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六十一章 疑點捕捉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很多嘗試和努力,甚至好幾次追到了學校,然後,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什麼?」 「一個金融專業的學生,拉扎德銀行耀眼的明日之星,竟然頻繁的出現在心理學的課堂上,而且是博士生的課。她在課堂...

第五百六十一章疑點捕捉

「都躲到國外了,還能怎麼樣?難不成留在國內,直面凌蕭兩家和其他隱藏在暗地裡的黑手……反而更好?沒道理啊1許庭生試圖安慰自己,但是越是找不到正確的邏輯和道理,那種擔心反而越強烈。

他把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擔心通過簡訊描述給了兩個人聽。一個是老金,一個是許爸。同時問了兩人一個相同的問題:什麼時候,你會有類似不安的感覺,會怎麼做?

很快,老金回復:「事情太順利的時候。我會停下來把所有思路清零,從頭想,把每一步重新走一遍。」

跟著,許爸回復:「比如所有人都認為有一單生意必須要做,不做就虧大了,而我要做成這單生意,所有條件都齊備,幾乎沒有難度的時候。我會停下來,一定要找出做這件事的負麵條件和影響,權衡之後再做決定。」

許庭生隱約抓住了問題的核心,當所有條件和因素都指向同一個方向,當事情整個過程都出乎意料的順利……這本身就是問題。

他那份莫名的擔心也正來自於此。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具體的,不具體,似乎都在推動方家三代選擇出國避難,而整個過程,所有條件,太過順利和完備。

但是現在的情況,許庭生沒辦法停下來……因為,飛機不會停下來,等他從頭慢慢整理。

電話打給胡瑁「胡哥,上次我讓你找人查的那份凌蕭在美國期間的資料,你確定沒有疏漏嗎?」許庭生開門見山直接問道。

胡琛微微詫異,猶豫一下說:「關於她的學業,工作經歷,校方和業界的評價之類的,應該不會有太大的疏漏,我們做了很仔細的調查,拿到了不少原始資料。不過……」

「不過什麼?」

「如果事情確實如你所說,這是一項招聘公司高管的前期調查,我認為已經完全足夠了,凌蕭很優秀,我十分期待她能夠加入星辰,其他都不重要。」

「那如果不止呢?」

「……,要真正了解一個人,我指的是更內在和本質的部分,比如心理和性格,我覺得最好的途徑其實不在這些可以數據化和文本化的東西上,而在細節和情緒。比如你第一次見我和老賀,要挖我們來星辰,你知道你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什麼嗎?說實話。」

「說。」

「我是說,你那天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說實話。談話兩個小時不到,這三個字你大概說了二十遍,給我們倆感覺好像隨時準備掏心掏肺,但是其實……你說了很多實話的同時,也撒了很多謊。你身上存在著一種矛盾,極度自信,又極度不自信。作為當時本該最春風得意,張揚狂妄的年輕人,商界新興的超級黑馬,你甚至在我們面前非常緊張。」

「沒錯。」許庭生回應,但是這個問題他沒有辦法具體解釋。他的極度自信來自於重生的先知,而不自信的那面,則是因為前世失敗的人生經歷讓他在某種層面上一直否定自己的能力,面對胡琛和賀與談這樣的真正的精英,他甚至存在一定的自卑心理和無法駕馭的感覺。

「那為什麼你們最後還是決定來星辰?」許庭生追問。

「第一,你的規劃布局能力,創新能力,還有永遠超前的思維,讓我們認定你的前景一片光明,跟著你,我們有可能親手建立一個超級帝國。第二,我們對你的人品做了判斷,我和老賀都很喜歡你,包括你緊張和說謊。這就是我剛剛說的,數據和客觀報道、平靜無法給出的東西。我們通過對話的細節做出判斷,認為你值得信任和追隨。」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那就好,我記得你上次說韋恩楊追求過那個凌蕭……給那個賤人打個電話吧,隨便聊聊,那傢伙最擅長把握細節,洞悉人性和心理。另外還有一句題外話,我和老賀其實一直都很想提醒你,事業為重。雖然說了可能也沒什麼用,但我們還是……我,王八蛋,你掛了?!事業為重啊!!1

一向儒雅的胡琛都忍不住爆粗口了,賀與談幸災樂禍的從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早跟你說了,沒用的。話說他要是真全心投入拚命努力,咱們的步子沒準就太大了,一夜之間建立的帝國,根基難免不穩。算了,順其自然吧。」

「我就是覺得,他這……真太不像樣了,簡直浪費自己的天才。」胡琛無奈的搖頭嘆息。

一點都不自知的許庭生用最快的速度撥通了韋恩楊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聲音保持著一貫的熱情洋溢和**裸的市儈,「親愛的許總,我簡直太想念你了,雖然你一直拒接我的電話,但我依然那麼愛你。怎麼樣,這回想向我詢問什麼消息?」

「關於凌蕭。」

「我記得他的資料我已經給過你們了。不慎遺失?那我可要重新收費……」

「我要聽你追求她的那部分,所有細節。」

「哇哦……好吧,我想我明白了,原來許總的口味跟我這麼相似。不過這個,你了解的,要把心愛的姑娘親手推到別人懷裡,這個費用難免要高一點,不然我的心理創傷無法彌補和癒合。」

「別廢話,我答應你,未來半年內會見一次你介紹的投資人。這個能賣多少錢你自己清楚。」

「當然。不甚感激。」

「那就抓緊開始吧。」

「好,我想想,那是……六年前了,我在一次華人留學生聚會上第一次見到她。那天,她在人群中遊刃有餘的遊走,到哪都能引爆一片笑聲和讚歎。她簡直就是一個社交天才你知道嗎?我甚至覺得她可以替總統選舉或者奧斯卡評選進行遊說。你了解的,我總是比較喜歡這樣的女人,所以,我準備湊上去,但是我身邊的所有人都告訴我,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可以搞定她。」

「結果呢?」許庭生追問。

韋恩楊描述中的凌蕭已經開始漸漸偏離許庭生原先對她的認識和判斷:一個學業和商業上的精英,但在情感方面相對自閉和稚嫩的女人。

事實她似乎不是這樣。只是,要真正抓住心裡那個隱約模糊的點,許庭生還缺少一個更明確的信息。

「結果正如大家期待的那樣,我很快就敗下陣來。她微笑著,十分禮貌……然後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我推到了千里之外」,韋恩楊繼續道,「當然,要我放棄可沒有那麼容易,我做了很多嘗試和努力,甚至好幾次追到了學校,然後,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什麼?」

「一個金融專業的學生,拉扎德銀行耀眼的明日之星,竟然頻繁的出現在心理學的課堂上,而且是博士生的課。她在課堂上與一位全美知名的心理學導師對答如流,深得讚賞。當時我就想,天吶……早知道是這樣,我根本就不會打她的主意。我瘋了才會想去搞定一個心理學高手!你知道嗎?我那一套在她面前根本行不通……喂?什麼情況?你掛了?1

是的,許庭生掛了,因為他已經找到那個足以讓他下定論的點。事情具體的細節還有待推敲,但是,某些決定卻可以做了。

…………

方餘慶登機,放置好行李,剛坐下。

手機響。再晚一點他就關機了。

「庭生?怎麼了?」

「下飛機。你,所有人,下飛機。馬上。」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