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六十四章 半步崩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明明看起來是他主守,但是就憑一雙手掌靈敏的感知、動作,配合步法,竟給人密不透風的感覺,鍾武勝一次次在他看似輕描淡寫的還擊中被擊退,看神情,情況比之剛剛,差了不少。 「來了1 身為...

第五百六十四章半步崩

凌蕭說完話,來了兩個人從桌上拿走許庭生的手機。

許庭生當然不會傻到去反抗。

凌蕭抬手腕看了看錶,說:「放心,不用太久,再喝會茶就好。你朋友若是傷了,家裡有醫生。」

另一邊,彷彿與凌蕭心有靈犀,亦或者已經試探充分,知道以目前的打法拿不下對手,年輕人來了興緻,借架住鍾武勝一記直拳的衝力穩穩噹噹後退幾步……

二字鉗羊馬,手由雙拳緊握改而為掌,自胸部中線往外蓄力排出,右掌在前,肘部彎曲,手指上斜,呈吻獸,左手在後,掌心朝右手臂內側,呈護手。

這是個起手式,問路手。

「我操……葉問?」許庭生一見這動作就傻了,因為他見過,在電影里,「問題還真有這套?」

不遠處那個年輕人第一次開口,自報家門:「詠春。」

許庭生明顯看到那邊正當面的鐘武勝也愣了一下。

甄子丹《葉問》系列的第一部08年才出,王家衛的《一代宗師》更晚,袁和平倒是在93年的時候拍過一部《詠春》,楊紫瓊主演……但是無論如何,2006年,詠春這個詞還沒有像08年州那樣徹底火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礙…」許庭生想著。

那邊的鐘武勝或許也是一樣想的,但是不同在於,許庭生髮現他竟然兩眼放光,興緻勃勃……開始主動試探性的搶攻……

雙方再度交手。

作為外行,看的還是電影,許庭生不懂什麼小念頭,攤、膀、伏,寸勁……隱約能看出來的就是,年輕人的整個氣質一改剛剛的刁鑽狠辣,變得瀟洒利落,彷彿時刻遊刃有餘。

明明看起來是他主守,但是就憑一雙手掌靈敏的感知、動作,配合步法,竟給人密不透風的感覺,鍾武勝一次次在他看似輕描淡寫的還擊中被擊退,看神情,情況比之剛剛,差了不少。

「來了1

身為電影黨,許庭生和大部分人一樣,對於詠春印象最深的招式就是那一串狂風暴雨、水銀瀉地般的連環小寸拳。這招要是只出一下,看著肯定娘,但是一出一連串,爆竹炸響般的連綿轟擊,當真就有一種另類的磅氣勢。

就在剛剛,為了避免近身,過往難得出腿的鐘武勝改而多用鞭腿。

他一記鞭腿側擊,年輕人左臂屈肘下探,手掌格擋的同時順勢往下一黏一帶,第三個方向的力,帶掉了鍾武勝的重心,令他上身往前一個趔趄……

就這一下,對方近身了。

轉瞬之間,連環日字沖拳當胸砸來。

頃刻十餘拳。

鍾武勝架住的不足一半。身形連續被轟退,直至近門口處。

年輕人撤步收手。鍾武勝身形微晃,低頭,唇間嘴角溢出一口血。

「這拳說是傷心肺,就到這吧?」凌蕭問許庭生。

「俊文,行了。」樓上也有聲音傳出,喝住了身形將將再次前趨的年輕人,其中不乏一些志得意滿。

許庭生連忙起身走到鍾武勝身邊,伸手要去扶他,「鍾哥,怎麼樣,還能走嗎?行的話,我們今天先回去。」

鍾武勝慘笑一下,拍拍許庭生肩膀,說:「你忘了我以前說過的了,我最大的本事不是打人,是扛揍。生生扛了四年扛出來的。沒事……」

「我再試試。」鍾武勝喊了一聲,既是對許庭生說,也是對對手,樓上樓下看著的人。

還要打。

「俊文,收著點。」凌蕭在一旁說。

鍾武勝說:「別,我不逞強,但你待會千萬別留手。我前幾年湊巧跟人學有一下,不知真假,也沒用過。今天估計碰上正宗國術了,想趁這機會試試……初學乍練,我收不住,所以你千萬也別收。」

