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六十八章 請帖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著急?」 「也許因為太傷心,畢竟你當時的做法……」許庭生說。 「那你說她到時會不會衝上來甩我一耳光,那就有趣了……哈」,方餘慶說,「這麼想想,我還真該去看看啊,順便看看能不能給她攪黃了...

第五百六十八章請帖

許庭生扶著鍾武勝離開凌家,回到車上。

回程的路上,他把剛剛的過程詳細的跟鍾武勝講了一遍。

568

鍾武勝說:「你真的那麼有把握?」

許庭生說:「半真半假,我主要虛張聲勢……爭取一點時間趕緊回去想辦法,做準備,趁凌蕭兩家猶豫猜疑的這點時間,該跑的跑,該躲的躲……」

「庭生,你長大了。」鍾武勝有些艱難的說。

兩個人回到醫院,許庭生先找到杜江安排他帶鍾武勝去進行治療,然後一個人去了病房。

病房內一片哀鴻。

許庭生以為他們已經知道了美國那邊的事,但是方橙告訴他,不是,是方老頭一個鐘頭前……終於徹底陷入了昏迷。

醫生說漏嘴,說老爺子已經不可能再醒來,而且隨時可能咽下最後一口氣。

一個人在病房裡間對著已經闔眼的老頭把當前的情況,發生的事情,全部說了一遍。認認真真的跟老頭道了一回歉。

直到樹倒猢猻散的方家旁系親戚全部離去,許庭生才退出來。

病房外間只剩下方橙、方餘慶,還有方如鯉母女。

「我們現在回岩州嗎?」方如鯉依然拉著她的大行李箱,「我想過了,要不我就在你那個破學校讀書好了,反正我這麼聰明。」

許庭生伸手撫了撫她的頭,說:「對不起,小鯉魚,你要去另一個地方。」

「去哪?」方如鯉一下差點急出眼淚來,「岩州不是挺好的嗎?大不了你嫌我煩,我自己住校埃我為什麼要去別的地方?」

「對不起,小鯉魚。」許庭生拒絕解釋。

方如鯉賭氣坐回牆角。

背著她,許庭生壓低聲音對餘下三人說:「美國那邊,出事了。」

他把那邊的情況說了一遍。

慶幸。

沉默。

眼淚。

恐懼。

仇恨。

慌張。

「那我們怎麼辦?如鯉怎麼辦?」方如鯉媽媽兩手用力揪著自己的衣服問道。

「你們去并州。今天就走。」許庭生說。

「我才不去什麼并州,我要去岩州……」坐在牆角的小女孩又一次大聲插話。

「你不能不去」,許庭生儘力冷下臉說,「不單你要去,你媽媽也會去。而且你要在那邊的學校讀書。而且,你要記得,那邊有一個小男孩叫做金山,比你小六歲……我要你和他青梅竹馬。」

「……,你,許庭生?!你變態。我才不要……我要跟小凝姐姐說,我……」

「這事由不得你。」

許庭生轉向方如鯉媽媽,小聲說:「對不起,嬸子,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我今天就安排杜江送你們過去……」

女人看著他,認命的點頭,「我知道,就是這邊,老爺子……」

「我在呢。」許庭生說。

「放心吧,我們也在。」方餘慶和方橙說。

女人點頭。

杜江回來之後,許庭生叫他帶方如鯉母女倆回家收拾東西,準備去并州,又聯繫了老金和黃亞明,讓他們準備接應。

方如鯉是被硬拖著走的,一邊走,一邊哭,一邊含糊不清的罵著:「死變態,許庭生……我一點都不喜歡你了,……我叫我哥哥打死你。」

一邊含糊不清的求著:「許庭生,求求你,你讓我跟你回岩州好不好?我再也不罵你死變態了……我會很聽話。嗚……我還要給小凝姐姐當伴娘,我看過別人當伴娘,穿的衣服也好像婚紗一樣的……我不喜歡比我小的,我不要青梅竹馬……」

