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六十六章 是你的套路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就都不幹凈。至於槍擊那件事,大概是我們唯一一次走在違法邊緣……」 「邊緣?」 「我們掌握了一名持槍逃犯的行蹤,把他逼到心理崩潰,隨時準備做困獸之鬥……然後找了一個方家那個小子值班而且人...

第五百六十六章是你的套路

「說回凌小青吧。strong.la/strong她的存在和她的形象,再加上她對你的好感」,凌蕭狡黠一笑說,「這些一綜合,就可以讓她之後表現出來的矛盾狀態,還有她做的、說的,都變得合情合理。比如……」

「比如讓我明白你們做這件事的決心,還有在國內動用一切能量的可能。這點,你在那次見面后的第一個電話里達成了。你甚至用陳述自身感觸的方式強調了『國內』兩個字,給我埋下心理暗示。」許庭生說。

「對。」

「後來的一個電話,凌小青用很為難的口氣『請求』我離方家的人遭裡頭包含的情緒包括,因為怕暴露家裡的安排而出現的掙扎,因為對我的好感而無法剋制的擔心,兩種情緒的衝突……總之歸根到底只是為了讓我相信,你們馬上要對方家三代下手了,而且幾乎肯定是違法暴力手段。」

「對。」

「還有嗎?」

「那天和你一起去病房,後來,離開之後,再回來當眾邀請你到家裡做客。」

「這個的目的,是為了讓方家人和我之間出現嫌隙,對我產生不信任感?」

「這本事是次要的,畢竟他們左右不了你。所以,主要還在你。方家三代對你的不信任感所能製造的最大的心理暗示,是讓你在面臨他們準備出國這件事的時候,會自然生出一種『老子總算可以不管你們了』的輕鬆感。面對一件事的兩個或多個方向,人會本能的選擇讓自己感覺輕鬆的那一個。」

「所以,我當時第一個念頭就是……這樣也好,至少卸下重擔,把事情結束了。而且還不虧欠誰。」

「對,所以一切水到渠成,外部環境的壓迫感以及所有相關條件和心理動機,我都幫你準備好了,你一定會選擇支持他們出國。mianhuatang.la」

「我爸那邊接待的外商團,和你有沒有關係?」許庭生突然又想到一個點。

「有」,凌蕭洒脫的承認,「不過他們確實是來做生意的,你家裡如果覺得合適,可以放心合作。在這件事情上,我其實只是通過大使館的朋友幫忙推薦了一下而已。而我本身想推薦給你們的,當然就是我在大使館的那個朋友。」

這大概是繼當初面對黃天梁之後,許庭生第一次在心理和策略上步步皆輸,而且這一次,更徹底,這一次就連他本身的行動都幾乎完全被對方牽著走。

「服氣」,許庭生苦笑說,「還有嗎?」

凌蕭沒有志得意滿,相反略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沒了。我很抱歉。剩下的主要工作,我都做在方家人身上……」

「比如說,方如矩被槍擊?」許庭生神色有些不善的問道。

「這個……還是讓我大爸跟你說吧。」凌蕭回道。

茶案對面的蕭老爺子抬了抬眼皮,「你要知道,我們都是國家幹部。是拿命和血保衛過這個國家的人。這件事的整個過程,我們做的都完全合法。方家二代本身屁股就都不幹凈。至於槍擊那件事,大概是我們唯一一次走在違法邊緣……」

「邊緣?」

「我們掌握了一名持槍逃犯的行蹤,把他逼到心理崩潰,隨時準備做困獸之鬥……然後找了一個方家那個小子值班而且人手較少的時間點,隱瞞部分逃犯的真實情況,把消息傳達給岩州刑警方面。就是這樣,你覺得我們違法了嗎?」或許因為許庭生剛剛的質疑,老人此刻略有些氣憤的問道。

許庭生不得不承認,這件事從整個實施過程本身來說,幾乎沒有問題可抓。

「其實我們並不一定需要方家那位中槍」,凌蕭在一旁解釋,「只要他深夜突然奉命行動,槍響,遭遇危險就好。接著,方家就會產生自己家人被設置了致命陷阱的猜想……進而認定我們這邊會不惜採用違法暴力手段,要方家人的命。這個認識在方家人的心理層面影響會很大,作用也會很大,它幾乎是一切心理導向的基礎,而最基礎的,是恐懼。」

「這個安排的基礎,是你對方如矩的性格分析?」許庭生問道。

「對,他自信、衝動,嫉惡如仇。所以,他一定會去。只要他去了,就夠了。」凌蕭坦誠道。

許庭生眼神里不帶情緒,很認真的盯著凌蕭看了好一會,「所以,整個過程都是你設計和主導的?」

「對。」

「還有嗎?」

「之後我發現了一個更好的施壓對象。」

「方仲?」

「沒錯,當我了解到他在到處跟人講訴自己的付出和無奈,尋求那些毫無意義的認同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個方家三代的長子,心理到底有多脆弱。而且他正好是國內回來的,所以你覺得,當他恐懼、絕望,決定放棄,他會想到什麼?」

「逃回國外。」

「沒錯。要壓垮他並不難……應該說,很簡單,實在太簡單。」

「比如說……幾次公開的羞辱,還有一場差點發生的車禍?」許庭生把他所知方仲最近遇到的事拋出來。

凌蕭有些啞然失笑,緩了緩才說:「他跟你們說的是他差點遭遇車禍嗎?」

「謀殺。」許庭生說。

凌蕭搖了搖頭,比劃著說:「那確實是我安排的,不過其實情況大概是這樣,比如有一天你走在路上,一輛車從你身邊擦過,你嚇著了,往後躲。躲的過程中因為慌亂而摔倒,摔倒的時候,逆向道離你二十米左右有兩輛車正開過來。就是這樣。」

「……」

「所以,擊潰這位方家三代老大的心理,其實反而是整個過程中最輕鬆的一件事。但是效果,卻是最大的。他在外面的脆弱和在家人面前的歇斯底里,心計算機……是這件事能這麼快結束的最大推動力。」

凌蕭這番話大概等於贏了團隊遊戲的一方安慰對手,說其實不怪你,怪你的豬隊友。

但是許庭生並沒有因此而感覺輕鬆。

「所以,現在你們可以告訴我了嗎?你們這樣千方百計把方家三代逼出國……國內,國外,這兩者對你們根本上的差別在哪?」許庭生問。

這一次搭話的是凌蕭的生父。凌老爺子一手按在茶案上,沉聲說:「根本上的差別在於……我們其實不介意在國外違法,哪怕是槍擊暴力。」

「我爸很討厭美國」,凌蕭補充說,「一起在槍支泛濫的美國,由當地犯罪分子偶然實施的槍擊事件……跟我們家不會有任何關係。對嗎?」

許庭生知道凌蕭說的其實很對。這些話,他親耳聽見,所以知道,相信,但如果他說出去,不止當不了證據,甚至沒人會信。

「資本主義就是亂。」蕭老頭抬手看了看錶,說:「快了。再來杯茶。」

茶是熱的,但許庭生一瞬間手發涼。這些東西,原本距離他好遠……

這兩章寫的還蠻費腦的,希望大家還記得前面的劇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