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只要你沒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我不管別人死活」,陸芷欣看著許庭生,堅定無比的說,「我只要你沒事。」她頓了頓,噙著眼淚說:「許庭生,我好怕你出事……」 陸芷欣確實做錯過一些事,把她和許庭生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拉得很遠...

第五百七十三章我只要你沒事

伴郎到儀式這一步其實也沒什麼具體的事要干,功能跟打群架站那助威差不多。

煙也抽完了,「新郎」兄左右看看,喃喃說:「好像也沒我什麼事了埃」

「對了,我聽說那傻逼現在情況不太好……算了,我也不想跟他講話。總之以後,你們這些混得好的,幫忙多照顧點余晴吧」,他丟了煙頭站起來,說,「我先走了。」

「不一起喝兩杯嗎?」胡盛名說。

「我喝你大爺啊1新郎同志跳著腳,扯著胸花破口罵道,「媽比我喝,我喝的是自己的喜酒還是誰的啊?!操……老子分不清了。」

這人不壞,應該說很好,很對胃口,在場包括許庭生,每個人都是這樣的結論。只是有些事說到最後,也許真的沒道理可講。

「怕余晴一會看見我為難,我還是先走吧。再說我和你們也喝不著啊,你們跟那傻逼一夥的,一群賤人……」他罵罵咧咧的往前走,嘴裡嘀咕著,「我那麼聰明的小晴晴啊,怎麼這回就這麼傻了……怪我自己沒看住?算了,就當天下傻逼配傻逼吧。」

嘴裡說的是罵人的話,但任是誰都聽得出來,那裡頭全無惡意,有的只是滿滿的不舍和擔心。

他洒脫的一路對著望向他的人揮手笑,就像是完成使命的護航員,甘心配合演出的龍套,成人之美,鞠躬下台,不帶一絲別樣情緒。

一步沒緩,他徑直出了門。只是沒人看到,這個瀟洒的身影其實在出門后一時僵住,默默回身又仔仔細細的看了一眼……剛剛他的新娘。

「痛死我了礙…我的小晴晴埃媽比,國內是不能待了,禍害洋妞去。」

…………

台上剩下不能自已的方餘慶,溫聲細語哄著他的余晴。

「今晚這場面,絕對是方餘慶嫁了。」

「余晴看起來應該會好好對他。」

「那也要看他自己肚皮爭不爭氣吧?1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胡說八道。那就這樣吧,哪怕方餘慶今晚就要走,不知歸期,甚至哪怕未來某一天他突然就回不來,哪怕……

管他那麼多呢,剩下的都再說吧,至少今晚,現在,是他和余晴的婚禮。

不枉那一場千里奔襲,他心心念念要為她蓋一座晴園。

不枉這一場自絕退路,她在懸崖邊伸出手死活不肯放。

許庭生一群人陪著方餘慶呆了一會兒,沒事就回了自己的座位。隔一會,余晴換了一套衣服出來敬酒,拉著方餘慶站在自己父母面前,跪了又跪。

要支持她的這個決定,余爸余媽才是真的難,真的痛。這幾乎就是看著女兒往火坑裡跳,卻不能攔……

余晴花了妝。

「今個看余晴特別漂亮啊1胡盛名說。

餘下的人集體點頭。

其實余晴在這個圈子裡不同於任何一個女孩,她相對有著更成熟冷靜的思維和平實不易被觸動的心理,這個染缸里巨大的財富和曾經一片光明的前景也不曾動搖她分毫,她始終堅持著自己的生活態度,做著樸實的工作,過著最平常的生活。

當這樣一個人這樣的選擇不顧理智,摔碎一切去遵從一份感情……余晴今晚綻放出的美,無人能及。

「別人家的新娘就是好埃」胡盛名又說。

許庭生、付誠、譚耀……再一次跟著點頭附和。

「啊1許庭生挨了一肘,項凝同學很不服氣。

付誠也挨了一肘,方老師也沒那麼大度。

譚耀「氨「氨挨了兩肘,齊人之福看起來也沒那麼好享。

隔了一會,項小姐像是氣消了,靠在許庭生耳邊說:「今晚我跟你祝」

「這個意思是?」許庭生看她。

「嗯。」項凝點頭,意思就是你想的那樣。

「怎麼了啊?」

「怕,我看著心裡害怕,怕有一天你不知去了哪裡……我還沒有疼過你「,項凝說,「而且,你都沒發現嗎?你陪我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我想你多回家。」

