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八十一章 身後靜海與狂瀾(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落難后第一次掏錢請同學瀟洒了一回。 第二天他還贏,第三天小輸但是不傷元氣,第四天連本帶利翻著番贏了回來,第五天輸得有點冒火,……,一個星期後,曹慶輸光了自己的積蓄和父母秘密留存給他的最後一筆錢...

第五百八十一章身後靜海與狂瀾

「身後事」一詞的含義中大概本就包含「再看不見」這重意思。人這一背身,何止看不見,聽也聽不見。所以會有寂寞身後事的說法。

譚耀背過身,就此不聞哭,不見笑,不知身後有沉寂如靜海,有暗湧起狂瀾。

……

老金傍晚時候拎酒找到坐在礦山腳的黃亞明,一口氣灑了小半瓶在地,然後自己灌了一口,把酒遞給黃亞明,說:「人一輩子,交最好的兄弟,操最高不可攀的女人,死在最好的年紀。其實不算糟。」

黃亞明把就放在一邊說:「我知道。可是我這人睚眥必報,兄弟沒了,總得做點什麼才行。不然自己跟自己都過不去。」

老金知道這回攔不住,攔了,或者他不肯幫忙,黃亞明一衝動,也許就是下一個譚耀。

在本身情勢並不輕鬆的情況下,老金借了黃亞明三個人。一個背上紋青蛇的女人,一個吃喝嫖賭知法犯法被吊銷了執照的老律師,一個見不得光的刀手。

至於黃亞明要選擇用誰,怎麼做,他沒管,也沒提半點意見。

西湖市外的那場爆炸後來有統計死傷超過15人,其中傷的只有兩個。倖存的一個是方橙父親曾經的秘書,一個是曹慶,兩人當天第一時間被爆炸的氣浪掀飛,重傷但是意外保住了命。

姓宋的秘書在鬼門關前徘回了三天,好不容易被搶救過來。

蘇醒,慶祝生還。等待他的第一個消息是,三名多年來感情深厚的情婦的聯名檢舉。第二個消息是,他在美留學唯一的兒子因為藏毒入獄。

做這兩件事用的是同一個人,那位看起來差不多六十,實際五十,缺了一顆門牙的老律師。兩件事,加起來只用了三天。

黃亞明事後給他付了兩名舞蹈專業女大學生一年的包養費和房租,外加二十萬零用。

後來聽護士說,那天宋秘書當場一口血噴出來,又回了鬼門關……然後就沒再回來。

另一名爆炸的倖存者曹慶幸運的在醫院呆到了痊癒。那已經是一個多月後的事情。在這一個多月里,曹慶家裡父母和他自己都丟掉了公職,但是不幸中的萬幸,他終究保住了命,而且逃過了牢獄之災。

家道淪落,酒肉和利益交下的朋友幾乎散光,包括女朋友。唯一肯對曹慶伸手的,只有一個高中同學。

曹慶回想過往,自己對這名出身普通的同學其實並不太看得上眼,態度也冷淡。沒成想,如今卻是他在困境中伸手,雪中送炭。

一次兩人對飲,醉后的曹慶很是感慨的流了眼淚,說:「患難知兄弟。謝謝。你看吧,我曹慶遲早一天會翻身,到時一定忘不了你。」

這時候的曹慶還是抱著希望的,只是一時間找不到方向。苦悶之下跟著高中同學一起吃喝玩樂,日子過得麻木些,痛苦的事情想的少了,倒也還能消磨。

高中同學好賭,而且賭運不錯,兩個人一段時間內的花費幾乎都來自於此。閑極無聊的曹慶跟著去了幾次之後,終於一回忍不住跟著下了注……

那天他贏了兩萬,落難后第一次掏錢請同學瀟洒了一回。

第二天他還贏,第三天小輸但是不傷元氣,第四天連本帶利翻著番贏了回來,第五天輸得有點冒火,……,一個星期後,曹慶輸光了自己的積蓄和父母秘密留存給他的最後一筆錢。

「今朝有酒今朝醉。」高中同學取了卡里最後的一點錢請曹慶去酒吧借酒消愁。

那天晚上曹慶喝醉了,可還是勾搭上了一個女人。女人半裸的背部露出一條青蛇的蛇尾,妖艷無比。蛇性淫,曹慶看得噴張,硬拖著略有些反抗的女人就到了酒吧後巷。

他脫下褲子的時候,女人由半推半就變成大叫,激烈反抗。

但是曹慶已經箭在弦上……

後來其他人趕到的時候,倚在牆角瑟瑟發抖的女人手裡還舉著一塊邊緣鋒利的石頭,石頭上有血……曹慶褲襠里也有血,他那玩意被硬生生用一塊石頭切下來了一半。

高中同學趕來說要報警,曹慶咬牙說:「別,別報警。送我去醫院……」

曹慶的傢伙什最終沒能接回去,但是同學還是四處借錢幫他把命保住了。

身無分文,而且已成廢人的曹慶,依然堅強的準備活下去。

出院那天,他想跟同學說幾句感激的話,說等我曹慶日後翻身……

已經「仁至義頸的高中同學特別無奈又真誠的對他說:「算了吧。不是哥們不願意再伸手,主要是我發現你真的太倒霉,哥們實在不敢跟你一起玩了啊1

這份「真誠」對曹慶的傷害其實比之前那些酒肉朋友的拋棄還大,曹慶開始不斷想著:「我到底是有多倒霉?1

事實證明他真的很倒霉。之後連續找了三份工作,哪怕要求已經降到純粹的體力勞動,曹慶竟然還是連續三次都在試用期快要滿的時候被辭退。

第三次被辭退那天走在街上,一輛車經過,曹慶看到了車裡的黃亞明,在看著他笑。

同一天,倒霉到絕望的曹慶從一座大橋上一躍而下。

水沒過頂的時候,人生最後這段時間的一幕幕不斷劃過,痊癒……同學……賭局……酒吧……女人……太監……保命……工作……

曹慶突然想通了,他之所以能活到現在,只是因為有人要送他一場絕望至死的折磨。

黃亞明在明耀酒吧的辦公室里看見曹慶自殺的報道,點了三根煙插起來,給曾經和他一起建立明耀,一起分享這間辦公室的那個人。

「那天在場的人,已經全部上路了。你都沒幸還,別人怎麼能幸還呢?1

老金給黃亞明的三個人,還有一個自始自終沒有動過,那個刀手。他本應該是最方便快捷的選擇。

***

因為又有朋友反映,所以我再說一下,前面已經說過了,這個大事件的洪流下發生的幾件事,我不按時間線寫,按一件事,一件事來。幾件事是同時間段交錯進行的,但我不交錯著寫。所以你會看到許庭生在裡面,又在外面,注意下時間提示詞就好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