…………

方如鯉母女離開后。

房間內剩下的是剛剛簡單治療過後的鐘武勝,還有方橙、方餘慶。

「我們接下來怎麼做?」方餘慶問道。

「其實你們倆也要走」,許庭生說,「之所以沒讓你們跟小鯉魚一塊走,是因為你們倆目標更大,更麻煩……你們的目的地其實一樣,也是岩州。」

「我們?那爺爺……」

「他早有自知,不會有子女送終。」

「我不走。」方餘慶說。

方橙猶豫了一會,試探說:「必須馬上走嗎,我們?」

「還有事?」許庭生問。

方橙有些猶豫的從包里掏出一疊東西,紅色的。

「有一部分我讓在譚耀在岩州分送掉了……這是你的。」她遞了其中一張給許庭生。

許庭生抬手接過來,看了一眼,合上。

「鍾哥的。」

「什麼東西,我也有?」鍾武勝有些意外的接過來,看了一眼,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方橙把剩下的兩張拿在手裡猶豫了一會兒,終於還是把其中一張遞給了方餘慶,「餘慶,這張是給你的。你……」

方餘慶看剛剛許庭生和鍾武勝的反應,方橙的眼神,就已經大概猜到了。接過來一看……很可惜,他猜中了。

這是一張請帖。

馬上要結婚的人,叫做余晴。

這是許庭生身邊的人中,第一場婚禮。原本他還猜想過,會是方餘慶和余晴先,還是付誠和方老師先,結果沒想到,是余晴先……卻不是方餘慶先。

方餘慶很努力的笑著,看著面前的三個人,短暫失語,然後很努力的開口說:「神經病啊,這麼快。她不會是因為我不要她了,就隨便胡亂找一個嫁了吧?那也太傻逼了。這傻逼女人,這傻逼女人……太傻逼了……還好我沒娶她,你們說對不對?」

他笑著,說著,罵著……慢慢就抱著頭蹲在了地上。

「我不去。我才不要去看她這種傻逼,結他媽傻逼婚……」他一邊哭一邊說。

「我給余晴打了一個電話,她說是高中同學,以前就喜歡她的,人也不錯。前段時間相親遇上了,反正雙方互相都熟悉,就快了點。」方橙說。

「關我什麼事?1方餘慶大吼著。

「她說,希望你能去。我看了給你的請帖,她說,有件東西想當面還你……」方橙說。

許庭生知道那是一枚戒指。曾經有一次,方餘慶千里奔襲求婚,余晴沒答應,但收下了他的戒指,說是替他保管。那時候,所有人都覺得剩下的只是時間問題。

後來……

方餘慶開始沉默。

事實上,不論他剛剛表現得多麼歇斯底里和堅決,許庭生都知道,他會去。他會想看余晴披上婚紗的樣子,會想看看那個娶她的男人,會……不放心。

凌蕭兩家反應過來應該還需要一點時間。

余晴的請帖寄的是方橙是岩大的地址,在辦公桌上躺了一陣,最終轉到她手裡,也費了不少時間,所以婚期其實已經很近,就是後天。

「時間應該來得及。要去的話,我和鍾哥陪你去。」許庭生給方餘慶遞了一根煙說。

方餘慶說:「你說她怎麼這麼著急?」

「也許因為太傷心,畢竟你當時的做法……」許庭生說。

「那你說她到時會不會衝上來甩我一耳光,那就有趣了……哈」,方餘慶說,「這麼想想,我還真該去看看啊,順便看看能不能給她攪黃了。」

「你不會的。「許庭生說。

「忍不住想去就直說。」鍾武勝說。

「那我到時候要是喝醉了胡鬧,你們倆可攔著我點」,方餘慶笑著說,「你們知道的,我這身手,要是沒鍾哥在,一般人可攔不祝」

「怎麼,你還真想搶新娘啊?」鍾武勝說,「要不要幫忙?咱們倆聯手,沒人攔得祝」

方餘慶靠在牆上,拿頭輕輕敲牆說:「要是換一個處境,哪怕她過兩天要嫁的是皇帝,我都會一定去搶……真的,我一定不會讓余晴嫁給別人。可是我現在這樣……難道讓她跟我天涯海角去逃亡嗎?我連讓她等我兩年都不敢講。」

「也許我會安安靜靜的和她喝一杯,我一定不能露怯……不能讓她看出來。」

許庭生說:「那就收拾下東西,我給老爺子安排看護……到時一起去,然後,我們就不回來了。」

「什麼意思?」

「趁人多,趁亂……你和你姐去并州。」

本來九點的,被小黑屋鎖定字數給關住了,對不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