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九十二章 春花落地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0-26 13:36  |  字數:4071字

第五百九十二章春花落地

黃亞明入會儀式結束那天,許庭生才第一次聽他和老金、小金山認真說起那一晚的事。

許庭生聽完發現自己沒見到那晚的大功臣何春花。

事實上,何春花準確來說並不能算是老金的人,她在何二十七那裡的行為是不受約束,也沒有什麼規定任務的。換一個說法,何春花有自主決定做或不做,怎麼做的**和自由。

她前年聯繫老金是通過和小金山的對話傳達的。那時候小金山才多大?沒人會懷疑。

之後兩年她也甚少聯繫老金這邊,更別說提供什麼情報了。

「其實很多事她都選擇不說。比如何二十七找上丁淼這件事,我後來了解,她其實早就知道一部分,但是沒說。」老金說。

「為什麼?」許庭生問。

「因為她歸根到底其實不是我的人。她只是她自己的人,為了她自己的目的做事……為什麼不說?因為她生怕何二十七沒機會,生怕他不跟我動手。換個說法,如果何二十七一直沒機會,沒行動,她甚至會幫他創造機會,推著他去做。并州三十,何二十七隻有向我動手,才可能徹底完蛋,她也才有可能完全脫身。」

許庭生輕輕哇了一聲,又說:「那,那晚那一三棱刺?你們事先沒交流?」

老金搖頭說:「沒有,當時根本沒機會再交流。但是我猜她能想到,她也猜我能想到。那晚能用來破局的人只能是江第三。另外四個分量都不夠。何二十七她動了必死,也不會選。所以只能是江第三。

而且那晚她最有機會站在誰身邊?當然是江老三。他有那毛病,而且閑,而且資歷身份都夠他愛做什麼做什麼。所以五選一,我的『**』騙局也炸在江老三這條線上。」

聰明人和聰明人之間的默契讓人心驚。

對於老金能做到這種程度,許庭生不詫異。反過來,對於只聞名,未見面的何春花,他現在很有興趣看一下,看到底是何等人物。

「這種妖孽,弄不好又是一個何二十七?」許庭生問。

「她有機會。自己不願意做。」老金說。

「人呢?」

「拿了幾百萬走了。」

「也對,對她來說,既然不願意做下一個何二十七,那也許確實只有遠走高飛重新來過才是最好的選擇。」

「重新來過是真的,遠走高飛就不是了,人家根本不怕這個」,一旁的黃亞明突然語氣怪異說,「還在并州,好像在離礦區不算太遠的一個縣裡,剛開了個火鍋店。」

「那你請我吃火鍋吧。帶我去看看,只看,不打擾她。」許庭生興緻勃勃說。

黃亞明慌亂搖頭,尷尬說:「不行,我不去。」

「為什麼啊?」許庭生和老金都好奇。

黃亞明糾結了一會兒,自暴自棄說:「原來我不是裝傻老跟何二十七一起混嘛,剛開始見到她的時候不知道情況,也沒人跟我說。那個尤物啊,嬌媚啊,誘人啊……

當然,我主要還是想給何二十七戴個綠帽,順便試一下征服她,安插個卧底……」

「你下手了?」許庭生渾身雞皮疙瘩。

「偷偷摸摸勾引了好幾次」,黃亞明欲哭無淚,「有幾次請她跳舞的時候,手在後面還……她也不反抗我去……哎呀我現在好想死!還好沒找到機會約那一步。」

許庭生和老金差點笑趴在地上。

「那我就更要見一下了。」許庭生笑得快咽氣說。

…………

三個人找到火鍋店的時候都稍微做了點掩飾,尤其黃亞明。

坐下來點了火鍋剛吃沒一會兒,門口進來一群年輕人,為首的老大戴墨鏡,叼牙籤,帶著二十多個拿刀拿棍的馬仔,殺氣衝天。

客人嚇得不敢動。

許庭生問黃亞明和老金準不準備幫忙?

老金說先看一下。

黃亞明找了旁邊一桌人問:「這怎麼回事?剛開張沒幾天就惹上人了。」

那桌人小聲說:「那群人在這幾條街上收保護費的。就之前,我們剛坐下來一會,來了兩個小弟跟老闆收錢,要一個月八百。」

「老闆不給?」

「給,而且非要交一個月三千,不過要當面交給他們老大。你說他是不是有病?」

「……,然後呢?」

「然後就爭起來了。後面那倆小弟說回去找老大……你看這不就來了?估計要糟。」

一群人氣勢洶洶走到了櫃檯。

不過店老闆何春花很淡定,背身在櫃檯里,慢條斯理整理酒櫃。還沒看見臉,但是許庭生不得不承認,他男性化後的背影很帥,而且很優雅。

一個小弟把一把刀拍在櫃檯上,老大在高腳椅上坐下,點了一根煙,語氣不善說:「哥們你什麼意思,要八百非給三千。顯你有錢,還是故意找茬?」

很明顯沒有人會沒事硬要多交保護費的,還點名要見老大。老大覺得對方應該是來找事的,而且很可能背後有是哪個敵對勢力。

何春花沒吭聲。

老大一拍桌子,「媽的老子問你話呢!」

短暫的沉默後,櫃檯里依然背身站立的老闆何春花終於緩緩開口:「不是。只是我以前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在我們一起看著別人碗里的肉,吃著醬油拌飯的時候,他對我說過,說等他以後能一個月賺三千,就帶我一起生活,天天吃肉。」

他突然說故事。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的時候。意外的,那位老大突然起身就走……而且他的步伐明顯有些倉促凌亂。

「怎麼?跑啊?堂堂老大連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