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九十二章 春花落地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當時根本沒機會再交流。但是我猜她能想到,她也猜我能想到。那晚能用來破局的人只能是江第三。另外四個分量都不夠。何二十七她動了必死,也不會眩所以只能是江第三。 而且那晚她最有機會站在誰身邊?當然是...

第五百九十二章春花落地

黃亞明入會儀式結束那天,許庭生才第一次聽他和老金、小金山認真說起那一晚的事。

許庭生聽完發現自己沒見到那晚的大功臣何春花。

事實上,何春花準確來說並不能算是老金的人,她在何二十七那裡的行為是不受約束,也沒有什麼規定任務的。換一個說法,何春花有自主決定做或不做,怎麼做的**和自由。

她前年聯繫老金是通過和小金山的對話傳達的。那時候小金山才多大?沒人會懷疑。

之後兩年她也甚少聯繫老金這邊,更別說提供什麼情報了。

「其實很多事她都選擇不說。比如何二十七找上丁淼這件事,我後來了解,她其實早就知道一部分,但是沒說。」老金說。

「為什麼?」許庭生問。

「因為她歸根到底其實不是我的人。她只是她自己的人,為了她自己的目的做事……為什麼不說?因為她生怕何二十七沒機會,生怕他不跟我動手。換個說法,如果何二十七一直沒機會,沒行動,她甚至會幫他創造機會,推著他去做。并州三十,何二十七隻有向我動手,才可能徹底完蛋,她也才有可能完全脫身。」

許庭生輕輕哇了一聲,又說:「那,那晚那一三棱刺?你們事先沒交流?」

老金搖頭說:「沒有,當時根本沒機會再交流。但是我猜她能想到,她也猜我能想到。那晚能用來破局的人只能是江第三。另外四個分量都不夠。何二十七她動了必死,也不會眩所以只能是江第三。

而且那晚她最有機會站在誰身邊?當然是江老三。他有那毛病,而且閑,而且資歷身份都夠他愛做什麼做什麼。所以五選一,我的『**』騙局也炸在江老三這條線上。」

聰明人和聰明人之間的默契讓人心驚。

對於老金能做到這種程度,許庭生不詫異。反過來,對於只聞名,未見面的何春花,他現在很有興趣看一下,看到底是何等人物。

「這種妖孽,弄不好又是一個何二十七?」許庭生問。

「她有機會。自己不願意做。」老金說。

「人呢?」

「拿了幾百萬走了。」

「也對,對她來說,既然不願意做下一個何二十七,那也許確實只有遠走高飛重新來過才是最好的選擇。」

「重新來過是真的,遠走高飛就不是了,人家根本不怕這個」,一旁的黃亞明突然語氣怪異說,「還在并州,好像在離礦區不算太遠的一個縣裡,剛開了個火鍋店。」

「那你請我吃火鍋吧。帶我去看看,只看,不打擾她。」許庭生興緻勃勃說。

黃亞明慌亂搖頭,尷尬說:「不行,我不去。」

「為什麼啊?」許庭生和老金都好奇。

黃亞明糾結了一會兒,自暴自棄說:「原來我不是裝傻老跟何二十七一起混嘛,剛開始見到她的時候不知道情況,也沒人跟我說。那個尤物啊,嬌媚啊,誘人礙…

當然,我主要還是想給何二十七戴個綠帽,順便試一下征服她,安插個底……」

「你下手了?」許庭生渾身雞皮疙瘩。

「偷偷摸摸勾引了好幾次」,黃亞明欲哭無淚,「有幾次請她跳舞的時候,手在後面還……她也不反抗我去……哎呀我現在好想死!還好沒找到機會約那一步。」

許庭生和老金差點笑趴在地上。

「那我就更要見一下了。」許庭生笑得快咽氣說。

…………

三個人找到火鍋店的時候都稍微做了點掩飾,尤其黃亞明。

坐下來點了火鍋剛吃沒一會兒,門口進來一群年輕人,為首的老大戴墨鏡,叼牙籤,帶著二十多個拿刀拿棍的馬仔,殺氣衝天。

客人嚇得不敢動。

許庭生問黃亞明和老金準不準備幫忙?

老金說先看一下。

黃亞明找了旁邊一桌人問:「這怎麼回事?剛開張沒幾天就惹上人了。」

那桌人小聲說:「那群人在這幾條街上收保護費的。就之前,我們剛坐下來一會,來了兩個小弟跟老闆收錢,要一個月八百。」

「老闆不給?」

「給,而且非要交一個月三千,不過要當面交給他們老大。你說他是不是有病?」

「……,然後呢?」

「然後就爭起來了。後面那倆小弟說回去找老大……你看這不就來了?估計要糟。」

一群人氣勢洶洶走到了櫃檯。

不過店老闆何春花很淡定,背身在櫃檯里,慢條斯理整理酒櫃。還沒看見臉,但是許庭生不得不承認,他男性化后的背影很帥,而且很優雅。

一個小弟把一把刀拍在櫃檯上,老大在高腳椅上坐下,點了一根煙,語氣不善說:「哥們你什麼意思,要八百非給三千。顯你有錢,還是故意找茬?」

很明顯沒有人會沒事硬要多交保護費的,還點名要見老大。老大覺得對方應該是來找事的,而且很可能背後有是哪個敵對勢力。

何春花沒吭聲。

老大一拍桌子,「媽的老子問你話呢1

短暫的沉默后,櫃檯里依然背身站立的老闆何春花終於緩緩開口:「不是。只是我以前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在我們一起看著別人碗里的肉,吃著醬油拌飯的時候,他對我說過,說等他以後能一個月賺三千,就帶我一起生活,天天吃肉。」

