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八十二章 身後靜海與狂瀾(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赴死之前的心聲,譚耀不必騙誰,所以,他心裡應該是真有了主意,他選的人,是葉青。 但是不管心裡怎麼選,他不能讓方橙去赴那趟自駕游,包括用生命做代價。 也許只有葉青明白譚耀,她知道譚耀其實...

第五百八十二章身後靜海與狂瀾

譚耀的骨灰下葬一直等到許庭生離開看守所才進行,在此之前,他一直被蒙在鼓裡。

那天家裡來了一輛13座的商務車接他和方餘慶。該到的人多數都到了。

許庭生拿回手機已經沒電,上車之後用車載充電器在充。滿車的人看著他手機屏幕上的正在充電的標誌一下一下閃動,鴉雀無聲。

很快,手機順利開機。

看到信息欄顯示譚耀的名字,許庭生笑著說:「對了,譚耀這小子怎麼沒來?還有方橙也沒來。不會他還陪她折騰呢吧?」

沒人吭聲。

許庭生點開信息。

「許哥,庭生,最不敢開口的人就是你。哥們走了。下輩子再跟你做兄弟。」

許庭生一手托著手機扭頭看所有人,荒謬的表情語言慢慢在一眾人的沉默中慢慢變成驚訝,變成無措,變成痛苦。

身體微微的震顫,眼淚從眼眶裡泛出來,想問的話被梗在嗓子眼裡。

「許哥,別難過啊,別難過。我現在回頭想想,人生最慶幸的事還是大一那天,你走進了602。我認識了一個人,他是溪山塔下許庭生。

可惜,沒機會再看你叱吒風雲了。沒機會給你當伴郎,在你婚禮上一起再給你的小女朋友跳那支很僵很亂的花朵舞。沒機會幫你鎮守一方。沒機會等到鬢白眼花,給兒子、孫子們說故事,說我以前跟許庭生混的時候,有多風光……」

「還記得第一個知道我是孤兒的人是你。我這輩子,一個人來,一個人走了很多年,最後還是一個人先走,但是認識幾個人真的把我當兄弟,還有兩個那麼辣的女人惦記我一輩子。其實值了。對吧?大哥。」

「最後兩個請求。第一,別因為我的事衝動,亂了陣腳。目光放長,以你的能力,三五年後,有什麼仇怨不能了。第二,若我有座墳。五年,十年,你抽不忙的時間來看看我,跟我說說你後來的事吧。我會想知道,許庭生後來到底有多傳奇。也會想聽,你說你生了幾個孩子,娶了幾個老婆。」

……

「誰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人怎麼就沒了?1

「黃亞明,你他媽怎麼照顧兄弟的?」

滿車的人前,許庭生嘶吼著,嚎啕大哭。

黃亞明捶著自己的頭,跟著痛哭不已。

…………

沒有複雜的葬禮,當時依然在風波中,十幾個人一起送譚耀入土。

他留在了岩州。

有一天許庭生會離開,黃亞明會離開,也許所有人都將飛到更高更遠,但是譚耀永遠的留在這裡。留在一群人二十來歲不知道天高地厚開始闖蕩的地方,留在永遠無法磨滅的青春記憶里。

多年後,岩州公墓清明掃墓的人看見有座不起眼的墓碑,照片上的年輕人英俊無比,笑容燦爛。大多不免嘆一聲可惜。然後他們看清楚了那座墓前來祭的人,瞠目結舌,不可思議。

於是回去一打聽,聽說了一件陳年舊事,一個名叫譚耀的人和他的故事。

有人說:「太傻太不值。那一次他若能咬牙忍了,放那個已經不知是誰的女人跟那個車隊走一趟,後來肯定也是許庭生身邊那群傳奇大亨里的一個。你難道沒發現?黃亞明旗下的頂級酒吧不管開到哪裡,至今依然叫做明耀。耀,就是那個譚耀的耀。」

