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八十七章 陽謀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那小兔崽子拿下來再說。」何二十七揮手帶人往裡沖。 江第三帶保鏢攔住他,「二十七你什麼意思?覺得我沒用了,還是想乾脆趁今晚連我一起做掉?」 何二十七看他一眼,事實他就是沒用了,剩下的人也...

第五百八十七章陽謀

兩聲悶響,讓本已經箭在弦上的局面突然頓住了一下,所有人都有些發懵。

「哈哈,炸,要不要?」

二樓小陽台上的小屁孩做了一個打牌甩炸的動作,馬上又接一個抽牌比著,隨時準備再炸一把的姿態。

「我這還有,信不信?」

樓下不止一個人有掏槍的衝動。但是問題這兔崽子不能死,他今晚要是死了的話,將來的喪家之犬金二十四就會變作無所顧忌,遊盪復仇的惡狼。

何二十七也懵了一下,難道金二十四在?早有準備?

但是他很快清醒,知道其實現在的情況下,其他都不重要,也不需要去搞清楚,他只要堅決帶人衝進去,將小金山控制在手裡……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什麼都別管,先……」何二十七說。

「等等。」一旁的江第三抬手阻止,一邊接了一個電話。

局面再一次僵祝

「小變態,你快回來……別站那兒了。」一個帶著哭腔的聲音。

小金山聽到身後的聲音,扭頭看見方如鯉微微顫抖著站在那裡。

咧嘴笑了笑,他小聲說:「哎唷,怎麼小媳婦兒突然關心我了?你不是說我天下第二噁心嗎?第一是誰?是我許叔吧。」

方如鯉和媽媽來并州的第一天,遇見了一個精緻可愛,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小男孩,小男孩害羞靦腆叫她姐姐,方如鯉欣喜的應了。小男孩牽手帶她進屋,她牽了,撒嬌要抱,她抱了,然後小男孩親了她一口,說:「姐姐晚上跟我一起睡好不好?我怕鬼。」

方如鯉差點就答應了……要不是她及時發現小男孩正在偷瞄她領口,搖頭嘆息的話。

之後,不出所料的,方如鯉迅速跟小金山打成一片,是真的打成一片,水火不容,苦大仇深,雞飛狗跳,一地雞毛……

一個十四歲的少女被一個八歲的小流氓調戲得欲哭無淚,在方如鯉眼裡,小金山的可惡程度直追許庭生。

她們母女倆今天都在別墅里,想走時已經走不掉。

兩隻撲閃的大眼睛泛著水光,方如鯉條件反射的進入戰鬥模式,逞強說:「你!誰是你媳婦,你才多大?呸。」

「呸個屁啊,許叔送你來并州,就是給我當童養媳的知道嗎?長得是真順眼,可惜刁蠻了點……不過我喜歡,哈,還是許叔了解我。」小金山依然一副紈樣子說。

方如鯉眼睛瞪了一下,想起現在的情況,緩和口氣說:「不跟你爭,你先回來好不好?你一個小屁孩……」

「下來你就陪我一起睡覺嗎?」小金山問。從方如鯉第一天來,這個問題他已經問了不知多少遍了,被暴揍好幾頓,死性不改。

「我……」方如鯉猶豫了一下,他才八歲,力氣還沒我大,能幹嘛?點頭,方如鯉翻白眼說:「好。你先下來。」

「那可以抱著睡,可以亂摸嗎?」

「你……好。你摸。反正你想好了,死了可沒得摸……」

方如鯉這段時間已經經歷了太多分離甚至死亡,小變態很多時候確實討厭,但是恰因為他整天沒皮沒臉沒脾氣的那麼鬧,不論在學校,在家,方如鯉和媽媽都融入得很快,幾乎完全沒有寄人籬下的感覺。

她不想看著他死掉,他才八歲。

小金山微微愣了愣,平和說:「回去吧。阿姨……」他沖方如鯉後面她媽媽示意了一下,再次壓低聲音說:「把她帶回去。萬一一會人真衝進來了,阿姨千萬記得,別說你們的來歷……就混在人堆里就好。」

「還有你,臭魚,快別廢話了,男人做事,女人少插嘴。」

小金山沖方如鯉擺了擺手,轉身笑嘻嘻的面向樓下人群。

樓下。

何二十七看見江第三的整張臉慢慢垮掉,胸膛劇烈起伏。

「三爺,怎麼了?」

「怎麼了?我的人那一路,礦洞兩頭都被炸塌了,人全陷在裡面……」

「……」幾個人同時愣祝

樓上小金山喊:「江爺爺,放心,人都還活著呢,挖開了就能出來……不過說的是現在,一會兒就不知道了。我手裡還有炸啊,再炸,可就不是兩頭了。」

把江第三的注意力完全吸引過來。

小金山繼續道:「江爺爺你想想……今晚過後,就算金二十四敗了,完了。之後呢?五家坐大,而江爺你就剩下三瓜倆棗,往後還能在并州立足?」

這不是陰謀,是陽謀。就擺在那裡,光明正大的離間,分解。但是江第三明知如此,卻還是一樣不得不踩進去。

江第三的臉色慢慢不對。本身他是六家裡實力最強的一家,事後分贓也是說好的獨佔五成,但是如果今晚他的人都折在那邊礦洞里,他還憑什麼拿那五成?

憑義氣?這種笑話他幾十年前就不聽了。正如小金山所說,到時他還能不能立足都是問題。

何二十七沖樓上看一眼,腦子迅速轉動。

「什麼都別管,先把那小兔崽子拿下來再說。」何二十七揮手帶人往裡沖。

江第三帶保鏢攔住他,「二十七你什麼意思?覺得我沒用了,還是想乾脆趁今晚連我一起做掉?」

何二十七看他一眼,事實他就是沒用了,剩下的人也夠,「三爺,這個事我事後再跟你請罪。現在請你別攔我,不能再拖了……」

「要是我一定要攔呢?那邊陷著的全是我的人,正中你意吧?」江第三手下的人陷了,憑著過往積攢的那股氣勢還在扛。若不然,今晚過後,就是他給金二十四陪葬。

「噗……」

一把三棱刺,從江第三身後穿過心臟,透胸而出。

握著三棱刺的是一雙玉白纖細的手。

何春花趁著所有人愣神那一下工夫,從江第三龐大的身軀后閃出,躲到何二十七身後,嘴唇有些顫抖,看著他,說:「爺,我……反正……」

一片混亂中,何二十七的第一反應,何春花這樣做是過激了些,但是情勢上,江第三已經出局,事情到這一步沒他一樣能成……而且這件事,遲早都會做。

「分一些人看住江第三的人,剩下的,先跟我衝進去再說。」何二十七果斷道。

他往前沖。

然後發現跟著他的不足二十人。

「十一,八,二十,二十九。你們……」何二十七說。

何春花那一三棱刺到底捅出了什麼問題,他突然才想明白。她捅的不是人,是人心。并州三十誰真的信任誰?

若剛剛只是撇開江第三的阻攔往裡沖,剩下幾個一時間幾乎肯定蒙頭跟著先做了再說,但是江第三就這麼死在大家眼前,而且是何二十七「埋伏」在他身邊的人乾的……

那就不一樣了。

小金山在陽台上喊:「十一,八,二十,二十九,叔,伯……金二十四一會就到,他說,六家分一,改成五家分二,怎麼樣?」

「還是你們想賭一把?賭你們的人躲的礦洞里有沒有**。賭今晚有沒有可能其實是一吞六。賭你們背後有沒有一把三棱刺。」

***

對不起昨晚卡死,我在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