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九十章 小人物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和無法接受。 老金伸手替他擦眼淚,他打開。 老金只好無奈笑道:「我是沒救。可是你許叔他沒事埃」 「真的?」 「真的。你許叔和我有感情,和你也有,所以這件事,爸不會騙你的...

第五百九十章小人物

幾個小時前還在生死之間角力的幾個人,坐一塊兒喝了一肚子茶。

「對了,二十七是被岩州那個誰賣了吧?」二十九話多,又問。

何二十七也把頭抬起來等答案。

「沒有,他沒騙二十七,說的都是真實情況。」老金說。

何二十七愣了愣,「可是你回來了。」

「我現在還留著幾個人在那邊跟丁家捉迷藏。當晚大部分人先出發,留下的幾個凌晨去丁家捅了一下馬蜂窩,保證第二天丁淼會給你打電話,說那邊的情況……讓你安心動手。」老金說:「然後我和其他人直到離開漸海省才乘飛機,而且特意等到很晚。因為我怕你們有人盯著并州機場,發現我早回來了,就罷手不做。」

「……,服氣了。」二十說。

就像他們之前想的,虛虛實實,不論老金這一會怎麼說,怎麼坦誠,他們往後一樣克服不了那份關於金二十四算無遺策,心狠手辣的恐懼。

何二十七突然笑起來,笑出聲音。

所有人都看著他。

「金盛興,你說,我到底是高估了你,還是低估了你?」何二十七笑到岔氣,一邊說:「你知道嗎?我居然,居然以為你對那個許庭生真的重情重義,拚死也會救……所以我才拿他做文章,把全盤賭在這一次上。可是我還是錯了,你是并州金二十四啊,算無遺策,心狠手辣……我確實沒想到,你能放棄得這麼果斷。而且回身就拿來當作機會利用,反手做局。哈哈哈哈……許庭生,要給我陪葬了吧?1

聽明白了,十一這幾個覺得理所當然,這才是金二十四。

小金山看著老金,「金二十四,你說,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你放棄救許叔了?1老金只是稍稍沉默,他的眼淚就嘩的下來了,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父親,眼神中還滿是迷惘和無法接受。

老金伸手替他擦眼淚,他打開。

老金只好無奈笑道:「我是沒救。可是你許叔他沒事埃」

「真的?」

「真的。你許叔和我有感情,和你也有,所以這件事,爸不會騙你的。」

一旁的何二十七插話,「不可能。按時間,丁淼現在應該已經報警,開始提交證據了。他說過的,物證加人證,許庭生必死無疑。」

老金看著說:「你知道說許庭生沒事的人是誰嗎?」

「誰?」

「許庭生,他自己。」

「那你就信了?他這麼說,也許只因為他才是真的重情重義,怕拖累你。」

「我當然信。因為他告訴我的話,頭一句就是,相信彤彤。」

「什麼意思?」

「彤彤你見過的,是女人。許庭生身邊的女人,只要動心,誰能逃得過?!人人都稱道許庭生的商業天才,很少人知道,他其實還有一項更大,更令人羨慕和憎恨的天才……收割女人心。所以,許庭生說可以放心相信的一個女人,我當然相信。」

何二十七笑著說:「是嗎?可是我湊巧聽說,有一個女人前段時間一樣也在報警抓他。那個女的叫陸芷欣吧?因愛不能得,生恨,所以親手毀掉他。彤彤難道不是一樣?1

老金說:「那你知道陸芷欣為什麼這麼做嗎?一個女人為了保護一個男人,寧願背負所有罵名,寧願被他記恨這種事,我想……世間女人做得到的不多。我只是希望那個彤彤,別做更多。許庭生這一身債,得拿幾輩子光棍來還?他上輩子一定是光棍……」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老金無意間說中了一件事,許庭生前世從婚姻角度確實是光棍。