年輕人攤掌,「有幸。我不留手。」

鍾武勝這一段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但是再戰的畫面……看起來幾乎與剛剛沒有差別。

直到再一次,對面年輕人搶出日字連環沖拳的機會,以拳開路,合身衝來。

吃過一回虧的鐘武勝不閃不避,甚至不擋,左腳反向前趟進,右腳隨之跟步,一趟一蹬,看起來如同一人前行,卻只走了半步,後半步之力生生頓住,身體隨之一抖,同時右拳內擰,自中盤胸腹處發出,直取對方中門。

這一拳形短,力猛,速度奇快,而且給人一種拳勢未盡就生生頓止的感覺。

射箭有強弩之末的說法,弩箭來自弦上的力,會隨著飛行距離漸遠而逐漸衰弱,人被剛離手的鉛球砸中,也遠比在它已經開始向下趨勢的時候挨上要危險,……

鍾武勝這一拳給人感覺,就像弩箭才剛剛離弦不遠,正在最爆最烈之時,便射中敵身。

這一下是以拳換拳的打法,雙方迎拳的都是胸膛。

「砰!砰砰1一瞬之間,鍾武勝挨了兩拳,對面挨了一拳……他剛剛就已經有傷,許庭生一下站起來,準備喊停。

但是場上退的卻是對方。

對方腳尖磨地滑退半步,連環拳勢自然停止。

鍾武勝動作連貫跟上一步,不,還是半步,他彷彿只是呆板的把剛剛的動作又重複了一遍,除了把右拳換成左拳。

又一拳。

對方雙掌一錯,合力架上這一拳,但鍾武勝拳勢如巨石炸裂,將他雙掌擊回胸口,勁道透掌,入胸腹。

年輕人悶哼一聲,上半身努力前傾以保持身體不倒,蹬地的兩隻前腳掌硬生生磨著地面青石……「吱」一聲,再退。

鍾武勝再進半步,換回右拳擊出。

對方咬牙再次交錯雙臂來架……

「倒!再架你就廢了……」

聲音從樓上傳來。這一仗已有定論。

鍾武勝竭力收回拳勢。

名為俊文的年輕人也不逞強,雙臂剛與鍾武勝拳頭碰觸便借力后倒,躲開了大部分勁力……正如樓上那個聲音所說,他這次其實沒敢再硬架。

其實,許庭生直到現在都還沒看太明白,在他眼裡,鍾武勝的動作明明看起來要比對方死板許多,至於挨打,自然也是他挨得更多,……

但是無論如何,場上局面已經給出結果:對方倒了,鍾武勝還站著。

許庭生還來不及出聲,凌蕭也才剛剛站起,一道略顯老邁的身影從園林一旁的小徑穿過竹林疾步而來。

「俊文,別動。」看樣子年歲也不小的這位一邊快步疾走,一邊出聲勸止地上正準備掙扎爬起的年輕人。

年輕人聞言不敢再動,老實躺好。

來人到他身邊,簡單觀察一眼,隨即蹲下,伸手在他身上各處連續拍打……

「噗1

終於,那個名為俊文的年輕人一口血噴出,老人這才長出一口氣,將他緩緩扶起。

「半步崩拳?」老人開口道。

鍾武勝撫了撫胸口,嘴角帶血慘淡一笑,「大概是吧,不過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前些年偶然從別人那裡學來,沒事的時候練了幾年……全憑一身蠻力。見笑了。」

「一身蠻力?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差點廢了俊文。」老人疾言厲色。

「這麼嚴重?!唉,我哪裡知道啊?」鍾武勝依然笑著,緩緩道,「我連這是什麼路數都不自知,又哪裡知道深淺。前輩既然有這慧眼,要不親自下場來架一拳,替我看看真假?」

「……哼1拳怕少壯,老人冷哼一聲,面色慍怒,但是終究沒接鍾武勝這一句。

其實此時,鍾武勝自己也已經搖搖欲墜,所以他賭,賭對方不敢下場架他一拳。

他賭對了。

樓上說:「蕭兒帶小許來樓上喝茶吧。」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