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九十三章 我不想讓這樣的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她的目的是營造氛圍和條件,讓人無所顧忌對方家剩下的人下手。確實有人做了,他們打方橙的主意,賠上了十幾條性命,很多人跟著動了起來,其中有人把矛頭直指許庭生,剩下的人幾乎都樂見其成。...

第五百九十三章我不想讓這樣的事情再發生

老金虛晃一槍從岩州離開那天,岩州街頭的警力和遊盪的閑人多了很多,他們自凌晨開始的穿梭讓城市看起來陷入混亂;丁淼給何二十七打電話,讓他吃下定心丸,并州礦區開啟另一場實際更危險的亂局。

還是那天,并州後來的土皇帝小金山倚在別墅陽台的欄杆上,第一次坐鎮迎敵。那年他八歲。那個夜晚註定在後來的日子裡不斷被揣測,被演繹得如同一場傳奇,如同西方史詩中王在少年時代走出村莊的第一步。

一場并州亂局的成敗其實起點在岩州。如果說金家父子打了戰術上和正面迎敵的勝利,至少許庭生做了戰略上的指引。

但是這場動蕩的實際過程其實離他很遠。那天,許庭生依然呆在看守所里,差不多已經有點麻木了。有幾個夜裡,他面對冰冷的牆壁,會禁不住去想,這條路最後是不是還是不知不覺走錯了?

有時候**和目標其實並不那麼明確,許庭生從來不是一個需要成為首富或者坐擁百億,千億才能滿足的人,他甚至願意相信馬雲後來說的,他人生最大的錯誤是創建阿里巴巴這種裝逼至極的話,其實出自真心。

重生一世,許庭生最初只是不想辜負那些命運的贈予,一些唾手可得的東西,以及一些他希望他們過更好的人,於是去做,然後無法脫身,一步一步往前走,直至如今。

他被羨慕,也被妒忌,享受更多,也承擔更多。人總是會在過上曾經仰望的生活之後遭遇新的問題。

許庭生想著,其實老爸能做的就已經足夠多,也許我應該安心當好一個二世祖,不用太優秀,只要不太敗家就好。如果會不甘心,那麼互誠還是可以做,做到一定程度,交給陸芷欣。

「我可以拿著每年的分紅和家裡的錢去買房子,在岩州買,在西湖市買,在燕京、盛海、深圳,買下很多房子,然後當一個寄生蟲,擁有自由和無數時間,陪伴父母,帶項凝去旅行,成為專註的父親,養育子女,陪孩子們在家門口的草坪上踢球,帶他們郊遊,參加親子活動,……」

偶然一刻,他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這個念頭曾經出現在過每個人的腦海里,不論窮人、富人,成功、失敗,短命、長壽……每個人。

但是許庭生其實沒資格這樣去奢望,因為命運已經給他機會,讓他重來了一次。

人生,永不完美,不論你做怎樣的決定,多少次斟酌改變,永遠有追悔。哪怕一次次重來。

…………

也是這天,許庭生第二次在看守所迎來凌蕭的探視。

她一大早就來了,穿著水墨暈開著色的長裙,長發披肩,素顏。進門拎了水果、煙,甚至還有一瓶紅酒和杯子。當場連陪同的警衛都沒有。

「警局今天好像有點亂。」許庭生說。

「人少,出去了一部分。然後有個人早上來報案,順手偷走了兩個警察的手機和錢包……」凌蕭笑起來說,「你并州的那位朋友很講義氣,他們來了,所以今天岩州有點亂,影響到了西湖市。我家的人也在給岩州的丁家幫忙。」

她把手機放在桌上,說:「今天肯定多事,我一個人坐看無聊,又怕你得不到消息著急,乾脆過來找你。很可能,我要陪你從早呆到晚了。」

許庭生笑了笑沒說話,此時他還沒有被告知譚耀的事情。

「你不想罵我嗎?我知道你爸來看過你,所以你應該知道外面的情況。」凌蕭看著許庭生,猶豫了一會說:「其實,我沒想過……這次最後會是你的生死局。」

許庭生知道她說的是丁淼的事,這件事矛頭直指的,不是方家,是許庭生。此時其他人都還不知道,事情里牽扯的另一座城市,并州,其實有一場規模更大的鬥爭。

在何二十七的角度,許庭生的生死危機只是他局裡的一個環節。

「昨天晚上我想過放棄。真的,因為從始至終我都只想著將你勸退或阻隔起來,方便我和其他人對方家下手。我是想讓你付出一些代價,但沒想到,沖著你來的危險現在反而超過了方家……」

她的目的是營造氛圍和條件,讓人無所顧忌對方家剩下的人下手。確實有人做了,他們打方橙的主意,賠上了十幾條性命,很多人跟著動了起來,其中有人把矛頭直指許庭生,剩下的人幾乎都樂見其成。

局面一點都不樂觀,凌蕭把煙拆開,把火柴放在煙盒上,推給許庭生,繼續說:

「好像總是有人願意為你前赴後繼,許庭生,你活得真讓人羨慕。可是對不起,我不會是其中一個,也許換一個處境我會是,這些年我收到的最有吸引力的建議,是你說,你想邀請我去你的星辰科技,為我設一個投資部。但現在我不會。我很清醒,我不可能去阻攔這樣一件事……這對我是好事。從一開始,目標就應該在你身上……解決你的存在,剩下的都不是問題。」

「你可以不用抱歉。」許庭生點了一根煙。

「你在想什麼?」

「一會告訴你。」

凌蕭點了點頭說:「如果這次你能順利過去,我的意思是……這次過後,如果我們還是沒有進展,也不會親自下場肉搏。這件事,包括和你,和方家,暫時就到此為止。我家裡會努力尋求自保,用所有方法。至於來日怎樣,就看方家剩下的人能不能挺過去,能走到哪一步。」

「其實」,聽她這麼說,許庭生說,「其實,可能已經沒辦法善了了。」

凌蕭看著他,「你不肯罷手?……是啊,我們還是鬧到了這一步,你這麼想也正常。」

「我只是不想讓這樣的事情在發生。」許庭生說。

「什麼?」凌蕭問。

「不想再讓別人隨便就可以抓我進來關幾天;不想再讓人那麼容易就敢於對我下手;不想別人再拿我做局;不想再有人為我前赴後繼……」

許庭生說。

有時候你只是想在河邊玩耍,卻不小心站上了潮頭,那就只有……站得更好,讓浪潮聽你的吩咐。撞碎一切,一往無前。

***

我開始不斷地卡文了……昨天凌晨坐到五點,碼不出來,最後發了微博跟大家說。好像這本書里需要做的抉擇越來越多了。

我會補上的,明早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