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八十三章 岩州亂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0-22 03:41  |  字數:4065字

第五百八十三章岩州亂

凌蕭的計劃中她是拳擊台外的參賽者,鋪墊一切然後等待事情慢慢發酵,等待各路豺狼虎豹乃至魑魅魍魎嗅到機會,對方家剩下的人,甚至對許庭生出手。

事情如她所願的走出了第一步。果然有人趁機對方家人下手。而準備趁機置許庭生於死地的人,也開始蠢蠢欲動。

然後西湖市外一場突如其來的爆炸,把整個局面打亂了。

那場爆炸的死亡名單中,單是岩州和西湖市兩地叫得出名字的官員就超過八個。雖說都不至位高權重,但是其所帶來的震撼和動蕩無疑都是巨大的。

譚耀若未死,逃竄或者被拘捕,這件事都有很大的可以被利用的空間,可以把矛頭直指方家,甚至許庭生。事情若到那一步,就不是譚耀死扛能解決的。

但是他用同歸於盡把事情界定在了一場莽撞少年的情殺。愛人被脅迫……少年郎衝冠一怒為紅顏。

於是,原本方向明確的洪流,便成了不計方向掃蕩一切的漩渦。

而此時,許庭生依然在看守所里,被封閉了所有消息。

明裡暗裡的人,有的把這把這當作許庭生走投無路後的絕望掙扎,有的嗅到了機會的味道,有的開始惶惶不安……

有人在暗處抽出來刀子,有人迫不及待跳出來,有人不得不跳出來。

岩州亂。

至誠凝園地塊將被政府收回重拍的消息開始甚囂塵上。

許庭生和方餘慶即將進入訴訟環節的小道消息瘋傳。

岩州市赴京報告團返程,但是少了一個人,陳建興在京滯留未歸,原因不明。一時間猜測紛紛。

彤彤凌晨時分走出明耀酒吧,揉一把肩膀,伸了個懶腰,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夜空下微涼、乾淨的空氣。

明耀現在的事務幾乎全落在她肩上,累其實還是其次,最可怕的還是明耀上下突然之間士氣低落,前景迷茫的狀況,讓人身心俱疲。

家離明耀不遠,彤彤是走回去的。於她而言這個家就是一個港灣,那裡給她甜蜜,給她美好希望。每一次往家裡買回一件東西,擺上,看了再看……就有一次願望實現的滿足。

她總想著,許庭生也許哪天會來看一看,會喜歡這裡。

可是如今,許庭生入獄,譚耀身死,黃亞明不知人在何處……原本平靜而強大的明耀,那種安全感突然消失了。

驚惶和痛苦其實都是在的,彤彤為許庭生擔心著,為譚耀哭了,她很想給黃亞明打電話說你快回來吧,明耀快要撐不下去了,卻又怕影響他。

她掏鑰匙打開房門,脫了鞋放在鞋架上,換好拖鞋,抬頭……

客廳沙發上坐著三個人,正看著她。

這個時候追究他們是怎麼進來的已經沒有意義。彤彤第一眼認出的人是丁淼,他在岩州是名人,明耀酒吧開業當天還有之後都有來過。

對於一名酒吧管理人員來說,丁淼在岩州屬於必須要一眼就認出來的那批人,否則就容易得罪人。

「丁總?你……」

彤彤剛想開口詢問,突然發現另外一個人很眼熟,他是……仙人跳,後來的車禍……彤彤想起來了,這個人是東子。

彤彤第一時間返身準備跑。

東子箭步衝過來,一把關上門,背身抵住,把彤彤攔下了。

「你,你想幹嘛?」明知對方很可能是趁機來報復的,彤彤努力鎮定說。

「臭娘們,還記得我呀?你他媽害死我了。」東子咬牙切齒,帶著埋怨說。

「彤彤小姐,你不用理他」,依然安坐在沙發上的丁淼開口把話接了過去,微笑說,「放心吧,有我在,你絕對安全……過來聊聊?」

跑肯定是跑不了了,彤彤只好依言走到了丁淼面前。

「坐。」丁淼微笑著伸手示意了一下,坦然得似乎他才是這裡的主人。

彤彤點頭坐下,「丁總,這……」

丁淼很有風度的笑笑,「不請自來,想跟彤彤小姐談一個合作。」

「合作?我?」

「對。你。」

「丁總說笑了,我只是一個打工的,哪能做什麼……」彤彤盡量保持平靜說,「如果是酒吧方面的合作的話,不如等黃總回來,我幫您跟他提……」

「那你有沒有想過,他萬一回不來了,……」丁淼雙眼逼視彤彤,看著她張嘴又沉默,漸而驚惶,漸而不知所措。

「不光黃亞明回不來,許庭生也基本出不來了。譚耀已經死了,黑馬會和至誠馬上就會崩盤……」丁淼不斷給彤彤加壓,最後大聲道,「你有沒有想過,你怎麼辦?換個地方打工,還是回去當小姐?跟著許庭生的這段時間,有沒有得罪人,往後能不能安生?……」

「我……」彤彤如丁淼所願的崩了,整個精神似乎在一瞬間垮掉。

丁淼滿意的笑了笑,改而溫和的安慰道:「其實你也不必這麼害怕。一個女人在外面混,不外乎找一個碼頭,以前吳昆是你的碼頭,後來換成了許庭生……現在許庭生這撥人垮了,對你來說其實也不過就是再換一個碼頭而已。」

彤彤抬起頭,「丁總的意思?」

「對我來說,未來接手明耀,或者再造一個明耀,其實都不是什麼問題。我可以把酒吧交給你管理,給你股份……外加,兩百萬。」丁淼伸出兩個手指說。

彤彤眼中露出驚訝的色彩,但是保持沉默。

「你是許庭生的女人?」丁淼追問。

彤彤搖了搖頭。

「就算他僥倖活下來,你覺得他會要你嗎?」

彤彤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