許庭生伸手摸了摸她的頭,攬過來靠在胸口。

多喝了幾杯酒,許庭生上廁所回來在走廊碰到了陸芷欣。她跟余晴也熟,也來了,只是沒跟許庭生這些人在一桌,也就沒打照面。

「這麼巧。」許庭生稍稍尷尬了一下說。

「我專門在這等你的。」陸芷欣說。

「啊,有事?」

「嗯。」

「你說。」

「我想你別再管方家的事了,好不好?立即、馬上,抽身退出來。你繼續做你的溪山塔下許庭生就好,別沾那些東西。」

許庭生本以為是互誠的事,卻沒想到陸芷欣突然說這個,有些詫異的抬頭看著她。

「方家三代在美國出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不覺得那是意外……所以,我不許你再碰那件事了。」陸芷欣看著許庭生,雙眼中滿是擔心。

「其實沒那麼嚴重,而且你看餘慶、方橙……方橙跟你也是好朋友。再說互誠剛起步的時候,他們也幫了很多忙……」許庭生解釋。

「我不管別人死活」,陸芷欣看著許庭生,堅定無比的說,「我只要你沒事。」她頓了頓,噙著眼淚說:「許庭生,我好怕你出事……」

陸芷欣確實做錯過一些事,把她和許庭生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拉得很遠,她也確實不那麼柔軟,但是許庭生知道,此時此刻的這份關心,沒有一絲一毫摻假。

「謝謝,我知道。可是……」

「其實我從一開始知道我沒法說服你」,陸芷欣突然笑了一下說,「我找你,只是想跟你說,一會發生什麼,別擔心,你可以怪我,但是別擔心,我不會再害你了。」

許庭生有點懵,反應過來追問說:「什麼啊?一會怎麼樣?芷欣……」

陸芷欣已經轉身走遠了。

帶著一肚子不能跟人說的困惑,許庭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當那幾個穿警服的人突然出現在婚宴現場的時候,在場幾乎每一個人的第一反應,都認為他們是來找方餘慶的……

就連許庭生也想著,「凌、蕭兩家反應這麼快?這麼狠?」

「你們這裡誰是許庭生?」警察的目光其實已經鎖定在許庭生身上,這一問彷彿只是為了確認。

「我是。」許庭生有些茫然的站起來。

「那好,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兩名警察說話間已經一左一右走到許庭生身邊。

包括余晴和方餘慶在內的所有人都圍過來。

「有什麼事沖我來。」方餘慶說。

「你誰啊?跟你沒關係。」一名警察說。

「請問,我能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許庭生問。

「互誠公司現任總裁陸芷欣日前實名向公安機關報案,互誠前任總裁許庭生在任期間涉嫌私下挪用公司資金,多筆款項去向不明……陸小姐目前拿出的證據很充分,我們已經正式立案。許先生你涉嫌經濟犯罪,這是逮捕令。請你配合。」

許庭生扭頭看陸芷欣。

項凝已經要哭了……

「陸芷欣?!你還是人嗎?1

「忘恩負義。」

「蛇蠍心腸。」

「請你滾出去……」

「不能讓她走。」

「陸芷欣,你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

謾罵,詛咒,甚至有人要動手……所有的憤怒都湧向陸芷欣。

她就坐在那裡,一聲不吭。

許庭生大概明白了,明白陸芷欣剛剛那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說服許庭生對方家撒手不管,為此竟然想出了這麼一個辦法。

這個案子不論從實際情況還是陸芷欣本身的目的,最後都不會將許庭生怎麼樣。

但是會拖掉時間,而且很可能會拖得很長。陸芷欣要讓許庭生徹底脫離方家那個漩渦,而且是當著方橙、方餘慶等所有人的面,以一種徹底無能為力的方式,不得不退出……

之後,所有人都能罵她陸芷欣,但沒有人可以指責許庭生一絲一毫。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