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五十八章 確定出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方仲,然後繼續道,「既然出國的事已經定下來了,你們抓緊把要出國的相關材料和證件都準備一下給我,我抓緊去辦。」 「強調一下,出國這件事,誰都不要走漏風聲。否則,別怪我翻臉無情……」許庭生冷著臉,...

第五百五十八章確定出國

計程車上,許庭生坐在前座副駕駛位置,方如鯉坐在後面。

「喂……」她突然打破沉默,喊了一聲。

「嗯?」

「他,那個叔叔會不會有事啊?你不叫人幫忙嗎?」

「原來你還知道關心人啊?難得」,許庭生嘲諷了一句,跟著道,「放心吧,沒你這條臭魚拖累著,誰都留不下他。」

方如鯉點了點頭,「嗯,他好厲害。哎呀,你說誰臭魚?」

許庭生笑過不答,說:「那是,比你哥厲害吧?」

方如鯉想了想,她看過哥哥練散打,單憑印象好像真的沒有杜江剛剛那麼厲害,但是這是在許庭生面前,小姑娘不願意服輸,哼一聲說:「我哥有槍。」

「槍么?是啊,方如矩有槍,所以迎接他的也是槍」,許庭生心裡突然冒出一個聲音,「選擇用拳頭,就必須面對拳頭;有槍,就要面對槍……我是不是越走越遠了?」

「喂,你怎麼了?」見許庭生突然沉默,方如鯉問道。

「沒事。我就是在想,你既然不是我救的。那就等於說那位杜江叔叔救了你兩次,沒錯吧?」

「嗯。」

「你杜江叔叔還沒有老婆。」

「嗯?……啊,死變態。」

「救命之恩,無以為報,以身相許……」許庭生微笑念著。

方如鯉就算再幼稚也知道許庭生是在開玩笑了,可是心裡還是莫名的有些不爽,「死變態居然說要我跟那個叔叔以身相許,他不是對我……哎呀,不是不是,誰要他對我有企圖……死變態。」

方如鯉上次接觸過後其實上網查過許庭生,但是查到的結果讓她很失望,死變態的真面目根本沒人知道。

「哼,什麼溪山塔下許庭生,網上還那麼多人傻乎乎說想嫁給他……不就會賺錢嗎?呃,就算還有點好看……可是你們其實不知道,他是變態礙…哼,回頭我一定要發微博揭穿他,看誰還要他。」

接下來的一路,許庭生閉目養神。方如鯉幾次欲言又止……

計程車在醫院門口停下。

「24塊,謝謝。」司機說。

「找後面那條臭魚要。」許庭生開門下車。

「……,死變態居然這麼小氣?居然,真的有臉叫我一個小女孩付錢?」方如鯉恨恨的付了錢,下車一路小跑追上許庭生。

「不許再叫我臭魚。」

「你一點都不紳士。」

「小氣的男人沒出息。」

「變態就是變態……」

許庭生懶得搭理她。

「喂……」

「幹嘛?」

「你剛剛是不是說過,你女朋友比我漂亮一百倍?」

「嗯,說過。」

「吹牛。」

許庭生笑一下不說話。

方如鯉好奇的探過頭問:「真的?」

許庭生看她一眼,「假的。」

「我就知道。」方如鯉得意的揚起頭。

「說真的,應該不止一百倍。」

「你……」

鬥嘴也鬥不過,方如鯉歇菜了。兩個人互不搭理,一前一後走到病房門口。

裡面傳來激烈的爭吵聲。

許庭生招了招手,示意靠在牆邊,已經看到自己在門外的方橙出來。

「怎麼了?出國的事定不下來?」許庭生問道。

「不是,那個早定下來了,大家都同意。」方橙回答。

「那……這吵什麼呢?」

「是方仲在和嬸嬸吵,他說三代他是老大,大家出去的錢,應該他來管。然後嬸嬸不同意……嬸嬸的意思是錢要交給我和餘慶。然後,他們就吵起來了。」

「哦,錢很多嗎?」

方橙搖頭,「也不算很多,夠大家出去生活一兩年吧。只是現在各家的財產都被凍結了,就爺爺那裡留了這麼一筆錢,所以……都盯著。」

許庭生明白了,難得一次不跟方橙鬥氣,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出去以後要是缺錢,跟我說就好。」

「嗯。我和餘慶不會跟你客氣的。」

「我才不要花他的臭錢……哼1一旁的方如鯉瞪許庭生一眼,甩手進門,然後直接撲在媽媽懷裡,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開始講訴今天的悲慘遭遇……

只是,在她嘴裡,她被那幾個男生欺負這段前期劇情沒有了,事情變成都是許庭生引起的,而她,是受害者。

方橙抱歉一笑,「如鯉對你誤會挺深的……怪你自己,誰讓你之前說你自己喜歡小姑娘的,還專門強調對項凝十四歲就下手……她嚇著了。」

「難道你沒說?」

許庭生堵了她一句,跟著進門。

「就是他……他害我差點被人打,還被人開車追,他還……」方如鯉倚在媽媽懷裡,一臉無辜加委屈,指著許庭生告狀。

知女莫若母,方如鯉媽媽知道自家女兒的小性子,更知道以許庭生的情況,完全不可能真的像女兒說的那樣沒事去欺負初中小男孩,主動生事,所以,事情幾乎肯定是因為自己女兒而起的,而且很可能是因為女兒被欺負,受委屈,許庭生才干預。

