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八十八章 入局反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四個現在做什麼?」 「就維持現在這樣,什麼都別動,另外幫忙保證二十七叔也不能動就好。然後等金二十四回來。分肉。當然,這兩塊肉少不得還要分出去一些給其他人。這個你們應該懂的。」 情勢不同...

第五百八十八章入局反殺

「金二十四趕到之前,千萬別想著提醒你們的人先撤出去。讓人都呆著,我看見動靜就炸」,小金山說,「不信可以賭一把。」

并州三十唯一的規矩是內鬥不讓外人知道。因為內鬥很多,吞得下的就吞了,吞不下的也不是沒機會再坐下來談,甚至坐下來稱兄道弟,只要自己能保證不被反吞。

所以,十一,八,二十,二十九四個猶豫了。二十七和二十四之間估計必須見生死,但是他們,並不是沒有機會回頭。

更何況,江第三現在就在他們面前躺著,胸口血依然往外涌。

所以,賭一把小金山在虛張聲勢?沖一把。

還是回頭等著跟金二十四坐下來與虎謀皮?

「我們怎麼相信金二十四回來以後礦洞不會炸?不會把我們四個一起吞了?」這裡面最年輕,屬於二代繼承的二十九問。

「金二十四是混蛋,可是不是傻逼也不是瘋子啊,二十九叔」,小金山說,「如果自己沒活路,我今晚肯定拖上你們同歸於荊但是如果形勢挺好,還有兩塊大肉等著分……金二十四敢一次吞六家?他前兩年就已經做得太大了,再這麼做不怕被圍攻?而且他敢一次背上這麼多人命?這可是z國。」

樓下四人交換了一下眼神,默默點頭。

還是二十九開口:「那你需要我們四個現在做什麼?」

「就維持現在這樣,什麼都別動,另外幫忙保證二十七叔也不能動就好。然後等金二十四回來。分肉。當然,這兩塊肉少不得還要分出去一些給其他人。這個你們應該懂的。」

情勢不同,小金山擺出認真談判的架勢,說出來的也是最實際的話。

四人還沒說決定,他們手下的人已經開始自動拉開與何二十七的人之間的距離,慢慢形成合圍之勢,江第三的人也被解放出來。

這說明眼下要判斷利弊做選擇到底有多簡單。連他們手下這些人都很清楚應該怎麼眩

「跟金二十四談,你們難道願意與虎謀皮?」何二十七說。

「二十七哥,你可別這麼說」,二十九笑著說,「要說與虎謀皮的話,跟你合作還不是一樣?我們敢的。何況他是狠辣,你是瘋的。」

「何況肉更多,風險更校」難得開口的第八補充。

「不怕二十四秋後算賬?」何二十七說。

「我們四個先抱團磨過這一陣,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大家都心知肚明,我們這些人之間,有沒有仇,其實沒太大分別。就看有沒有機會,敢不敢吞,能不能吞得下。」第八難得一次說這麼多話。

何二十七頹然閉目,又睜開,苦笑從嘴角綻開。

「說的確實沒錯……」他就地坐下來,點了一根煙,然後說,「可是我腦子現在還一塌糊塗。我到底怎麼輸的?準備了那麼多,一點勁都還沒用上呢。」

「我跟你們一起等二十四吧。我問問他。」

眼下的形勢其實已經很明朗,何二十七連拼一下的機會都沒有了。能在這種情況下還跟著他搏命的人不會超過十個。就這些人,連虎視眈眈準備復仇,更準備著改換門庭,自謀出路,向金二十四遞投名狀的那撥江第三的親信都拼不過。

何二十七栽得莫名其妙,但至少還有認栽的勇氣。

樓上小金山說:「那我先回去歇會。下面有人會給個位叔伯送椅子和茶。」

他回到屋裡第一時間到處找方如鯉。

「我回來啦!你剛剛說的話還算數吧?」小金山說。

方如鯉窘迫的看了看他,小聲說:「你過來點……我再跟你說。」她拿眼神示意了一下站在不遠處的媽媽,意思怕媽媽聽到。

小金山兩眼放光,樂得屁顛屁顛的就靠了過去,側耳去聽。

方如鯉湊上來,然後……一把擰住他的耳朵。

「小變態,你想得美。我讓你不學好,讓你流氓……」

「哎唷,疼,疼……輕點」,小金山欲哭無淚道,「老子并州三十都能鎮住六個,竟然搞不定你一個小娘們。我……唉?」

「什麼?」

「你覺得我們倆這樣,除了老少倒個個,像不像許叔和項凝小嬸嬸?許叔也一樣的,別的什麼都搞得定,就只在項凝小嬸嬸面前屁用沒有。」

「啊?像么?我……我才不要跟你……那樣。」

「要不你等我長大?」

「……不要。」

「等吧。」

「都說不要啦。」

「等吧。」

「……再說。」

…………

小金山口中一會就到的金二十四其實此時才剛在并州機場降落。

許庭生前一天讓許爸幫忙辦的兩件事,其中一件就是把自己的判斷轉告老金。

老金得到許爸轉達的消息內容:相信彤彤,立即抽身。事在并州,何二十七。

許庭生能做的只是初步判斷,把事情簡單聯繫在一起。至於何二十七具體可能怎麼做,老金一經提醒,整個判斷比之許庭生要清晰得多,但一樣有很多具體的東西無法確定。

這種情況下最簡單直接的處理辦法就是老金連夜抽身,火速帶人往并州趕,同時讓人想辦法偷偷送走小金山,或者調集所有人守衛那座背山別墅,等他回并州。

何二十七下手的兩個必要條件是:老金能被拖在岩州,小金山能迅速被控制。

如果這兩者都不復存在,何二十七就會投鼠忌器。所有問題都將迎刃而解,消弭無形。并州三十之間還沒到真的拉上人馬搶幾座山頭那份上,何況那樣也沒用。

但是老金放棄了這個選擇,因為危機其實也是機會,他早已經太過鋒芒畢露,要等這樣一個機會很難。

在破局和入局反殺之間,老金選擇了後者。

選擇後者就意味著風險。

老金自己必須先製造出被拖在岩州的假象,才能偷偷返程。而小金山,要當誘餌,他必須處在可以被擒的危險之中,否則對方就不會鑽進來……所以他身邊真的就只留了三十來人,而且其中知情的,連同小金山在內不超過三個。

與此同時,老金還不能大張旗鼓的布局,不能提前調動太多人手和力量。

并州三十之間誰在別家沒有眼線?只不過一般到不了親信級別罷了。

這就意味著留給老金反應的時間不會太長,而且他每一步都要走在何二十七後面。

就是這樣,父子倆還是興緻勃勃。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