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七十九章 她是我的女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之後圍住了公主的兵痞,從曾經的高不可攀,到終於可以實踐幻想,肆意**……獲得了一種扭曲、邪惡的滿足。 「你也是敢想,當時咱們方橙可是方家的公主哦,好像說那個老東西最喜歡的就是她。」另一個說。<...

第五百七十九章她是我的女人

方橙覺得自己像被覬覦已久的一條魚,淺水裡一擱淺,才知道聞著腥味的貓原來這麼多。

他們先偽裝仗義和施捨,被拆穿后乾脆撕掉偽裝直接威脅。

這裡的人方橙大多都認識,有些跟凌、蕭兩家一條繩上的,都在一個圈子裡,一樣免不了有交集。至於另外一些,基本是之前的十幾年,逢年過節她會在家裡見到的。

他們拎著東西在門口彎腰賠笑臉,坐凳子只敢挨半個屁股的樣子方橙都還記得。

有幾個她喊過叔伯。

其中一個說:「方橙……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你才十三四歲吧,坐得筆直在那裡彈鋼琴。一眼看過去哦……哈哈,沒敢多看,不過心裡想了一下,這小丫頭長大了要是能操一次得多舒服。」

平日道貌岸然,曾經卑躬屈膝的人,卸下偽裝的一面,再加上一點小人得志,加一點酒精的作用,赤裸裸得令人噁心。

包廂里的人肆意的鬨笑。

他們看起來就像是一群在王國崩塌之後圍住了公主的兵痞,從曾經的高不可攀,到終於可以實踐幻想,肆意**……獲得了一種扭曲、邪惡的滿足。

「你也是敢想,當時咱們方橙可是方家的公主哦,好像說那個老東西最喜歡的就是她。」另一個說。

「是啊,當年見到可都是要賠著小心的,我記得就連她養的狗對我叫,我都要賠笑。方橙,我可是看著你長大的,開車接你都數不清多少回了。」又一個說。

很難想象,這個人曾經做了方橙父親的秘書好幾年,溫良恭儉讓到哪怕是裝,都裝到讓人不得不折服的一個人……

他手裡有方父多少東西?可以當作如今的把柄和投名狀。

方橙孤單的站在那裡,看著這些人張狂、扭曲的表情。

這些人中有的確實曾經被方家人打壓過,甚至羞辱過,有的則自己主動,卑躬屈膝過,如今他們都一樣,通過對方家的報復和踐踏來獲得他們看似成功,其實壓抑的人生中難得的快感。

「對不起,我今天還有事。」方橙壓抑住自己的情緒,扭頭,手握上門把手。

屋裡的人似乎也有今天留她的打算。

「也好的」,其中一個說,「我們不急,再說這裡也不是地方埃後天,後天我們會組織一個自駕游,隨便亂開,沒準高興了開到青海、西藏……我想,你會來吧?」

「回去想想,到時候等你。反正就是大家開開心心走一趟回來,也沒人知道……你自己看吧。」

譚耀看見方橙這麼快從大門口出來,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

「沒事吧?」

「沒事,走吧,回家。」方橙上車說。

車子沿著山間公路往下開。

「走那邊。」方橙指了一個岔路。

譚耀開了一會兒,停在一片茂密的松樹林前,說:「沒路了。」

方橙說:「那就這吧。」

「怎麼了?」

「操我。」

哪怕之前有過兩次,但是兩次都被方橙吐了一身的譚耀還是不覺得,這事在兩人之間已經自然到可以來一發山間車震的地步。

「怎麼了啊?」譚耀小心翼翼的注意方橙的表情。

「譚耀你是不是男人?」方橙看著他說。

「是埃」

「那就別廢話,操我。你不是一直想嗎?」

方橙主動撲過來,舌頭滾燙,在譚耀臉上、脖子上點著火。

「不是,方橙,車上沒那個。」

「什麼?」

「套。」

「不用。」

不用嗎?當接下來,她的頭越來越往下滑……這肯定不是躺在男人面前像受刑的那個方橙,譚耀知道事情肯定不對了。

「方橙。」譚耀試探著叫了一聲。

方橙猛然抬頭看著他,雙眼如母獅般憤怒。下一刻,憤怒崩碎,眼淚下來……「求求你,別說話。」

譚耀享受了一回他想都沒想過的,又被吐了一身。

方橙說:「回家吧。」

「哦,好。」

譚耀在一種極為混亂的狀態中好不容易把車開回家,擦掉了車上方橙的嘔吐物,上樓洗了個澡……方橙敲開浴室的門。

「操我。」

一整夜,加上第二天的一整天,譚耀都沒下過床。方橙像是瘋了一樣,做了所有她能想到的……吐到沒有東西可以吐,昏睡過去。

譚耀凌晨時候醒來,找到她的手機。

…………

方橙醒來的時候譚耀已經不在了。留了張便條,說酒吧有事不能不去一趟。

方橙想著這樣也好,簡單收拾了一下東西,出門,下樓,攔了一輛計程車。

曹慶打電話問她出發沒。

她說:「在攔車了。」

曹慶說:「那就好,都等著你呢。方橙,其實那幾年,我對你……」

方橙說:「這個時候就不用演這些了。」

六輛車組成的車隊並列兩排停在國道邊的一塊空地上,有人坐在車上,有人站在外面抽煙,都沒有帶司機……有人帶了包養的情人。

曹慶因為提出這個自駕游的主意而被誇獎著。都是脂粉堆里打滾的人這樣的玩法顯然比在賓館開個房什麼的有趣得多,而且安全……

一輛蒙著篷布的小貨車慢慢悠悠的開過來,然後在兩排車之間硬擠著停下來。

一群人小跑避了,又圍回來。罵了幾句覺得有**份,停祝

最沒有形象負擔的曹慶上去踹了一腳說:「你他媽有病吧?」

車門打開,譚耀從車上跳下來。

「我靠,你……」曹慶說。

「學長好。我是譚耀,不知道學長還記得嗎?」譚耀微笑說。

曹慶突然失笑,「記得。」然後轉向其他人說:「學校的一個學弟,對了,還是校草。哦,好像你也喜歡方橙的,對吧?」

「對。很喜歡。」譚耀依然溫和的微笑著,

意味深長的鬨笑聲中,譚耀點了一根煙,慢條斯理的抽著。

「所以,你今天來?」曹慶面帶嘲諷,覺得譚耀翻不出什麼浪花來。

「她現在是我的女人。我是說,方橙,是我的女人。」

「噗……」

「真的。」

譚耀特別真誠的看著曹慶,再環顧在場所有人。「是真的?!你們信嗎?」

他連眼睛都在笑。

譚耀扭頭對著市區方向的來車揮了揮手,雖然他並不確定其中一輛車裡坐著方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揮手的方向,帶著困惑。

「操你們媽。」

譚耀說,然後輕輕一揚手,把手裡的半截煙頭彈進小貨車篷布的一個缺口裡。

方橙坐車計程車上。

開車的師傅說:「是那吧?那邊停了一排車。」

方橙抬頭……看見譚耀在那邊,笑著,對著她揮手。

她第一時間掏出手機……

「砰……」

司機一腳急剎車,說:「操……操……操……」

「砰……砰……」

爆炸聲中,火光衝天,車子飛上半空又落下來。

方橙看著火光,整個人開始顫抖。

手機震動。

是一個日曆備忘提醒:

「譚耀喜歡方橙。對不起,我還是很沒用。」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