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七十章 你的戒指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0-11 06:42  |  字數:3407字

第五百七十章你的戒指

漂亮的新娘余晴兩手提著自己的大裙擺站在樓梯下,仰著頭,兩眼看著方餘慶。

「那個事,是假的對嗎?是因為家裡出事了,你怕拖累我,故意的。對嗎?」

剩下三個人也都轉頭看著方餘慶。儘管他們很想問:現在說這個,還有意義嗎?

然而哪怕沒有意義,哪怕覆水難收……其實在場每個人都一樣還是期待,期待方餘慶能開口說「對」,能告訴余晴真相,最後……給曾經的那份感情一個交代。

方餘慶張了張嘴,沒說話。

「對嗎?」余晴問。

「……,不對。那件事是我錯了,可是錯了就是錯了,我也改不了。」方餘慶說。

「你騙我。」

「我沒有,時間就對不上啊,家裡出事是後來的事。總之你別自作多情了」,方餘慶突然笑起來說,「要怪你可以怪許庭生,是他讓我見識了真正的財富,紙醉金迷。這麼說吧,你完全不用自以為是的同情我,我就算家裡敗了,論錢,論社會地位,也不是你們這種普通人家能比得上的。」

「餘慶……」

「收起你可笑的同情,還有更可笑的愛情……好好,好好去過你平淡簡樸的生活吧。咱們倆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這句話你說過,我以前不懂,現在懂了。」

方餘慶說完轉身,兩隻手臂一邊一個搭住許庭生和鍾武勝的肩膀往樓上走,因為說完剛剛那番話,他單憑自己……站不住。

「那這是什麼?」

方餘慶回頭,看見余晴拿著一個拆開的紅包……裡面是一份購房相關的文件。

「施捨……青春損失補償。我說了,你別覺得我現在多可憐,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再怎麼樣,我也是你們比不了的。收著吧,同學一場,過去幾年你也不容易,受了不少委屈,如今散都散了,就別再跟我客氣。」

方餘慶笑著轉回頭,然後淚流滿面。

「媽的有病……」

許庭生和鍾武勝一邊罵著,一邊還是只能扶著這個有病的傻逼往樓梯上走。八層樓梯……幾個人走得很慢,這樣才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平復,再去擺出剛剛那樣一副嘴臉。

只是那樣一副嘴臉最終噁心到的人,也許正是他自己。

許庭生在大廳沒看到apple,她跟余晴的相識幾乎和許庭生認識方餘慶同步,兩個人後來感情很好。余晴結婚,她也許沒來,也許來了,但無論如何不會就這樣出現在大廳,否則大廳就要亂套了。

很快,許庭生看到了岩州過來的人,他們已經先到了。正放暑假的項凝也來了,她向許庭生跑來,拉了他的手,然後……看到了方餘慶,原本燦爛的笑容一下就收起來了。

今天除了新郎新娘之外,沒有人會比方餘慶更是關注的焦點。

從他出現在大廳門口那一刻開始,大廳內嘈雜的聲音就慢慢平息,所有人都轉頭看著他。因為,在場有很多人,都知道他和余晴的過去,很多人,都知道他現在的情況,很多人,都料不到他會來。

方餘慶當作沒看見,故作輕鬆的笑了笑,穩住腳步走進去。

四個人被項凝帶著往自己這邊的桌子走。

「餘慶,怎麼見著老朋友不過來打個招呼嗎?」

遠處有人抬手打招呼。

是曹慶,曾經方餘慶一起混的朋友,也是方橙的追求者,家裡一樣屬於漸海省下屬市的官員階層,只是曾經而言,跟方家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不了,剛到挺累的,下回有空再聚吧。」方餘慶說。

「不是吧,怎麼當了地產公司老總,瞧不起人啊?」

人群里有人陰陽怪氣的起鬨。

「怎麼說話呢?」有人故意反駁說,「搞得方少爺以前就瞧得起過咱們似的。」

「你們別鬧了,方少爺今天心情不好,畢竟心愛的人要嫁作他人婦……我們應該理解。」

許庭生拍了拍方餘慶有些僵硬的後背,「走吧,別理他們。一群小丑而已。這世界叫得最凶的,從來都是得志的小人。」

方餘慶點頭跟著許庭生一起到座位上坐下。

這邊臨近幾桌都是自己人,大家都很注意方餘慶的情緒,而方餘慶,也努力做出一副沒事的樣子。黑馬會的人在跟方餘慶彙報至誠近期的一些情況,不管怎麼說,他現在名義上依然還是至誠地產的老總。

方餘慶也在努力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對於他來說,除了余晴,至誠也許應該算是他的第二個情人,他在至誠投入的精力,獲得的成就感,都是過往做別的事不曾有過的。

曹慶帶著幾個端著酒杯過來。

黑馬會胡盛名等幾個人迎上去,「你們想幹嘛?」

「找老朋友喝一杯。怎麼了?」曹慶說。

方餘慶轉過身,「今天余晴結婚,我真的不想折騰。」

「也沒說找你呀,放心,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曹慶笑著說。

他轉向方橙,「好久不見,喝一杯行嗎?」

方橙很乾脆的倒了酒,一口喝乾,然後說,「還有事嗎?」

「還真有一點……」曹慶靠在方橙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然後說,「方不方便到外面聊聊?」

意外的,許庭生髮現方橙表情急劇變化,竟然真的跟著曹慶幾個人走了。

「我一會就回來。」她說。

方橙最終回到桌上的時候,大廳燈已經熄滅,儀式即將開始。

「怎麼了?」許庭生趁著黑問了幾句。

方橙的表情在黑暗裡看不清,可以感覺到她猶豫了一下,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