最精明冷血,最高不可攀的女人……已經瘋了。曾經她最在意的那些,如今都全不在意。

她也在幫許庭生,譚耀這輩子最好的兄弟。

對於岩州官場來說,葉家所帶來的壓力其實比許家更大。葉家是岩州首富,人盡皆知,但是事實還遠不止於此。

這是一個底蘊十分深厚的家族,早在1900年,葉家祖輩就在岩州購置良田千畝,建立了當地第一所西式中學;學校聘美國校長,全英文教學,后全部送予政府,改製成為岩州第一所大專;辛亥革命期間,抗戰期間,解放戰爭期間,葉家祖輩都以愛國企業家身份給予過大力援助和支持;建國之後,葉家一女出嫁開國上將;……

哪怕如今的葉家早已不及當初顯赫與風光……但是面對一個屹立過百年的家族,依然沒有誰傻到敢小看和輕撼。

在這個國家,人們一直被灌輸的一個觀念是,商與官斗,無異於j蛋碰石頭。但是這一次,他們或許要見識兩顆可以磕破石頭的j蛋。

岩州市政府內部自知牽扯其中的人在辦公室里拍著桌子吼「他們到底想做什麼」的時候。

凌蕭也問許庭生,「你家,你和你爸到底想做什麼?」

許庭生抬頭看她一眼,沒說話。

「如果只是為了讓你出去,似乎不必這麼公開;如果是為了鎮定岩州丁家那件事,指向又不明確……」凌蕭說,「其實……如果丁家那邊能解決,你現在確實有辦法出去了。」

「為什麼?」

「我們凌、蕭兩家用二十幾年結下了一張網,原來的你不夠撼動,現在的你,我承認,已經可以撞破一兩個點,撞出一個d,有足夠的空間脫身。」

「為什麼不是我把整張網扯碎?」許庭生看著凌蕭說道。

「你見過網嗎?點,破不了面。」凌蕭迎著他的眼神說。

「我見過。破開足夠多的點,就能破面。你的網太密,好處是牢固,壞處是一碎一片。」許庭生說道。

***

我睡一會再繼續補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