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八十九章 底牌是白板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這對父子啊,一個讓親兒子以身犯險,一個處亂不驚,輕鬆從容得可怕。 不過除何二十七之外,剩下四個此時其實還是輕鬆居多,金二十四到場之後果然沒有為難他們,他們手下的人,也已經順利撤出了礦洞,返回自...

第五百八十九章底牌是白板

夜漸深,金家的背山別墅內。

金二十四一身風塵撲撲但是笑容燦爛。小金山站在他旁邊,穩穩的把茶師傅泡好的茶一杯杯捧到在座的叔伯面前。

十一,八,二十,二十九都坦然在座,沒有因為之前下過手而尷尬,只是好奇,像放棄去跟一把梭哈的賭徒,事後其實很想看一眼對方的底牌,看自己的選擇到底是對是錯,該慶幸還是惋惜。

「二十七叔。喝茶。」小金山恭敬說。

何二十七也在座,沒有受到任何約束。

「謝謝。」何二十七到此時反而變得笑容誠懇、坦然。或許這就是人之將死……一直活得很累的何二十七此刻竟然有一種難得的輕鬆感。

二十九敲了敲牆,笑著問:「沒藏人吧?」

「沒藏。」老金說。

「所以,如果剛剛我們真的蒙頭衝進來了?」

「那我現在就不能站這給叔伯們奉茶了。」小金山笑著說:「其實差點尿褲子,還好……叔伯們總歸是疼我,沒有下手。真的還是你們好啊,你們猜金二十四跟我說的是什麼?他說,兒子,現在是這樣,你得被護著,但又不是沒法抓,才能引他們下手埃不護著的話,鉤太直,他們不會上當。要是護得太嚴實或者躲了的話呢,他們沒準就放棄了。」

老金為了掩飾尷尬一巴掌巴過去,「小孩子沒事別學大人說話。聽著煩。」

「金二十四……我是撿的嗎?剛立功也打。」小金山抱怨。

一片各種意味並存的笑聲中,老金把他拉回身邊,揉了揉腦瓜子。臉上的得意其實誰都看得出來。

虎父虎子這種話已經完全沒必要去說了。在場其餘五人相對著苦笑了一會,一時間找不出合適的話去形容金二十四的「狠心」,更沒辦法描述面前這個八歲的「妖孽」。

這對父子啊,一個讓親兒子以身犯險,一個處亂不驚,輕鬆從容得可怕。

不過除何二十七之外,剩下四個此時其實還是輕鬆居多,金二十四到場之後果然沒有為難他們,他們手下的人,也已經順利撤出了礦洞,返回自己的老窩。

連何二十七的人都撤出來了,只是被控制著。江第三的人也一樣。

所以這一晚陣仗如此宏大,最後身死的竟然只有江第三一個。

何二十七喝了一口茶,說:「我們的人走礦洞這件事,除了我們五個外,剩下的人都是走到礦洞附近才被臨時通知進洞的,而且只留了幾個人有手機可以聯絡。所以我其實不太明白,這件事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他看一眼站在遠處的何春花,「她也只知道我要下手,不可能知道具體計劃。而且這些天我的親信都互相監視,她應該沒辦法通知你。」

老金笑了一下說:「其實我就是在你們的人都進礦洞之後才知道的。三爺那邊有我的一個人混得不錯,請纓在礦洞那邊帶隊,他有手機……反正他之後也要過來我這邊了,不怕大家知道。」

「那你時間完全不夠,機會也沒有,怎麼可能來得及想辦法安**?」十一坐直起來問道。

「確實來不及,也沒辦法。所以,其實……沒有**。」

「啊?!我……操啊!!1

底牌揭了。是張白板。

賭徒抱頭惋惜……但是惋惜這個詞本就代表來不及和毫無意義。

「不對啊,那三爺那裡是怎麼回事?」懊惱過後,二十九追問。

「讓人偷偷往山溝里扔了兩捆**給你們聽響,然後我在三爺那邊的人打電話給他,說礦洞兩頭被炸了。」老金說。

「就這樣?」十一問。

「就這樣。」老金答。

「我……不對,不對」,十一有些不甘心說,「不可能,你難道不怕三爺這邊另外想辦法再確認一下?只要他那邊再確認一下,你這就……」

「你當時想到讓三爺再確認一下了嗎?」從坐下來就一直沒開口,只專心旁聽的第八,此時開口打斷十一問道。

十一愣了愣,然後搖頭。

「我也完全沒想到」,第八轉向另外幾個人,「你們有想到嗎?一個念頭都算。」

二十九,二十,何二十七,三個都搖頭。

「為什麼會這樣?」二十困惑不已的問道。這麼簡單的事,他們偏偏沒一個人那樣想過,連一絲懷疑的念頭都沒有……當事者江第三本人也一樣。

第八解釋:「第一因為當時太亂,人亂,心也亂。說句實話,我們當時其實都很緊張。包括二十七。」

另外幾個點頭認同。

第八接著說:「不過最重要不是這個。最重要是第二,因為他是金二十四。金二十四算無遺策,心狠手辣,我們都習慣了,把他看得很高。所以當三爺那邊突然出事,我們第一時間全都不自覺的就覺得,果然來了,這才合情合理,金二十四果然有準備。誰會懷疑?也許反過來,事情一切順利,我們反而會胡想,懷疑……猶豫。」

幾個人短暫沉默,然後恍然大悟。

何二十七長嘆一聲,搖了搖頭,然後低頭不再說話。

這輸法確實太讓人鬱悶。

「人的名,樹的影。」二十九說。

「下次沒準就是真的了。」這時候老金笑呵呵在旁補了一句。

一股子鬱悶堵上胸口,剩下每個人都清楚,他說的沒錯。哪怕這次解開了,說透了……真有下一次,他們還是會一樣,一樣克服不了這個問題。

也許更多恐懼懷疑,更猶豫不定。

「那一三棱刺?」何二十七抬頭問。

「不方便說。」老金說。

何二十七點頭,回到沉默中。

就像這個問題一樣,正因為攤開來的一切都太精妙,所以他們其實很想問,如果其中有一步出了差錯,老金有沒有其他後手,別的準備。

心裡猜著肯定有,只是另有代價,不然老金不可能這麼放心走鋼絲。

但是他們不能問,因為這些東西是關係以後的。已經過去的怎麼坦白來說都沒關係,但是事關將來的,他們不能問,問了老金也不會說。

誰知道并州三十哪天又來一局?

也許就明天,也許就後天……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