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八十三章 岩州亂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這個時候追究他們是怎麼進來的已經沒有意義。彤彤第一眼認出的人是丁淼,他在岩州是名人,明耀酒吧開業當天還有之後都有來過。 對於一名酒吧管理人員來說,丁淼在岩州屬於必須要一眼就認出來的那批人,否則...

第五百八十三章岩州亂

凌蕭的計劃中她是拳擊台外的參賽者,鋪墊一切然後等待事情慢慢發酵,等待各路豺狼虎豹乃至魑魅魍魎嗅到機會,對方家剩下的人,甚至對許庭生出手。

事情如她所願的走出了第一步。果然有人趁機對方家人下手。而準備趁機置許庭生於死地的人,也開始蠢蠢欲動。

然後西湖市外一場突如其來的爆炸,把整個局面打亂了。

那場爆炸的死亡名單中,單是岩州和西湖市兩地叫得出名字的官員就超過八個。雖說都不至位高權重,但是其所帶來的震撼和動蕩無疑都是巨大的。

譚耀若未死,逃竄或者被拘捕,這件事都有很大的可以被利用的空間,可以把矛頭直指方家,甚至許庭生。事情若到那一步,就不是譚耀死扛能解決的。

但是他用同歸於盡把事情界定在了一場莽撞少年的情殺。愛人被脅迫……少年郎衝冠一怒為紅顏。

於是,原本方向明確的洪流,便成了不計方向掃蕩一切的漩渦。

而此時,許庭生依然在看守所里,被封閉了所有消息。

明裡暗裡的人,有的把這把這當作許庭生走投無路后的絕望掙扎,有的嗅到了機會的味道,有的開始惶惶不安……

有人在暗處抽出來刀子,有人迫不及待跳出來,有人不得不跳出來。

岩州亂。

至誠凝園地塊將被政府收回重拍的消息開始甚囂塵上。

許庭生和方餘慶即將進入訴訟環節的小道消息瘋傳。

岩州市赴京報告團返程,但是少了一個人,陳建興在京滯留未歸,原因不明。一時間猜測紛紛。

彤彤凌晨時分走出明耀酒吧,揉一把肩膀,伸了個懶腰,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夜空下微涼、乾淨的空氣。

明耀現在的事務幾乎全落在她肩上,累其實還是其次,最可怕的還是明耀上下突然之間士氣低落,前景迷茫的狀況,讓人身心俱疲。

家離明耀不遠,彤彤是走回去的。於她而言這個家就是一個港灣,那裡給她甜蜜,給她美好希望。每一次往家裡買回一件東西,擺上,看了再看……就有一次願望實現的滿足。

她總想著,許庭生也許哪天會來看一看,會喜歡這裡。

可是如今,許庭生入獄,譚耀身死,黃亞明不知人在何處……原本平靜而強大的明耀,那種安全感突然消失了。

驚惶和痛苦其實都是在的,彤彤為許庭生擔心著,為譚耀哭了,她很想給黃亞明打電話說你快回來吧,明耀快要撐不下去了,卻又怕影響他。

她掏鑰匙打開房門,脫了鞋放在鞋架上,換好拖鞋,抬頭……

客廳沙發上坐著三個人,正看著她。

這個時候追究他們是怎麼進來的已經沒有意義。彤彤第一眼認出的人是丁淼,他在岩州是名人,明耀酒吧開業當天還有之後都有來過。

對於一名酒吧管理人員來說,丁淼在岩州屬於必須要一眼就認出來的那批人,否則就容易得罪人。

「丁總?你……」

彤彤剛想開口詢問,突然發現另外一個人很眼熟,他是……仙人跳,後來的車禍……彤彤想起來了,這個人是東子。

彤彤第一時間返身準備跑。

東子箭步衝過來,一把關上門,背身抵住,把彤彤攔下了。

「你,你想幹嘛?」明知對方很可能是趁機來報復的,彤彤努力鎮定說。

「臭娘們,還記得我呀?你他媽害死我了。」東子咬牙切齒,帶著埋怨說。

「彤彤小姐,你不用理他」,依然安坐在沙發上的丁淼開口把話接了過去,微笑說,「放心吧,有我在,你絕對安全……過來聊聊?」

跑肯定是跑不了了,彤彤只好依言走到了丁淼面前。

「坐。」丁淼微笑著伸手示意了一下,坦然得似乎他才是這裡的主人。

彤彤點頭坐下,「丁總,這……」

丁淼很有風度的笑笑,「不請自來,想跟彤彤小姐談一個合作。」

「合作?我?」

「對。你。」

「丁總說笑了,我只是一個打工的,哪能做什麼……」彤彤盡量保持平靜說,「如果是酒吧方面的合作的話,不如等黃總回來,我幫您跟他提……」

「那你有沒有想過,他萬一回不來了,……」丁淼雙眼逼視彤彤,看著她張嘴又沉默,漸而驚惶,漸而不知所措。

「不光黃亞明回不來,許庭生也基本出不來了。譚耀已經死了,黑馬會和至誠馬上就會崩盤……」丁淼不斷給彤彤加壓,最後大聲道,「你有沒有想過,你怎麼辦?換個地方打工,還是回去當小姐?跟著許庭生的這段時間,有沒有得罪人,往後能不能安生?……」

「我……」彤彤如丁淼所願的崩了,整個精神似乎在一瞬間垮掉。

丁淼滿意的笑了笑,改而溫和的安慰道:「其實你也不必這麼害怕。一個女人在外面混,不外乎找一個碼頭,以前吳昆是你的碼頭,後來換成了許庭生……現在許庭生這撥人垮了,對你來說其實也不過就是再換一個碼頭而已。」

