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七十八章 如果還有機會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了很長一段時間。 再後來,有了葉青之後,譚耀試過放棄這份念想,忘記自己喜歡方橙這件事。有一段時間他跟許庭生說他好像成功了,成功到即便看見方橙,心裡也沒有任何波瀾。 他以為自己已經關好...

第五百七十八章如果還有機會

方橙在上位時如狐,收放自如,因為養她的環境就在那裡,自小未變,所以當她不得不在困境里掙扎的時候,其實反而不如一直放養的方餘慶,有著一身磚頭都能咬下來一塊頂頓飯的渾不吝。

「苟活」不是一個好詞,但其實是一種本事。

方橙聰明、狡猾,但是偏偏缺少苟活的勇氣。

人在情緒高度壓抑、崩潰的時候習慣將最依賴也最寵愛自己的對象當作發泄窗口。譚耀就是方橙的窗口。許庭生被帶走之前說讓他守著方橙,他就見天的坐在她門口抽煙。無來由的挨罵,甚至有時候被羞辱得挺狠,他都笑笑,不生氣也不反駁。

但是他其實守不住那個門。

方橙要去美國,譚耀知道但是攔不住,他攔,方橙就問他,「那我什麼都不做,你來,你能做什麼?」

譚耀每次都無言以對。

然後方橙會強調說:「你別說讓我相信許庭生。我相信,可是現在我們連人都聯繫不上。我不能就這樣等下去,一定得自己做點什麼。」

譚耀連一點辦法都沒有了。他想不到許庭生和凌蕭那麼深,方橙說是去美國試一下找證據,他沒道理不相信,只是不免會擔心她的安全。

他想跟去可惜手裡沒有簽證。

眼看著方橙進了機場,譚耀坐在車上,開始不知所措。事實他肯定不是沒用的男人,一個孤兒憑自己這樣一路走來有多麼不易,一般人根本無法體會。

只是這一次事情擺在一個他怎麼都夠不著的層次,他再有心,也無能為力。用吳昆的話說,「拚命」能解決的事,其實按理都不應該算是真的難事。

當最後一線模糊的背影從視線里消失,譚耀突然很不爭氣的開始哭。他很害怕,怕自己再也看不到那個身影回來。

譚耀喜歡方橙是從大一那年的迎新晚會開始,而且一開始就刻得很深。他把這份喜歡藏了很久,一直到後來知道原來方橙喜歡的是女人,反而像是找到了那份情感的出口,開始處處針對,興高采烈的滿地滿床跟方橙搶女人。

他因此掰直過不少姑娘,但是很少人知道,他真正想掰的,其實是和他搶姑娘的那個姑娘。

表面看來他和方橙是一對冤家、仇人,兩個人互相「廝殺」和「仇恨」了很長一段時間。

再後來,有了葉青之後,譚耀試過放棄這份念想,忘記自己喜歡方橙這件事。有一段時間他跟許庭生說他好像成功了,成功到即便看見方橙,心裡也沒有任何波瀾。

他以為自己已經關好了那扇門,結果方橙發神經想試試男人,只是在門外輕輕咳了一聲,那扇門就自動自覺當一聲敞開,裡面滿滿當當的那幾年,一點沒少。

方橙或許跟美國沒緣分,上次上了飛機沒去成結果撿了一條命,這次過了安檢一樣被一個電話叫了回來。

譚耀趴在方向盤上哭的時候聽到有人敲車窗,扭頭看到方橙火急火燎的樣子,一扭身趕緊擦了眼淚說:「你不走了啊?還是落東西了?」

方橙坐進車裡說:「你送我去個地方。」她說了一個會所的名字。

譚耀開車在路上的時候猶豫著問道:「你去那幹嘛啊?」

方橙說:「你先別說話。」她閉著眼睛,像是正整理思緒。

譚耀一路沒再說話,把她送到了一座半山莊園外。

方橙開門下車的時候他說:「要不要……我陪你進去?」

方橙說:「你進去幹嘛?你先回去吧。」

譚耀說:「我……」

方橙說:「你要是許庭生,我巴不得你陪我去……」

譚耀:「……」

方橙走了一小段路又回頭,讓譚耀把車窗搖下來,說:「對不起。」

「沒事啊,怎麼突然說這個?」譚耀笑著說。

「剛剛在機場,你是不是哭了?」

「啊?沒。」

「你哭了。」

「……,太沒用了對不對?」

「不是啊,現在我知道了,我如果死了,有個男人會為我哭。其實挺好的,謝謝你譚耀。」方橙探過頭吻上他的嘴唇。

譚耀沒敢回應,因為過往最多到臉,多了,比如到舌頭,方橙就會吐。

但是方橙主動把舌頭伸過來了,他只好像初吻的少女一樣緊張的,小心翼翼的張開嘴,然後方橙的舌頭滑了進來,就沒逃回去。

兩個人分開后互相看著笑,方橙說:「怎麼感覺你緊張啊?床都上過了。」

譚耀說:「怕你吐我一嘴。」

方橙彎腰笑到眼淚都快出來了。

「你在這等我吧,我一會就出來。」方橙說。

「好。」譚耀說。

「要是我有事,……」

「你撥一下我手機,我就衝進來……」譚耀笑容和煦說,「我可以死在這裡。」

方橙愣了一下,知道他說的不是謊話,譚耀因為做不了太多而讓她氣急敗壞,但是其實願意做到他能做的全部。

「死什麼死?!你等我。」

「好。」

「如果這次事情能過去,如果還有機會……我好好給你當女人。」

…………

方橙剛剛在機場接到的電話是曹慶打來的。憑曹慶,哪怕加上他那個爹,也完全不夠格留下方橙。歸根到底他只是個傳話的。

約方橙見面的是一群人,有方家曾經那張網裡的人,也有許庭生給過她名單,對面凌、蕭兩家網裡的人。

「叔伯們想說在你爸的事情上想點辦法,你來見一下嗎?」曹慶說。

「曹慶,你覺得我傻嗎?」方橙反問說。這些人能不能幫上忙,願不願意幫,方橙哪怕現在狀態再差,再糊塗,也能判斷。

「那我就直說了吧」,曹慶撤掉了最後一點偽裝,「沒錯,叔伯們要幫忙把你爸弄出來確實不可能,最多也就在量刑上爭取一點餘地。但是你知道的哦,大家要是想往上面遞刀子,幫著凌蕭兩家釘死伯父,說實話很輕鬆……大家手裡都有東西。」

「反正就是這麼個意思。你來的話,東西給你……不來的話,大家也有地方送。」

「我來。」

「不愧是方橙礙…」曹慶笑起來。他當年跟在屁股後面追著轉的時候,也最喜歡說這句話:「不愧是方橙礙…」

「對了,你知道我畢業喝醉了說我以後的心愿是什麼嗎?」曹慶說,「老子他媽的這輩子一定要操到方橙。」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