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七十四章 我等你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想留住那段一起揮灑激昂青春,相攜努力的日子,一直走下去,而另一個其實從一開始就另有徵程。 留人的那個用錯過方法,但不妨礙她最心底依然還是當初看台上的那個陸芷欣,他還是她心上的許庭生。 ...

第五百七十四章我等你

以陸芷欣的性格和做事原則,許庭生知道自己現在大概說什麼都沒用,但還是回頭看她,像是當場只有兩個人那樣平常的低聲問了一句:「芷欣。」

喊她名字,就等於把話問完了。

陸芷欣面無表情從座位上站起來。其實哪怕沒有表情,如今的她也比當初看台上的那個陸芷欣更冷冽,更冷清。

陸芷欣遇見許庭生是一件好事,很多人都這樣覺得,覺得是許庭生給了她一個舞台去成為她想做的那個人,這其中也許包括陸芷欣自己。

甚至在別人不知道的幕後,許庭生給了她能力去挽救自己的父親。

但是,其實未必那個無能為力的陸芷欣不會更好,假使她從來不曾遇見那個叫做許庭生的人。

但是還是遇見了,曾經有一回她為他喝酒到胃出血;有幾回他定計,她做事;有幾回他不能做的事,她替他做了……那時候她會生他的悶氣,會想著改變他,但回頭髮現,自己其實很快樂。

故事歸根到底,是兩個人中,一個想留住那段一起揮灑激昂青春,相攜努力的日子,一直走下去,而另一個其實從一開始就另有徵程。

留人的那個用錯過方法,但不妨礙她最心底依然還是當初看台上的那個陸芷欣,他還是她心上的許庭生。

這個女孩愛人的方式和她做事的方式一樣,像一把最鋒利的刀,她想過要他一無所有,回到她身邊跟她認錯,她想著,別人的死活我不管,只要他沒事。

「對不起,私歸私,公歸公」,陸芷欣從座位上拿了自己的包,說,「我先回岩州了。」

她來時有人搭她的車,回去時,應該沒了。

「芷欣姐姐,你不要讓人抓他好不好?」項凝哭著說。

「芷欣,別這樣……」apple說,余晴說,方橙說。

「陸芷欣。」

「陸總。」

不管是誰,陸芷欣一句不答,面色平靜的往外走。

這已經不是利益和感情的問題了,在很多人看來,這簡直是道德問題,無恥之極。

「呸!落井下石。」

不知是誰啐了第一口吐沫,有人躲在人群里把一團粉干丟到了她身上,跟著有人丟了一隻蝦,有人丟出來更多東西……婚宴現場突然變得跟惡人被鬧市遊街一樣。

那幾名警察在喝止,但是沒用,這不是暴力傷害,而且法不責眾。

陸芷欣的白襯衫上,頭髮上,全是臟污。她擦也不擦,甚至連看一眼許庭生都沒有,就那麼顧自走了出去。

可想而知等她回到岩州,老歪會把「倚老賣老」把公司鬧成什麼樣,而日後岩大的校園裡,陸芷欣要面對怎樣的非議、指責和唾棄……但她一定不會對任何人解釋,哪怕最後許庭生不領情也沒關係。

從方家三代出事的消息傳來,託人查證了方家的情況和對手之後,陸芷欣就已經只剩下一件事——不能讓許庭生跟著方家出事。

…………

陸芷欣走進一部電梯,門關上。

另一部電梯打開,出來的還是警察。

「許先生,走吧。」

婚宴現場,鬧劇過後,或許覺得犯不著惹上眾怒,警察同志說話口氣緩和了一些,也沒有當場掏出手銬之類的。

無論如何,公然對抗國家暴力機關都是不可能的,這一趟看來不走不行了。許庭生扭頭想著要跟項凝說兩句話,這一刻千頭萬緒,但是在他心頭最緊迫揪心的念頭卻是,怕小項凝嚇著了。

「項凝……」

「嗚。」

「不怕啊,過幾天……」

他才剛開了個頭,另一群警察也走了進來,開口就問:「誰是許庭生?」只是這回他們跟著又多問了一個人,方餘慶。

「才不想因為同時被兩批警察抓捕而顯得重要呢!又不是海賊王的世界,被懸賞是一種榮耀。」許庭生好惆悵。

沒錯,這伙警擦也是來抓他的,理由是凝園地塊涉嫌賄賂及內幕交易一事已經正式立案,公安機關抓人配合調查,一個至誠老總方餘慶,一個至誠最大股東許庭生。

然後,兩伙警察就開始聊天了,哦,溝通。大概,可能……我抓吧。還是我抓吧。我先來的。我們省廳的。要不一人一個?不行。哎唷牛逼什麼,至少勻一個給我吧……

不出意外的話,這一批警察應該是凌蕭兩家的安排了。如果說這是許庭生和凌蕭之間的較量,那麼凌蕭兩家和方家的事發展到現在,凌蕭本該已經收關的前期計劃全部完成卻沒能畢其功於一役,節奏其實已經掌握在許庭生手裡。

在大概掌握凌蕭兩家的行事底限和顧忌之後,他已經擁有了更多選擇。

所以,凌蕭給出了第一個反應,先扣人,不光扣方餘慶,還扣許庭生。其一為了打亂許庭生的節奏和計劃,哪怕她根本不知道許庭生下一步會怎麼做,但是不讓如願肯定是沒錯的;其二,爭取緩衝時間,既然不知道怎麼繼續,就先讓事情停下來……

其三?

許庭生短時間內能想到的也就這麼兩點。凌蕭么?真是一個很讓人頭痛的女人啊,女人太聰明是不容易幸福的,臭娘們……趕緊生娃去吧!

趁著兩伙警察爭論的這點時間,許庭生先哄了一會已經滿臉是淚的小項凝,提醒杜錦看好她。

然後是方橙。

「什麼都別做」,許庭生叮囑方橙,「不管你了解的情況怎麼樣,什麼都別做。」

「我……」

許庭生拿眼神示意了一下譚耀,「看住她。」

沒有意外,岩州市局的人終究還是沒爭贏省廳的人。許庭生和方餘慶各被兩名警察控制住,準備帶離。

這是方餘慶的新婚之夜。

整個大廳已經亂成一片,心如死灰的余家父母,議論紛紛的親戚、同事,義憤填膺的岩州舊友,哭成一片的女孩子們。

余晴沒哭。

「我接下來去至誠上班,雖然什麼都不會,但我會慢慢學。」曾經至誠最風光的時候,方餘慶和許庭生等人幾經邀請,也沒能讓余晴放下她在蘇州老家月薪2000的那份工作,如今至誠風雨飄搖,她說她要去。

「我等你。」她說。

本是最不該慶幸的時候,當場很多人卻莫名的為方餘慶感到慶幸: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

卡文,第二章會很晚。各位晚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