他突然說故事。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的時候。意外的,那位老大突然起身就走……而且他的步伐明顯有些倉促凌亂。

「怎麼?跑啊?堂堂老大連見面聊幾句都不敢嗎?」何春花在他身後喊。

老大站住了,但是沒回頭,也沒說話,肩膀微微有些顫抖。

何春花繼續緩緩說道:「後來有一次,我們被人欺負。兩個人打十幾個,弄得全身是傷。我們躲在學校後山,他一邊哭一邊拿棉簽蘸紅藥水幫我塗傷口,從身上到臉上到嘴角。他很專註,動作輕柔,小心仔細……」

老大回頭,厲聲說:「別說了。再說我砍你。」

何春花也轉身,依然有些女性化,白皙絕美的臉上掛著淚痕,說:「來,砍。敢做不敢聽啊?那天是誰明明在塗藥,塗著塗著就親過來的?」

親?他說親?畫風突變,滿場客人加小弟加服務員差點集體一頭栽倒。

老大僵住一下,怒氣沖沖反駁:「你放屁,明明是你先親過來的。」

還真是親了。老闆和老大……

何春花說:「果然,這麼多年了還是一樣敢做不敢當。就像那回,我第二天回學校,某個人的座位就空了。後來找不到你,我自暴自棄……你知道我吃了多少苦才能回來嗎?」

看得出來,當老大明顯理虧,沒法反駁。

何春花得理不饒人,繼續梨花帶雨說:「你以為你躲開我,跑去當了社團老大,就可以逃避內心,掩蓋自己愛我是受的事實了嗎?」

老大暴怒,慌亂說:「放屁,你,你說誰是受?老子出來混的,刀口舔血……明明你才是受……」

看兩個人的形象的話。許庭生絕對選擇相信老大的話。但是黃亞明和老金都說過,何春花是攻啊,而且就是因為不甘心當受,才一定要弄死何二十七報復、脫身的。

店老闆溫柔的笑著,看著氣急敗壞的老大,等他說完,才溫和道:「可是你沒否認愛我啊!小春,一個受要當老大,很累吧?不混了好不好?」

老大輕輕嗤笑一聲,在所有人都以為他要繼續反駁的時候,居然只是說了一句:「不混我吃什麼?」

何春花臉上綻出開心的笑容,說:「我給你交保護費啊,每個月,三千。」

全場沉默。這句話聽著實在太像周星馳對張柏芝說的那句,「我養你氨。

老大開始糾結,他此時的模樣就像小女生初戀,忸怩又可愛。雖然很難接受,但是大夥開始相信何春花了。

何春花從櫃檯後走出來,走到老大你面前,說:「錢有了。你說過的話到底還算不算數?」

「什麼?」

「一起過日子啊1

老大身體一震,猶豫了一會,放棄了掙扎,但還是搖頭說:「對不起,我不能丟下我這些兄弟。而且我們做到今天不容易,真的沒辦法就這樣放棄。」

何春花看著他,沉默,然後像是內心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他說:「這樣吧,以後老大我替你當。兄弟我來照顧。」

他連下一個何二十七都不願意做,卻願意做一個老大。

老大驚詫,抬頭說:「啊?不行,……」

何春花微笑打斷說:「不什麼不。放心吧,以前哪次打架不是我照顧你。你都行,還怕我不行?」

事情稀里嘩啦進行到這,當場的小弟們終於徹底反應過來。他們不幹了,揚著刀子對何春花吼,你算個什麼東西,你他媽想幹嘛……

有人作勢要衝過去……

「都別動。」老大張開雙臂攔住所有人,深情的環視了一遍自己的一班兄弟,最後一咬牙,偏頭避開他們的目光,說:「去吧,叫大哥埃」

小弟們嘩然,他們都混了好些年,知道遇到一個好老大不容易。他現在跟的這個老大就是一個好老大。

小弟們捨不得,傷心說:「那老大你呢?你就不管我們了?」

「管的呀」,老大低頭,紅著臉咬著嘴唇,說,「我,你們……要不,叫大嫂吧。」

「嘩……」滿場不知多少碗筷勺子掉在地上。

黃亞明一邊不敢置信,一邊愣愣的把一勺火鍋調料當作湯喝下去了。

可是還是有小弟接受不了,場面極度混亂,哭諫,跪諫,甚至有的揚著刀要兵諫……

老大抿了抿嘴唇,眼眶泛淚說:「你們以為我懷著一顆很娘的心,當老大,真的會快樂嗎?對不起,你們的老大……是受啊!嗚………這麼多年了,我以為他徹底不見了,其實,我很想他……」

…………

那天許庭生三人真的沒打擾何春花……也許他已經不叫何春花了。

總之,春花落地……「有情人終成眷屬」。

***

這章後半段無厘頭了。

其實就是我知乎和微博上那篇……然後有人在微博上建議我改一改放進來,當作給何春花一個美好結局。

我想了想,覺得有道理,真的就這麼幹了。

另:為什麼「炸」和捅在另外四個身上沒用,為什麼不假炸五條線而只一條,可以理解吧?寫了解釋的話又刪了。我盡量少解釋一堆話,影響閱讀節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