彤彤抬起頭,「丁總的意思?」

「對我來說,未來接手明耀,或者再造一個明耀,其實都不是什麼問題。我可以把酒吧交給你管理,給你股份……外加,兩百萬。」丁淼伸出兩個手指說。

彤彤眼中露出驚訝的色彩,但是保持沉默。

「你是許庭生的女人?」丁淼追問。

彤彤搖了搖頭。

「就算他僥倖活下來,你覺得他會要你嗎?」

彤彤猶豫了一下,再次搖頭。

丁淼攤手,「所以,不如為自己多想想。」

彤彤抬起頭,「丁總想要我做什麼?」

丁淼聞言舒心一笑,拿目光左右示意了一下,「他們倆都在這,我想你不難猜到……我弟弟,是許庭生設計害死的,沒錯吧?」

他的話里其實帶著試探,試探彤彤對這件事到底知道多少,知不知道他其實也參與其中。

彤彤面露驚詫,然後慌亂……她的反應讓丁淼很滿意。

「放心,這件事不會算到你頭上,我知道你只是提供了一個信息而已」,丁淼安慰了一句,然後看著彤彤的眼睛說,「幫我作證,讓許庭生給我弟弟掣粘信檔畝西,全都是你的。」

彤彤搖頭,「不行,他幫過我……」

丁淼嗤笑一聲說:「錯了,是你救過他的命,而他還你的,遠遠不夠。你喜歡他?那我告訴你,歸根到底你在他眼裡只是一個坐台小姐,和一個他要控制住的人而已。他對你真的很好嗎?別傻了,說幾句好話很容易,而且很省錢……問題他喜歡你嗎?拿正眼瞧過你嗎?碰過你嗎?……他嫌你臟,明白嗎?」

丁淼所說正是彤彤內心最大的痛處,她一直以來在許庭生面前最自卑的一個點。沉默,掙扎,面上不自覺的露出哀戚的神色,事實彤彤這一晚的反應幾乎完全真實。

所以,丁淼心裡感覺已經有了把握……

「這樣吧,我給你時間考慮,給明耀的人打電話請兩天假,正常的電話往來也照接不誤……」丁淼起身道,「不過,為了防止你犯傻……他們倆會在這陪著你。考慮好了就跟他們說,他們通知我,我就會過來。」

留了機會,其實也留了威脅,丁淼先一步離開了。

他不怕等上一天或者兩天,他很有把握……一是因為他之前的調查,彤彤和許庭生的關係並沒有那麼深,至少她沒有拿到酒吧股份,更不是許庭生的女人;二是因為今晚彤彤的反應;三是因為那句話,婊子無情,何況現在這個婊子自己的命也在他手裡……她會怎麼選?

丁淼走後,屋子裡就只剩下了彤彤和東子、狗哥。

「就這娘們搶的你手機吧?」狗哥說。

東子咬牙瞪著彤彤,眼裡幾乎要冒出火來,點頭說:「就是她。」

「彤彤是吧?你知不知道,你害得我們倆很慘礙…」狗哥對著彤彤說了一句,又轉向東子說,「那次被仙人跳之前,到哪一步了?」

東子臉上紅了一下,「她脫了外套……我抱了一下。」

狗哥苦笑一下,拍了東子後腦勺一巴掌,「那不等於一口都沒吃上?唉……你說,她這回要是不答應丁總多好?弄死之前,先讓你玩個爽。」

東子炙熱的目光投向彤彤,又挪開。

彤彤起身說:「我餓了,煮東西吃,你要不要?」

東子一下有些發愣,「我?」

「嗯,吃不吃?」

「……」

彤彤煮了麵條,吃過,補覺。狗哥睡客房,東子睡客廳防止人逃跑。彤彤把手機上交,回了房間,躺在床上。

其實丁淼說的沒錯,彤彤已經很清楚自己永遠不可能擁有許庭生,哪怕只是情人都不可能……而從好處的角度來說,許庭生給她的,拿她救許庭生一命來換算,也遠遠不夠……另外,許庭生留她在身邊,不可否認確實有控制她的成分在。

再加一條,如今許庭生又處在危機之中……丁淼的把握來得不無道理。

只是別人不知道。

彤彤床頭,拿線吊著一個精緻的小香水瓶。那次許庭生去法國回來,送了彤彤一份禮物,就是這瓶據說是他精心挑選的法國香水。

彤彤一滴都沒捨得用過,把香水瓶拿線系了吊在床頭,每天一睜眼就看到……

那時的彤彤,真的就只是星輝的一個陪唱小姐,只是幫許庭生擋過兩回酒而已。

那時,她還沒救過許庭生的命。

小香水瓶在燈光的照射下閃著彩色的光芒,彤彤看著,看著……咬著嘴唇幸福的笑起來。

***

在我這段時間這樣的更新下,好多朋友都還在。還有很多朋友打賞,給我留言……fa黎,c5game炊煙更是直接人仙,地仙,幾千的打賞……

感激並慚愧不已,慚愧到都不敢像以前一樣打感謝名單……因為以前打賞了我感謝,可以努力寫得大家開心,努力爆更……而現在,我還不上你們的支持。

其實我也想快,想寫得大家開心,家裡店都因為我完全不管不顧關了,我也愧對家人,想賺點錢,可是這一塊真難寫埃這兩天單是刪掉的字數就超過4000。

有朋友說就喜歡看我寫點歡快美好的小曖昧。哥們,其實我也想啊,那些我又快又擅長。可是我這不是一腳踩到自己的坑裡了嘛,總不能丟了不寫吧!

自己挖坑自己跳。

願我還有一點可以觸碰你心,畢竟這次我還沒有那麼會寫網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