有人說:「傻不傻,值不值,看人的。有的人也許你讓他再選一次,他還是會面帶笑容,照原樣再做一次。」

旁邊還在上學的孩子聽了故事在電腦上搜索,然後驚訝的說:「你們說的是這個譚耀嗎?」得到確認后又說:「他是青橙基金的創始人呢。」

「青橙基金?」

「對啊,全國最大的孤兒助學基金。每年都幫助好多孤兒完成學業。我的同學里就有呢。」

「好人啊,只是這樣想想,就更可惜了。」

「是啊,不過你們知道現在是誰在管理青橙基金嗎?」

「誰啊?」

「是葉青埃」

「葉青?是咱們岩州那個葉青?」

「對啊,就是她。看起來好像有故事哦。葉青好像一直沒嫁人吧?倒是網上有說,08年的時候,她領養了一個孤兒。」

「嗯……青橙,如果青是葉青,那橙是誰?」

「橙?沒聽過啊!基金公布的管理委員會名單里也沒有這個人。」

就如日後別人查到的信息一樣,除了「青橙」的那個橙字,因為是譚耀親自擬定沒有動,方橙被抹去了。

譚耀葬禮的那天,葉青一身素衣從頭跟到了尾,一點沒避嫌,只是從一開始就一言不發,也不哭,整個人近乎無魂般麻木。

在譚耀給葉青最後的簡訊里,他說: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遍,或者真的有來世,我會選先遇到你。」

「其實最近心裡有個主意,我想著,陪方橙到這次的事情過去,就和她徹底分手,好好珍惜你。也好好努力,爭取有一天,有那個能力,可以讓你義無反顧的在家業和我之間選擇我。」

那是赴死之前的心聲,譚耀不必騙誰,所以,他心裡應該是真有了主意,他選的人,是葉青。

但是不管心裡怎麼選,他不能讓方橙去赴那趟自駕游,包括用生命做代價。

也許只有葉青明白譚耀,她知道譚耀其實一直都知道,喜歡女人的方橙心裡真正唯一喜唬其實不是他。可他還是為她死了……

「如果我可以早一點選擇放棄家業,選擇跟你結婚生子,就像方老師和付誠那樣……你還會捨得這樣離開嗎?」葉青有時候會這樣想,想到最後,怨的是自己。

岩大的姑娘們後來在懸挂樓頂的床單上寫:「你只遊戲一下子,我卻惦念好多年。」「一夜夫妻百日恩,夫君走好。」

她們尚且如此,何況愛了寵了慣了譚耀那麼久的葉青?!她又要惦念多少年?!

那天葉青的沉默一直持續到日落時候方橙出現。

方橙捧著花遠遠走來。

葉青站起來迎上去說:「不要再往前走了,否則我就沒法說服自己放過你。你走吧,你沒資格送他,我也不願意他再見到你……從此譚耀和你,再無關係。」

沒有人勸葉青半句。

譚耀最後留在方橙手機上的那句備忘提醒的內容,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方橙也曾哭泣懺悔過她在最後階段對譚耀說過的那些傷人的話。

所以至少在葉青心裡,是方橙逼譚耀最後做了那樣的選擇。

那天最後,方橙把花放在路邊獨自離去。多年以後,許庭生等人幾乎都和她斷了聯繫,除了身為姐弟的方餘慶。偶爾一次,方餘慶說起:「別怪她了,她這輩子,也就只有過一個男人。」

那天晚上葉青去了一趟602,默默的收拾了幾件譚耀的遺物,刮鬍刀、打火機,他的相冊,她給他買的襪子、內褲、睡衣……她說:「我留他一點東西。」

08年下半年,葉青收養了一個孩子,據說和譚耀一樣是孤兒,那個孩子,取姓譚。

至於葉青和方橙,此後只見了一面,而後一生沒有再見。

……

譚耀身後。

狂瀾一時洶湧,靜海卻是漫漫幾十年的沉寂。

***

這兩章好難寫的。遲了,別生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