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五十九章 希望你好,我不知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p> 許庭生自己抓破頭都想不出來,乾脆把問題拋給了下午一直呆在一起的方餘慶和剛從岩州趕來的鐘武勝,讓他們也幫著分析。 可惜,三個臭皮匠終究還是沒湊出一個諸葛亮,這事兒一點頭緒都摸不著。...

第五百五十九章希望你好,我不知道

項凝同學是那種始終對生活抱有赤子之心的人,而且寬容,熱情直接。她的這種性格不論前世今生都深刻的影響著許庭生。

那個曾經和前女友喬穎在大學里痛苦糾結,互相折磨足足三年的許庭生,到了項凝這裡,卻連憤怒都很少有過。不論對人,還是對這個社會。

她是他的陽光和海洋。

但是,總有些事情是一個十七歲的小女孩沒辦法不去糾結的,比如感情。這天上午,從許庭生送吳月薇去西湖市開始,項凝同學就有些亂了,心神不寧。

這歸根到底是因為吳月薇在她眼中太過優秀,而且很好的關係。優秀的人未必好,好的人未必優秀,但是吳月薇既優秀又很好,結論來自自己心裡,項凝同學沒法不擔心。

一上午失神落魄的結果就是,那位本就一直懷疑項凝同學早戀的女老師終於覺得把握十足了。上次和許庭生的合作偵察沒有後續,更沒有戰果,這次她決定祭出大殺器,把項爸項媽一起請到了學校。

這一手幾乎從不落空,她看過太多學生家長,尤其是女生家長在知道女兒早戀后的高度緊張,憤怒,甚至歇斯底里,這讓本身單身多年的女老師每每感覺好爽好舒心,然後開始樂此不疲。

辦公室里。

女老師說:「跟你們說件事,據我觀察,項凝同學好像在學校談戀愛了。」

項爸:「不可能,她男朋友不在學校里。」

女老師:「……,那就是有?你們知道?」

項媽:「知道,還見過,孩子還挺好的。老師放心,我們一定不讓小凝在學校里談,那樣影響學習,我們懂。」

女老師:「……」她好凌亂。

事情至此已經沒什麼好聊下去的了,談戀愛肯定不犯法,更何況人家根本不在學校里談,只要唆使不動家長,老師其實也沒轍。

至於說從此針對項凝什麼的,那更不可能,項凝同學本身就討人喜歡,而且上次許庭生從黃亞明那裡順手拿走過一大把各種超市卡,美容卡……讓項凝的警察表姐瞞過項凝私下裡去學校幫著發了一圈,老師們早就都已經被砸暈了。

事情造成的唯一結果就是下午的課間時間,同班的,隔壁班的男生,總是時不時的就有一個走過來,或故作輕鬆,或根本掩飾不住一臉的沮喪,試探著問一句:「項凝,你真的談戀愛了呀?」

臭不要臉的項凝同學眯著眼笑著,開心的點頭。

如果心碎有聲音,這一下午,教室里就應該是春來融冰的湖面,「……」

杜錦按規矩每天會向許庭生做一個簡單的彙報,這是第一天,彙報內容:

目前發現至少有兩撥不同來路的人在對少奶奶進行觀察和分析,沒看出來有傷害她的意圖,所以我的判斷,他們真正的指嚮應該是從少奶奶身上分析少爺你。我暫時沒有打草驚蛇。另外,喜歡少奶奶的小男孩好像不少。還有少奶奶上午情緒不太好,下午稍好些,但也還是有些心神不寧。少爺最好早點回來。

許庭生收到簡訊后沒心思去糾正杜錦的稱呼習慣,情緒和思維完全被她所說的那兩撥人牽走。如果說其中一撥可能是現在對上的凌、蕭兩家,那麼另一撥會是誰?

許庭生自己抓破頭都想不出來,乾脆把問題拋給了下午一直呆在一起的方餘慶和剛從岩州趕來的鐘武勝,讓他們也幫著分析。

可惜,三個臭皮匠終究還是沒湊出一個諸葛亮,這事兒一點頭緒都摸不著。

無奈只好暫時放下這個問題,三個人互相寬了寬心,至少杜錦說了,兩撥人目前都沒有表現出傷害項凝的意圖,所以暫時也不必做太過惡意的揣測。

點了不知道第幾根煙,最後一包煙已經空了,許庭生把煙盒捏扁,準確的投進不遠處的垃圾桶,然後不自覺的繼續說起那段日日相處的時光。

那時候日子好像簡單很多,那時候,方餘慶還是那個不著調的家族敗類,抱著很大的熱情跟著鍾武勝學拳,想著以後要當一名刑警,鋤強扶弱,懲奸除惡。

後來他被許庭生帶偏了,當了至誠的老總。

而如今,他即將被迫遠走他鄉。不知歸期。

「庭生,我有件事要拜託你。」方餘慶突然很認真的說。

「你說。」

這個下午許庭生和鍾武勝一直盡量避談余晴的話題,方餘慶自己也不曾提起,但是現在,一直努力表現得很洒脫的方餘慶難得的認真了,許庭生就知道,終於來了。

「我想說,萬一哪天余晴結婚……我還沒回來。我想她應該肯定會請你們。那樣的話,請你千萬別告訴我,但替我包一個大紅包。」

「好。」

「我不想一個人在美國街頭哭得像個傻逼。」

「找個洋妞陪你哭,用中文給她講你們的事,反正她也聽不懂。」

「嗯。」

「唉,你現在別哭埃我們又不是洋妞。」

「我沒哭,我哭什麼?要哭也是她哭。反正未來那個男的肯定沒我帥,沒我技術好,沒我能打架……她一定哭死去,你們說對不對?」

「對。」

「但是一定會對她比我好。」

所謂分手戀人之間,一個說,如果將來,我知道你很幸福,知道你過得比我好,我就安心了。這種話大多隻出自小說電視的虛構,或者其實只是一場故作深情的擺脫。

感情本就是狹隘的事,真正愛著一個人卻分離的,至多做到:我希望你過很好,但我永遠不知道。

…………

同一時間,日本東京飛抵盛海的飛機剛落地,雍容華貴的女人在十幾人的簇擁下走出機場,坐上車。助理遞過來一份文件。

「這是對那個小女孩的分析報告,請過目。」

女人快速的翻閱了一遍,嘴角一勾,低聲自語:「還真的沒有任何背景,任何特別之處。在她十四歲的時候突然出現,然後從此不論身家地位怎麼變化都堅定不移,漂亮女明星撬不動,精幹才女撬不動,溫柔初戀撬不動……寵愛到無以復加。你們覺得,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樣完全沒來由的愛嗎?」

這個問題,車上的幾個人都驚惶不知該如何作答。

好在女人似乎也不需要答案,仍舊顧自饒有興緻的自語:「前世摯愛么?越來越有趣了。」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