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六十九章 你的婚禮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10-11 06:42  |  字數:4042字

第五百六十九章你的婚禮

當晚,方如鯉去了西北,方橙和方餘慶不能去送,許庭生沒有去送。

他實在沒辦法聽一個十四歲的小姑娘哭得那樣歇斯底里,更做不到平靜的看一個原本潑辣、驕傲又倔強的小丫頭哭哭啼啼服軟認輸,說「我求你」。

這世間關於成長最大的悖論,就是人應該懂事。是好事?是壞事?說透一點,所謂懂事其實就是一個人學會違心和妥協。

方如鯉從今以後不得不慢慢懂事。

一部救護車出任務的時候把這對母女連同杜江一起帶離了西湖市市區,然後在高速口換了盛海牌照的車,一路向并州而去。

「在這喝,不好吧?」鍾武勝坐在病房外間,手上捏著喝了一半的啤酒罐,有些慚愧說。

怎麼說裡屋也還躺著只余最後一息的方老頭呢。

「反正他也不會醒了。」許庭生不知怎麼的這段時間硬是生出來一種和老頭平輩論交的感覺,像朋友更多一些,在場只有他好意思這麼說。

他說:「要是老頭真被我們吵醒了,不正是好事嘛。咱們給他也來一罐。」

酒就這麼喝上了。因為酒精,這段日子一直緊繃的神經難得一次如此放鬆。

醉了的人都一樣,方餘慶在搶話說,許庭生一樣,鍾武勝也一樣,就像他們當年守著溪山鎮上的小吃攤那樣。

酒量最好的方橙一點沒醉,但是裝醉說:「許庭生,你之前說讓如鯉去了跟那個小金山青梅竹馬是什麼意思?讓我們小鯉魚家道中落倒貼煤老闆過日子嗎?」

許庭生沒來得及接話,方餘慶說:「你懂個屁。」

「敢跟你姐這麼說話?」方橙說,「我知道那個老金,不就做得大一點嗎?還不是煤老闆。小鯉魚從小在學校最瞧不起就是那些小暴發戶。」

許庭生說:「那是你沒見過小金山……那個小兔崽子,我想他未來至少也是并州的土皇帝,很大可能還不止。小鯉魚和他,一個任性小潑妞,一個無賴小土豪,雞飛狗跳撕上兩年之後至少是一份感情。如果事情湊巧,兩個人之間真能有點什麼……那她們母女未來的日子,不論權勢富貴,都肯定不是你方家過去將來能比。」

方橙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許庭生,「可是他才八歲。」

「就是因為他才八歲啊!」許庭生說,「我從沒見過這樣一個八歲的孩子。」

方橙仍有些將信將疑,但是猶豫了一下沒再繼續這場爭論。

「其實說真的,現在最迷茫的反而應該是我」,方橙有些惆悵說,「這次如果過得去還好,如果真就這樣了,餘慶在并州也許還有用武之地,我真不知能做什麼了。」

「嫁人,相夫教子。」許庭生說。

方橙瞪他一眼。

許庭生說:「你別不服。其實我現在最怕就是你不甘心,不願躲在別人身後,然後硬要做些什麼。你知道妖精修鍊嗎?從來都是能耐下心藏在洞里幾百上千年的,才能成大妖,至於那些百十年道行就愛出來晃悠的,九成九都死了。」

方橙說:「哦。」

許庭生瞪她,說:「別光哦,要記住。」

方橙說:「哦。」

曾經被她吃得死死的的那個叫做許庭生的大一男孩,不知何時,就如同長輩一般了。這一次,是他在為他們姐弟,甚至家人……遮風擋雨。

其實方橙還有事想問,關於她身在獄中的父母,別人或許都已經認了,放棄了,許庭生也從來不提,但是方橙沒法放下。

她始終想著,事情是否還有一絲迴轉的希望。

只是眼下的情況,許庭生保住自己這些人就已經不易,從昨天到今天,要不是因為許庭生,他們姐弟倆應該也已經倒在鬼門關上。

方橙暫時沒法要求他更多。

…………

余晴跟方餘慶在一起的時候,跟許庭生身邊這撥人差不多都成了朋友,包括項凝、apple。

人從岩州出發去了一撥。

許庭生調了人給老爺子當看護,然後他、方餘慶、鍾武勝、方橙四個人一起光明正大的出發趕赴蘇州。這事兒如果凌蕭兩家會盯著,自然就會查,查了,他們去哪,為什麼去,就都再清晰不過。

所以一點不必遮掩。

一路上許庭生和方橙換著開車,方餘慶在后座埋頭不做聲。也許他曾經從未想過,也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參加余晴和別人的婚禮。

方餘慶認識余晴是大一,當時他還是那個臭名昭著的官二代,花花公子,普通工薪家庭出身的余晴有著自身完善的價值觀和人生觀,對他的身份一點都瞧不上,反而多了幾分厭惡。

結果就因為這樣,本是「見色起意」的方餘慶,不屈不撓的一路把無賴糾纏從大一持續到了大二。

余晴終於發現了他身上那些本真的東西。

兩個人在一起之後,方餘慶依然不那麼懂事,但是余晴知道,他愛自己。在這場愛情里,余晴一路用愛和智慧塑造了一個更好的方餘慶。

余晴大四畢業回去蘇州的時候,這份感情被放棄過一次,因為兩個家庭的落差,因為一次偶遇方餘慶父母的遭遇,余晴其實並不認為自己和方餘慶一定會有結果。

之後方餘慶決定走上商場,擺脫家庭的束縛,用一場千里奔襲的求婚,把這場感情又拉了回來。

一切看著都那麼美好……

直到……

婚禮的酒店檔次並不高,看來余晴要嫁的人確實如她自己所說,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男同學。家境或許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