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七十一章 你娶不娶?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你想我來搶嗎?」 「想的。」 「那為什麼要嫁給別人?」 「對哦」,項凝思索說「就是很有趣,想看你著急,把我搶回去。我也要走到紅毯一半停下來,喊你,許庭生,然後跟...

第五百七十一章你娶不娶?

余晴攤開的掌心裡躺著一枚星芒閃耀的戒指。鑽不大,但在當時已經花光了方餘慶所有積蓄。後來他在至誠風生水起的時候提過想換一枚,余晴不讓,說是不管他以後買得起多好多大的,也比不上這一枚。

如今,她說還他。

其實事情到這裡已經徹底不對了,女人結婚請前男友很平常,甚至有的專門開一個前男友桌,在如今都算不上天大的怪事。但是誰會紅毯走到一半停下來喊前男友名字,還他一枚戒指呢?

許庭生拉著旁邊一桌當地的客人其中一個問:「你們是女方的親戚還是男方的?」

「女方的呀。」

「見著男方的親戚了嗎?」

那人站起來看了一圈,「都是我們的人礙…咦,這怎麼回事?1

舞台上新郎不知什麼時候坐在了地上,嘴裡叼著一根煙,惆悵得跟丟了老婆孩子似的。

到此刻,大概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對了。

除了方餘慶自己。他還在那痛著呢,眼睛看著余晴手裡那枚戒指,想著不接不行,接了,就是一把刀插進心窩,難以自已。

哦,還有一個也不知道狀況的。

許庭生正想著如果提醒方餘慶會不會反而壞事,小項凝同學拉著他的胳膊說:「我看余晴姐姐其實有點捨不得……」

「何止有點。」許庭生說。

「那要是將來有一天我要嫁給別人,你來搶嗎?」

「你想我來搶嗎?」

「想的。」

「那為什麼要嫁給別人?」

「對哦」,項凝思索說「就是很有趣,想看你著急,把我搶回去。我也要走到紅毯一半停下來,喊你,許庭生,然後跟你說,還給你,你的老婆。咯咯……」

項小姐笑得很歡,像是已經眼見了那樣的劇情。

許庭生不敢讓她再這麼惡趣味下去,板起臉說:「你不許這麼想。我可受不了你要嫁給別人,哪怕假的都不可以,知道嗎?」

項凝看看他的正版許老師臉,收起歡暢小心說:「嗯,知道了。」

「你就準備著給我當新娘,你自己說過的話要算數,知道嗎?」

「知道了。」

「從現在到走上紅毯一路不許停,因為我一直著急等著呢,知道嗎?」

「知道了。」

像是為了怕許庭生不高興,又或者因為他剛剛緊張的模樣兒得意,項小姐很配合,揮舞著小拳頭用力回答著每一句「知道了」。

許庭生很滿意。

「就是我在擔心兩件事……」項凝往椅背上一靠,一下有些喪氣,哀怨的樣子,情緒從山峰到谷底的轉折煞是可愛,卻也讓許庭生有點糊塗。

「哪兩件事?」

「第一件」,項凝兜手附在許庭生耳邊說,「我不知道我要是穿余晴姐姐這樣的婚紗,會不會……會不會自己掉下去……」

許庭生看一眼她的小胸脯,明白了,幸災樂禍的笑了一下,隨即腰上就被掐了一把。

「你還笑……」項凝氣鼓鼓的瞪他,然後說,「第二件,我在想……那個事,我要不要反悔,然後等到婚禮然後洞房花燭,想想好像這樣才最浪漫。」

「……,項凝。」

「嗯?」

「你不能這樣。」

「咯咯……」

她舒展一下說:「哎呀,好想結婚啊1

兩個人很不仗義的顧自甜蜜了一陣,大概也有兩三分鐘了,場面還僵著。這可是大概針掉地上都能聽見的兩三分鐘,余晴那邊固執的伸著手,眼淚就在眼眶裡打轉。

方餘慶當局者迷,也沒好到哪兒去。余晴要嫁給別人了,不單這樣,她還連過往最後一點感情牽絆都要斬得乾乾淨淨嗎?當著所有人的面。

這樣說來算是如了方餘慶的願,但是真要去面對,去接受,卻很難。

不論如何人還是站了起來,行屍走肉般無神無魂的走到余晴面對,卻不伸手,方餘慶看著她,眼睛里滿是哀求,「不要這樣好不好,余晴?」

「憑什麼你要怎麼樣就怎麼樣?你喜歡我就可以纏著我,你不肯分手就跑我家來撒酒瘋求婚送戒指,你要我等我就等,你要分開我就分……我就都得聽你的?」

這一串兒的強烈譴責生生描出一個負心漢,只是說話的本不該是一個新娘子,還好余晴聲音不大,旁人大多聽不清。

其實余晴從來都是一個很有主見的女孩。

她當初拒絕方餘慶的時候很多人說她傻、裝;後來接受了,又很多人說她貪慕虛榮,她全當聽不見。她一直篤定兩個人沒有未來,陪他走完大學就乾脆利落的回了老家工作,提分手。甚至她最感動的時候提出只是暫時保管那枚戒指,其實都是冷靜的表現。後來方餘慶從商,做得風生水起,她也沒亂了方寸提前答應什麼,更沒有丟下工作跑去岩州他的身邊。

這女孩對生活還有未來從來都有自己的步伐,堅定不移。

一番話問得方餘慶無言以對。

「拿著。」余晴說。

方餘慶咬牙從她手心拾起那枚戒指。

「給我戴上。」

……轟……

方餘慶傻了。

余晴轉身跪下給父親磕了一個頭,「爸,對不起。謝謝你。」

當爹的一臉沉痛,但還是噙著淚將女兒扶起。

然後她起身,把手伸給方餘慶。

「婚紗我已經穿在身上了,你娶不娶?」她還沒說完,眼下父母親戚,同學同事,朋友……都在場了,方餘慶不娶,余晴也沒退路。

「我工作一年就存了這麼點錢,訂不起好的酒店,我知道你肯定不滿意……大不了我再存錢,以後給你補一場,你今天先將就一下。」余晴說,好像今天娶妻的人是她。

付誠向旁邊余家的親戚要了一張請帖來看,上面寫著新娘:余晴;新郎……方餘慶。

所以,原來只有自己這些認識方餘慶的人收到的請帖是不一樣的。

所以,是余晴自己一個人安排了這場婚禮,她跟方餘慶的婚禮。可想而知她要怎樣艱難的說服父母,怎樣準備好面對這場婚禮之後的流言和非議。

更難的,是她要怎樣陪方餘慶走過之後這段黑暗的時光,事實上,黑暗可能無比漫長,可能,永遠都走不出去。

沒有人比余晴更了解方餘慶,了解他多倔,了解他多愛自己,所以她知道,理解沒有用,安慰沒有用,懇求沒有用,……

等待?整個方家都倒了,憑什麼她就一定能等到方餘慶翻身回頭?也許他就一輩子這樣了,也許,就沒有以後了……

等待?那誰陪他去走過這段黑暗?也許永遠走不過的黑暗。

余晴做了最衝動,又最堅定的決定。方餘慶最好最風光的時候,她猶豫著嫁不嫁,卻在他最潦倒的時候,逼他來娶。

「婚紗我已經穿在身上了,你娶不娶?」

***

我先看場球,雖然這個中國隊……額,看完我會補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