「那個,小孩子不懂事,你別見怪……今天多虧你了,謝謝。」她說。

「沒事,應該的。」許庭生微笑道。

「媽~?!你幹嘛要謝他,明明就是他……」方如鯉不依不饒。

「如鯉,不許亂說話,你當媽媽傻瓜嗎?」當媽的把臉沉下來。

方如鯉面色有些窘迫,小聲說:「那就算不是他惹的事,也不用跟他說謝謝。幫我的又不是他,他才沒那麼厲害,幫我的是一個很厲害的叔叔……」

「對了,那個叔叔還沒回來。他會不會有事啊?」

「他沒事。」許庭生笑著應道。

杜江從走廊另一頭走來,手上拎著方如鯉的書包,身上有一些打鬥過的痕,但是也不嚴重。他走到許庭生身邊,低聲耳語了幾句。

許庭生點頭,然後轉向屋內的一群人開口道:「是這樣,我們倆呢,確實惹了點事,所以可能今晚,我就先回岩州。你們這邊,如果出國的事已經定下來了,就交給我去辦就好。大家沒事盡量不要外出。」

「你,你就這樣走了?」方仲站出來,滿是不平道。

「我不走也行,出國的事你去辦?」許庭生問。

「我……我自己要走,隨時都能走。」方仲一句話,說得整屋子人臉都寒了,跟著心涼:這就是方家三代的老大?還指望他照顧弟弟妹妹們?還敢把最後那筆錢交給他?

「那你可以試試,我知道你有簽證……你大可以自己先走。」

「我……我還不是為了照顧他們。」

方仲現在其實連這個屋子都不敢走出去,許庭生很清楚。但是方家的家務事,他不打算參與更多了。「這樣吧,我讓杜哥留在這。」

「好好好。」方仲開心得連連點頭。

「庭生,你出來一下。」杜江在身後拉了一把許庭生,走了兩步后壓低聲音說,「庭生,這個……許叔給我們的吩咐是,除了杜錦負責那個你家小兒媳婦,剩下我和武勝什麼都不管,只管你。」

許庭生笑笑說:「那咱們不告訴我爸不就好了,放心吧,在岩州沒人會動我的。再說那邊還有鍾哥在呢。」

「可是,這回去路上……我不能讓你一個人走,要不許叔不會放過我的。」杜江堅持道。

許庭生知道拗不過他,「那這樣,我不是晚上才走嘛,我叫鍾哥開車過來接我,正好也換輛車,這總行了吧?」

杜江猶豫了一會,無奈道:「那……行吧。」

許庭生彈了根煙給他,「身上的傷待會讓餘慶叫醫生過來看看。然後你一個人在這邊的時候,記得千萬別把自己當方家人的保鏢,有人要跟你裝逼,讓你干這干那的,你別理,惹急了直接揍他都行。」

杜江咧嘴笑了笑,就這許庭生手裡的火把煙點上,說:「我知道的」。許家父子共通的一點,待人如沐春風,從來不把他們這些人當僕從,更絕不讓他們在外低人一頭,受委屈。

「還有,你別外出」,許庭生壓低聲音說,「就在這呆著,這兩間病房現在可能是整個漸海省最敏感的一個地方,只要裡面那個老頭還能喘氣,我估計就沒人敢直接殺上門來。就是凌、蕭兩家,都不敢做到這一步。」

「嗯。我明白了。」

「但是凡事怕個萬一……萬一真出事,你記得別死扛。這裡不是所有人都是咱們要保的,真到那種情況,你能帶的話,帶上餘慶,然後方橙……再算上那個小丫頭吧」,許庭生一個閃念,在名單上加了一個方如鯉,「其他人,不用理。」

「那,方家老爺子呢?」杜江記下,然後問。

許庭生深吸一口煙,呼出,「他也不用管。」

「好。」

杜江不問了,有些事,他知道自己不該多問,他只需要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就好。

許庭生抽完煙回到房間。

「已經說好了,杜哥會留下。不過我希望你們能明白一件事……我自己都叫他一聲哥」,許庭生說著話,瞥了一眼方仲,然後繼續道,「既然出國的事已經定下來了,你們抓緊把要出國的相關材料和證件都準備一下給我,我抓緊去辦。」

「強調一下,出國這件事,誰都不要走漏風聲。否則,別怪我翻臉無情……」許庭生冷著臉,殺氣騰騰的杜江就站在他身後,這句話是威脅。

滿屋子人都沉默,眼下的情況,方家有求於許庭生,所以哪怕現在心裡再不舒服,他們也不得不忍著。

「我才不怕你……」一個聲音在角落嘀咕。

許庭生無奈的看了一眼被媽媽一把捂住嘴的方如鯉……他還真拿她沒辦法。

「餘慶,一起吃飯去?」

「好。」

方餘慶要走了,許庭生突然特別想跟他聊聊,既為了交待叮囑一些事,更為了……多說幾句話,哪怕只是閑話。世事無常,下次再見面,也許就不知是幾年之後……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