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天字第一號大備胎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結婚的鐘武勝,剩下付誠、許庭生、譚耀、胡盛名……全都站了起來,apple挨個發領帶。 「你還要我多丟人?跪下跟你求婚嗎?」手伸著都酸了,面前那個就顧著哭,余晴跺一下腳,瞪一眼方餘慶。 ...

第五百七十二章天字第一號大備胎

「哇。.la好厲害。」

「哇……」

項小姐看到精彩處興奮得眉飛色舞,她此刻感覺大概跟看一部韓劇差不了多少,驚嘆了一陣后卻還是搞不清狀況,問許庭生他們倆好好結婚不行嗎?為什麼要這樣?

方餘慶這次做這樣的選擇,跟前世許庭生那一回的不辭而別其實有點相似,當時他沒機會問項凝的意見,現在想想,倒是可以借這個機會聽聽她的想法。

許庭生把方餘慶目前的情況,以及他不得不選擇放棄余晴的前因後果,都對項凝講了一遍,等著她的反應。

預想中她或許會驚嘆於方餘慶的深情,哀愁兩個人的無奈,振奮於余晴的堅定,但是都沒有,項小姐兩隻眼睛誠摯無比的盯著許庭生。

「這樣就要分開嗎?又不是不喜歡了……」項凝無法理解說。

「……,原來她是這麼想的,原來在她而言,感情就是這麼簡單。」

一瞬之間,許庭生前世那一走的心理支撐點……沒了。一個大男人自以為是的那份所謂責任,所謂「我是為她好」,所謂「放手是最後的疼愛」,全部隨著項凝這一句話轟然倒塌。

「還喜歡著,怎麼能分開?」

前世許庭生也曾試著寬慰自己,想著項凝或許能猜到他不辭而別的原因,畢竟公司沒了,進而就覺得,或許她能理解,能放下。

但是現在看來,那三年等待里原來並沒有半分理解和對他東山再起的寄望,有的只是最本真的情緒我還喜歡你,也覺得你還喜歡我。

所以,我等你回來找我。

「許庭生,你怎麼了?」項凝看著突然呆住的許庭生問。

「沒,沒事」,許庭生伸手捏一把她的鼻尖,眸光中水霧迷濛,笑著說,「我覺得你說得對。」

項凝搖頭說:「不對,你反應太大了,你好像不是這麼想的……」

她偏頭想了想,「哎呀,我知道了,你也是那麼想的對不對?你跟方餘慶一樣想的。」

許庭生沉默。

項小姐不開心了,「果然是這樣啊,許庭生。那,要是你以後也沒錢了,遇到困難了……你是不是也會這麼做?丟下我?然後還以為自己很偉大?」

她難過到在桌子底下踹了許庭生一腳,癟著嘴說:「我跟你說哦,要是你真的那樣做。我就恨你……你就,永遠也找不回小項凝了。」

許庭生腦中畫面登時回到前世最後那一面,三年後的再見。那天項凝最後說:「不了。我就是……想再看看你,還有,告訴你我原來一直以為你會來找我。」

說完,她撐傘走進夜色和雨幕,沒有回頭。

她當時是真的絕望了。因為,還喜歡著,怎麼能分開?還喜歡著,怎麼你能忍住不來找我?所以,還是不夠喜歡了呀。

項凝根本不想要許庭生的偉大,她想要的只是那份小小的簡單的喜歡而已,但是許庭生自己選擇了放棄。

「那樣一點都不感人,那樣只會很傷人。」項凝說。

「我不會再那樣了。」許庭生說。沒有人注意到他說的是「再」。

「哼。」

項凝轉身背對許庭生,兩手抱在胸前,像是被拋棄了的「小怨婦」,一邊默默掉眼淚,一邊賭氣。許庭生碰她,她就說:「你別管我,我現在很難過。」

那模樣和腔調既可愛又讓人心疼。

方雲瑤無奈的看著兩人鬧了一會,把念念抱給許庭生,拿眼神示意了一下。

許庭生抱著念念去逗項凝,說:「念念,你快看,小乾媽這是跟誰生氣呢?是不是你剛剛跟她搶東西吃了,還是欺負她了呀?」

項凝回身說:「屁,念念你別給他抱,小心被這種人帶壞了。來,小乾媽……呸,什麼小乾媽,你還老乾媽呢?1

念念疑惑的左右看看,最後目光落在許庭生身上,「……老乾媽。」

「什麼?念念……你叫我老乾媽?1一個「沉痛」的聲音,一張欲哭無淚的臉,是apple,人家是躺槍,她這是自己撞上來的。

apple站在許庭生身後,說:「哎呀,你們怎麼還坐著呢,快起來呀……」

「我們?……幹嘛?」

「當然是當伴郎呀1

原來是這樣,看來這事余晴就跟apple商量了,兩個人早有安排。馬上,這桌上除了已經結婚的鐘武勝,剩下付誠、許庭生、譚耀、胡盛名……全都站了起來,apple挨個發領帶。

「你還要我多丟人?跪下跟你求婚嗎?」手伸著都酸了,面前那個就顧著哭,余晴跺一下腳,瞪一眼方餘慶。

她曾經說過,方餘慶就是一個大男人和小男孩的綜合體,總是說不服,要哄,哄的最好的辦法就是給他戴高帽,讓他洋洋得意。

這回她一樣知道自己說不服他,她還知道這回自己哄不了。所以才有了這不留退路的一個安排。

「我就真的害你一生了。」方餘慶說。

「嗯……」余晴眼淚一下決堤,「不就一生嘛,我陪你。」

方餘慶跪下了。

此刻口耳相傳,在場差不多都知道了兩個人之間的故事。

在一片掌聲和不能自已的眼淚中,方餘慶顫顫巍巍的給他的新娘戴上了戒指。

兩個人沿著紅毯走來。

許庭生這些個伴郎已經在舞台邊就位了。那位剛剛下崗的「新郎」湊過來,給每個人發了煙,自來熟說:「我操,太他媽衰了……」

哥幾個看他的眼神多少都有點同情,但更多好奇,「哥們,你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啊?」

「天字第一號大備胎啊1新郎一拍大腿。

「……」

「我高中追余晴追了三年你們知道嗎?」

「呃,後來呢?」

「後來高中畢業,全家移民,我就去國外上學了。然後大二的時候聽說余晴有了男朋友……我當時恨不得跟整個資本主義社會同歸於盡啊你們知道嗎?這不前陣子回國玩嘛,結果別人告訴我,哈哈哈哈哈哈,余晴單身了,她單身了你們知道嗎?你們說,我能錯過這個機會嗎?」

「所以今天余晴是假的,你是來真的啊?」

「廢話,就這演員的活,還是我死皮賴臉求來的呢」,「新郎」嘆一口氣說,「我當時分析吧,只要那傻逼不來,余晴一傷心,我絕對有機會趁虛而入,弄假成真你們信不信?我今玩把婚結了,然後立馬帶余晴出國,讓那傻逼吃灰去吧1

「結果那傻逼來了。」

「對啊,我忘了他是傻逼了啊,他怎麼會不來呢?!他死也會來啊1

台上司儀問余晴願不願意,余晴說願意,司儀又問方餘慶願不願意,余晴說,他願意。這一晚,大概是余晴娶了方餘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