何二十七在他的玩笑中頹然靠向椅背。

良久。

他看了看時間,起身平靜說:「我可能差不多該上路了。廢礦洞應該在我自己地盤上選吧?那樣礦難更好解釋。」

老金起身。

何二十七走了兩步,回頭說:「能不能最後求你兩件事?」

老金說:「你說。」

「謝謝」,何二十七說,「第一件事,麻煩把江老三的屍體扔得離我遠點,近了我噁心。活著的時候就噁心夠了,死了……不想再見到。」

老金說:「好。放心。」

何二十七點頭,「第二件事,我想……」他拿眼神示意了一下遠處站著的何春花,平靜開口說:「我能不能和她說幾句話?」

老金短暫猶豫,說:「去吧。」

何二十七站在何春花面前,他原本不叫做何春花。無論怎麼算,在當場這些人里,何春花都只是一個小人物,但是誰都沒法否認,這個小人物這一晚其實影響了整個大局。

「從一開始就是金二十四的人?」何二十七問她。

「不是。」何春花回答。

「他什麼時候收買你的?」

「是我前年主動聯繫他。」

何二十七明顯的驚詫了一下,認真看著何春花的眼睛,轉而壓低聲音道:「接下來就留在金二十四手下?」

何春花搖頭說:「我也不知道。」

何二十七小聲但字字用力說:「想不想做下一個何二十七?」

「嗯?」

「你可以暫時在金二十四手下,慢慢找機會」,何二十七用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只要你想做,我其實還有一些隱藏的資源,可以告訴你……你想辦法用起來。記住我的教訓,做得比我更好。」

這番話裡頭藏著的其實不是情,是剛剛看起來似乎已經大徹大悟的何二十七,臨死,還想給金二十四埋一顆雷。這顆雷就是一個有條件,有野心的何春花。

何春花看著他,「你說真的?」

何二十七說:「你說呢?我馬上會死。」

「那……好。」

時間不多,沒賣什麼關子,何二十七假裝臨別擁抱,用最低的聲音一一對何春花說了。最後一句叮囑:「記住我的教訓,要比我更能忍,更狠。」

兩個人分開。

何春花開始大聲說:「金總,何二十七在你手下還有三個人沒暴露,他們分別是……,他說這三個人在他那邊都留有證據把柄,以防背叛。你可以查一下。然後,他還有一個礦洞打了側道,隨挖隨封,很隱蔽,已經挖到你最喜歡散步的那條山道附近百米了。還有……」

何二十七瞠目結舌看著他,一口血涌到喉頭,激烈的喘息。

何春花說完,改向他道:「對不起,其實我根本不想做什麼大亨,更不想做下一個何二十七。我不想這樣活一輩子。如果可以,我寧願平靜的生活。」

「可是為什麼到這一步還騙我?我馬上死了,你就一點感情都……」何二十七不甘道。

「大概因為恨你吧。要不前年我就不會那樣做了。」何春花打斷道。

「前年,我記得當時我對你還新鮮,對你不錯。做手術的時候,你還主動……」

「這事說來就尷尬了。哥們,我說了你別笑埃其實是這樣,我自己想的,如果那次手術,我提出來,你同意,最後真的連那裡都做掉了,也許就沒有後來和今天的事了。我可能真的就老實給你當女人了。可惜你沒同意,所以……就給我留下希望了,我其實還是可以做回男人的不是嗎?!把胸裡面的東西取了,其他再弄弄……我就又是個爺們了呀1

何春花的聲音一下子粗起來不少,主要還是語氣變了,很爺們。

何二十七看著他,「你就是因為這個背叛我的?為了當爺們?1

何春花點頭。

「不可能,不可能。你明明就喜歡男人」,何二十七搖著頭說,「我們最初遇到的時候,還是你在酒吧主動找我搭訕的……」

「嗯,你說的沒錯。」

「那你?」

何春花憤怒咆哮:「可是老子他媽的是攻啊!我當時找你搭訕,戀愛,完全是因為……老子以為你是受來著。結果,你知啦!就是我鬥不過你,知道你的秘密后也跑不掉,又怕死,又死活澆不滅我那一顆強攻的心……只好弄死你了。」

原來……歸根到底,是這樣一個問題。

何二十七喉頭那口血,終於噴出來了。

***

看我微博的朋友就知道,大叔被一個腐女同學坑害,昨天寫了人生中第一篇搞笑小腐文,結果何二十七這裡正好又撞到……我沒剎住啊!

總之,大叔本身很直啊!

還有,沒有諷刺歧視的意思,請別誤會。

還有,不習慣的朋友,求別介意埃笑笑就好,別認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