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八十四章 并州亂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身。」 何二十七起身,一手撩起她的戲服,裡面寸縷未著,…… 將興奮和激動發泄完畢。 何二十七平靜下來,坐回去說:「替我打扮起來吧。」 「爺要做哪個打扮?」何春花問。

第五百八十四章并州亂

從女人的角度來說,何二十七是土豪里的另類,他或許有過不少女人,但是真正關係穩定、長久,常伴身邊的……很少,只有半個。

何春花就是這半個。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高挑、清秀,大部分時候時尚可人的十九歲「女人」會叫做何春花,而且還是特意改的,何二十七幫「她」改的。

「我以前一個村裡有三個女人都叫做春花,所以……你就叫春花吧,這樣比較容易記住自己是女人。」他說這句話那年,「她」十六,剛做女人。

此刻,一座湖心亭上,何春花一身雍容華貴的正旦青衣打扮,不論扮相、姿態都比女人更女人。

「海島冰輪初轉騰,見玉兔,見玉兔又早東升。

那冰輪離海島,乾坤分外明。

皓月當空,恰便似嫦娥離月宮,奴似嫦娥離月宮。

好一似嫦娥下九重;……」

何春花正在何二十七面前婀娜淺唱的這個唱段叫做《百花亭》,它其實還有個更響亮的名字,叫《貴妃醉酒》。

何春花在這件事上是下了苦功的,眼下的功力和表現,即便行家來聽,也當得一句誇讚,但是比之何二十七當年,其實還差著火候。

何二十七端坐椅上,只有一雙手不自覺的跟著唱詞婀娜動作,同時口中偶爾輕輕哼唱……

他大部分時候不願意在一般人面前露出這般姿態,所以,敢在這種狀態下打擾他的人不多。

一個人直接進了亭子。

何二十七皺了皺眉。

「金二十四走了。」那人說。

何二十七眉頭舒展,問道:「帶了多少人?哪些人?」

「過四十人,差不多手下全部精幹,現在窩裡就剩一個空殼。」手下回答。

何二十七蔥白食指點在眉間,向上輕撩,反覆,一會才道:「讓人跟緊了,要親眼看著金二十四上飛機,再來告訴我。」

「是。」手下應完退下。

何二十七深呼一口氣,嘴角緩緩勾起。

這段時間,稱心如意。

先是許庭生入獄,再是譚耀身死,再然後,黃亞明離開,帶走了金二十四身邊三個人,尤其是那個據說難纏無比,仿若鬼影的刀手。

老天都在應何二十七的局,不做似乎就是不承天命。

就在昨天,埋在岩州的那枚關鍵棋子,丁淼,終於如他所料……忍不住出手了。機會實在太好不是么?

現在的岩州,許庭生設計殺害丁森,丁淼手握充分證據,為弟復仇的傳言已經幾乎開始在一定範圍內不斷擴散……眼前局面下,牆倒眾人推,別說丁淼,就是凌、蕭兩家,還有各家和許庭生有利益衝突的勢力,能不趁這個機會聯手釘死許庭生?!

從方法的角度來說,何二十七其實希望直接,更激烈一些,最好生剮了許庭生……沒來由的,何二十七無比厭惡這個人。也許就像厲鬼厭惡陽光。

但是就結果而言,只要丁淼能把金二十四和他手下的精英引走,拖在岩州,其實方法怎樣,都無傷大雅。

「難得礙…你金二十四也能有一回這麼重情重義」,何二十七閉目仰頭,似自言自語,「那不如,就黃泉同路吧。」

他睜開眼,何春花早已經閉口不唱,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

「過來。」何二十七招手。

何春花碎步移到他面前。

「轉身。」

何二十七起身,一手撩起她的戲服,裡面寸縷未著,……

將興奮和激動發泄完畢。

何二十七平靜下來,坐回去說:「替我打扮起來吧。」

「爺要做哪個打扮?」何春花問。

何二十七想了想,開口說:「來《白蛇傳》最後那一折,白娘子的妝吧。」

「嗯」,何春花點頭,討好說,「聽說……江三爺最喜的就是這一出呢。」

「啪1何二十七抬手給了她一耳光。他能做,但不許人說。

何春花低頭,不敢捂臉,不敢吭聲,默默開始替何二十七妝扮。

「讓人去請江三吧,請他晚上七點。剩下十一,八,二十,再加一個二十九,約……十一點吧。」何二十七對旁邊一人吩咐道。

…………

何二十七這幾年其實偶爾還做女人,比如在并州三十排行第三的這位,六十歲,大概兩百斤,當年他乾爹最好的兄弟……江三爺面前。

若不是他,何二十七當年就站不祝

一出《白蛇傳》選段唱到一半,手下人氣喘吁吁衝進來彙報:「確定,金二十四上飛機了。」

何二十七停住,輕移蓮步走到江三身邊說:「三爺,這樣的機會,再不一舉扳倒二十四,以後并州可就沒有咱們立足之地了。」

江三說:「打蛇不死,後患無窮。一旦動了二十四,那可就是不死不休……那混蛋可不好惹啊,你這麼大把握?」

何二十七說:「金二十四太看重那個許庭生,一定會救。但是他在漸海省,岩州,沒有政府方面的力量,所以要救人只有兩個辦法,幹掉丁家找到的三個證人,或者直接威脅丁家。」

江三抬起頭。

何二十七趁熱打鐵,「岩州不是并州,離的太遠。丁家是地頭蛇,經營幾十年,黑白都有門路,政府關係尤其好……這件事關係丁森命案,哪怕丁淼臨事要縮,他家裡父母也不會肯。所以兩邊必有衝突,丁家不說把二十四埋在岩州,至少拖著他,消耗一段時間,肯定沒有問題。」

「再說。」

「二十四那邊現在就是空殼一座,只要我們動手,他就會成喪家之犬,兩頭為難。而且,最後很可能把希望放在許庭生身上,一條道走到黑,跟岩州丁家死磕……那種狀況下,他想全身而退都難,就算慘勝,也剩不下力量向我們反撲。」

「你怎麼知道他不會出事立即殺回并州?」

何二十七笑起來,「興許因為覺得那邊更險。他那個人人稱道的兒子……沒帶走。」

江三笑了。并州三十人人皆知小金山的妖孽,更知他在老金心裡的分量。平常沒人敢打這個主意,是因為沒人有把握一舉打垮金二十四……但這次不同。

「三爺,怎麼樣?」何二十七問道。

「還有哪幾個一起動手?」江三問。

「十一,八,二十,二十九。」

江三沉思一會,「什麼時候動手?」

何二十七說:「二十四什麼時候在岩州動手,我們就什麼時候動手。」

江三閉目……睜眼,「我拿五成,剩下的你們幾個分。」

何二十七嬌嗔的瞪他一眼,側過身,甩手,跺腳……「她」這一番姿態萬千,就連一旁的何春花都自嘆大大不如。

「好好好,我這裡事後勻你一成。」江三從后攬住她哄道。

并州,將亂。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