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八十五章 冷冽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哦……二十四倒也不是沒留心眼,只是……不夠啊!二十四,你太小看我了。」 何二十七起身。說:「天黑上路。」 何春花看他一眼,趁著他心情好,小心問道:「爺,我能跟你去嗎?」

第五百八十五章冷冽

費了許多周折,被隔絕了好些天的許庭生終於見到許爸。

前半段的對話,旁邊站的是許庭生之前見到凌蕭時的那名警衛,父子倆說的都是些再平常不過的話。

互相安慰。然後,許爸瞞了譚耀的事,提起家裡許媽一直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他的情況,被合夥蒙在鼓裡,以為他只是趁假期出國清凈去了。

再提就是妹妹許秋奕的高考成績已經出來了。令人有點難以置信的,妹妹超水平發揮,麗北時隔一年,竟然又出了一個清北。

「縣裡都高興壞了。你媽也是。」許爸說。

本該大肆慶祝,歡天喜地的一件事,因為許庭生此時的處境而被籠罩在一片陰影中。

「害秋擔心了,而且還要她在那邊哄著老媽,裝著歡喜……太為難她了。」許庭生慚愧說。

「你還知道啊?1許爸略有些無奈說,「我當你自己有分寸的。庭生,其實……什麼都比不過讓家人安心礙…算了,我也不多說你了,反正你別看妹妹現在擔心,等你真出去了,她可是不會放過你的。」

說到妹妹許秋奕,難得一刻,父子倆對視笑起來。許家的這個公主,被哥哥和老爸兩個麗北最有名的男人一點原則不講的慣壞了,現在還真是不好應付。

「還有一件事」,許爸說,「前幾天,你媽接到一個電話,是項凝媽媽打來的。聽你媽說,項家的意思……好像是打算等你出去,就讓你和項凝那個小丫頭把婚訂了。」

「啊?訂婚?現在?」許庭生一下有點兒不知所措。

許爸點頭,說:「總之你媽是高興壞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媽早就一肚子壞水算計著呢,就想早點抱孫子。這回項家可算是自投羅網了。反正,等你出去咱們再商量吧,爸不干預。」

「嗯。」

後半段,警衛換人,許爸示意許庭生現在開始可以放心說話。

簡單略過至誠地塊的事情,許爸先著重說了岩州丁家的那件傳聞,兩眼中滿是深深的憂慮。

這件事出乎了許庭生的意料,他想過有人會趁機對自己下手,卻沒想到會是丁淼。「為什麼會是丁淼?太不合理了。」許庭生一時怎麼都想不通……

「對了,黃亞明之前給我打電話,說你那個并州的朋友,老金……為這事已經帶人來岩州了,估計不打算走正路解決。這事你琢磨琢磨……」

許爸補了這一句,許庭生原本紛亂無序的思路突然一下就清晰聯結起來。

抽了一根煙,趁著抽煙的時候把思路再捋一遍,許庭生最後跟老爸交代了兩件事情,讓他幫忙去辦。

…………

并州。

地理課本上有句話,說的我國的天氣,夏季全國普遍高溫。

七月燥熱的盛夏,地處華北的并州也沒有例外,而且這種炎熱在礦區尤甚,遍地的煤堆和礦洞裸露在地表,躁動的熱風裡裹著漫天的黑色粉塵,讓人感官十分難熬。

每年,都會有一些礦工脫水中暑昏倒在高溫缺氧的礦井下,其中有的,就沒再醒來。

人命在這裡其實很賤。甚至有的黑心礦工找到了一條人命換錢的路子,合夥騙了沒什麼親人朋友的遠親或老鄉來,工作一段時間后將人捶死在井下,掠奪積蓄,騙取賠償金。

這些人為了區區一兩萬塊就能殺人。

所以,這裡其實還是一個遍地亡命之徒的地方。只要老闆們給錢,給機會……願意操刀搏命,冒險去拼一個前程富貴的人,隨時都能找出無數個。

何二十七沒用閑人。

第一因為擔心走漏消息,第二,并州三十現在有六家的精英都集中在他手裡,由他指揮。

對付一個精幹盡去的空殼而已……

他不缺人,幾路安排已經各就各位。

就是今天,多年隱忍謀划,機不可失,何二十七動手了。

岩州那邊的消息已經確認,而已是一早丁淼親自打電話傳來的。他在電話里顯得憤怒而且慌亂,對何二十七在并州毫無作為,沒有幫忙拖住老金這一點大為不滿。

但是何二十七此時其實已經懶得理會丁淼了。一切盡在掌握,他的局,已經到了收官「屠龍」的時候。

根據丁淼的說法,老金到岩州之後沒能找到已經被藏起來的三個證人,然後果然如他所料,鋌而走險直接找上了丁家。老金昨晚派人潛進丁家,做了第一次試探和威脅。

但是丁家,丁淼的父親這一次為兒子復仇的決心很大,無比強硬。他甚至先下手為強,凌晨開始就著手動用黑白兩道的關係全城搜捕老金的人馬。

對於何二十七來說,岩州的勝負至此已經完全不重要了。他只要確定老金和他帶走那批精幹手下正陷在岩州,短時間內無法脫身就好。

何春花掀了門帘子,一臉興奮說:「爺,剛剛下面的人來說,咱們的人馬都已經就位了。只要等你一個消息,金二十四那邊現在人最集中的五座礦山就可以第一時間全部控制祝」

老金是帶走了近四十精幹沒錯,但是守礦,維持管理和運營的人還留著……這些人質量不夠,但是數量不少,不控制住一樣是麻煩,是老金殺回并州的基矗

何二十七要保證一網打盡,全盤控制在手裡。

「那個小崽子呢?確定在哪了嗎?」何二十七依然謹慎的開口問道。

「確定了,在二十四背山的那套別墅里。」何春花答。

「有多少人守著?」

「三十幾個。」

「哦……二十四倒也不是沒留心眼,只是……不夠啊!二十四,你太小看我了。」

何二十七起身。說:「天黑上路。」

何春花看他一眼,趁著他心情好,小心問道:「爺,我能跟你去嗎?」

何二十七扭頭,「你?為什麼?」

「想看爺贏。想看并州所有人都知道,并州二十四名聲大,其實不如爺。」

「哈哈哈……」何二**笑,「說的好。那就去吧,你跟在我身邊。」

「嗯,謝謝爺。」

…………

天黑。

上路。

炎夏的夜,意外的有些冷冽。

何二十七用力揉了揉胸口,讓心定下來,讓心熱起來……

他看不到任何自己輸的可能。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