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五十四章 半城歸心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做回曾經的那個清北才女。用她自己的話說,這是老金送過她最好的禮物,最大的一次溫柔和寵溺。 清北畢業的大才女,說來沒什麼不適合的,但是這事放在礦區部分人的眼裡,就成了一個類似「烽火戲諸侯」的舉動...

第五百五十四章半城歸心

遠在并州的老金上次拿下陸芷欣手裡的大半股份之後,其實單論個人持股已經是互誠最高。但是這筆股份仍由許庭生代持,五年不動。

上一次代持是協議本身的規定,這一次,則是老金主動的。

兩個人之間曾經討論過關於信任的話題,老金當時說:「與其要求純粹義氣,無條件的彼此信任,不如乾脆坦坦蕩蕩的把事情拎得清一些,彼此都握著一些能保證對方同船的東西。這樣最省心,也省感情。」

他是這些說的,也是這麼做的。

實際已經成為互誠大股東的老金只對公司提了一個要求:在并州礦區不計投入和盈利,辦一所能達到互誠標準的私立學校。

硬體方面,除校園暫時只能是改建而來之外,一律是最高標準的設備。軟體方面,岩州、盛海、西湖市等互誠分校願意暫調西北支援的優秀教師,一律年薪翻倍,獎金翻倍。

這幾乎是一所高端貴族學校的配置,然而這所絕對超級標準的學校,面向礦區子弟卻只收基礎的書本費而已。

市裡表彰老金熱心教育,評了個先進個人。許庭生帶著一點戲謔的意思特意打電話恭喜了一下。老金無所謂說:「這算什麼?我勞模獎狀都拿過一堆,還有并州十大慈善家,……」

他羅列了一堆許庭生想都沒想過的高級玩意,許庭生反擊:「我考過縣狀元,你考過嗎?」

老金笑了笑,「以後會有的,以後礦區也會有狀元,縣狀元,市狀元,沒準還會有省狀元。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辦學校嗎?」

「為什麼?」

「第一,讓普通孩子識點字,能算個帳,看個說明書,說個普通話……都是最簡單的事,就指望他們最好不要一輩子只知道埋頭鑽在礦井下。將來,什麼都會變,就算挖煤,肯定也不是現在這種挖法。我不想他們離了礦井餓死。

這不是一輩人的事,祖祖輩輩,幾輩,十幾輩了。他們說我這個黑煤窯里混出來,混到現在這份上的百年一遇,聽著像誇我,其實是在罵并州整個礦區。腐木沉泥,死水一潭。」

許庭生沉吟一下,說:「以後那裡的人記得你,一定不止并州金二十四而已。你至少野史流芳了,哈……」

「那些不重要,我這種人,死了最好揚灰,墳頭都不立。否則,還要被仇人找著地頭罵街,潑穢……」老金說,「你知道我第二個目的和期待是什麼嗎?」

「嗯?」

「說起來,其實是因為你徹底改變了我對讀書人的看法。我知道你出身其實也不怎麼樣,農村家庭,然後一直也沒做什麼的特別的,就普普通通,還有你本身個性什麼的……都普通,可你卻偏偏能做到這樣。

後來我在想,像并州礦區這種地方,會不會其實也藏著一個將來的許庭生?!你說,讀書,真的能突然讀開竅了,還是跟佛家那樣,頓悟了?」

許庭生抹了抹汗,不接茬……老金聰明一世,這次算是被自己完全誤導了。

「至少我得給礦區那個未來的許庭生一個機會吧,要不,我怕他不知哪天就埋在礦井裡了,或者一輩子都沒機會看清自己。」

不論現在將來,也許很少有人能懂老金。

互誠并州礦區分校的校長是老金的那個女人,不是名義上的,她是真的參與進管理,而且開了自己的課,幹得很開心,就好像,她終於又做回曾經的那個清北才女。用她自己的話說,這是老金送過她最好的禮物,最大的一次溫柔和寵溺。

清北畢業的大才女,說來沒什麼不適合的,但是這事放在礦區部分人的眼裡,就成了一個類似「烽火戲諸侯」的舉動,老金哄女人開心而已。

另一些人看到了不同的東西——人心。

并州礦區諸強林立,要生存,要壯大,依賴自身實力、手段的同時,其實各家也都在爭人心。這是常理,依附的人多了,根基自然也就更穩。

為爭人心,很多人用盡各種方法,但是老金突然來的這一手,是他們誰都沒想過的,他們自身的局限性決定了,他們怎麼都不會想到要去辦一所學校。

但是現在他們看到了,一所學校,讓老金的人望直攀頂峰。有人半是誠心半是暗箭的提過一個說法:半城歸心。

一所學校就能讓人歸心,不外乎兩個關節點:

其一,天下父母心;

其二,希望,老金給了這些世世代代埋頭礦井的人一個盼頭,一份子孫後代能翻身出頭的期待。

老金不是迂腐的人,更不虛偽,做一件好事的同時如果能多些額外的收益,他樂得照單全收。他說自己下一步的計劃是在礦區建一所公益養老院,這事真讓他做成的話,也許歸心的……就不止半城了。

「不過這件事估計得拖一拖了,這次歪打正著雖然是好事,但其實也推動了一些事提前開始,他們不會看著我就這麼壯大下去,一統江山。」

…………

方餘慶從病房出來。

「聊得怎麼樣?」許庭生問。

「基本定下來了」,方餘慶說,「我和我姐可能也要先過去一陣,把孩子們先安頓下來。」

方餘慶這麼說,許庭生至少目前不好再提,他其實還有另一個既是退路也是出路的選擇,去并州。那裡凌、蕭兩家的手應該插不進去,而且有老金,有黃亞明,方餘慶如果去了,可以在不久后取代黃亞明在并州的身份,在那個灰**彩更濃,卻又充滿機會的地方,去搏一個翻身成龍,然後猛龍過江。

方家與凌、蕭兩家之間的冤冤相報未來是否還將繼續?不重要。這件事結束后,許庭生就不會再參與,那是方餘慶,方橙,方如矩這些方家子孫自己的事。是他們和凌蕭之間,甚至他們的孩子和凌蕭的孩子們之間的事。

「你要出去?」許庭生壓下這些想法,指了指方餘慶手上的車鑰匙說。

「嬸嬸讓我去學校把如鯉接回來。既然決定出國,就不讀了。她也怕孩子在學校受委屈……還有危險。」方餘慶解釋。

許庭生說:「那還是我和杜哥去吧,這一陣你少去外面轉。反正我也沒事做,而且也認識那個小丫頭……」

方餘慶笑說:「沒這麼危險吧?」

「小心點總沒錯。」

「呃……」

「怎麼了?」

「我怕如鯉看見你就跑,上回過後,她偷偷跟我姐說,你是變態。」

「……,那我就乾脆點見了直接把她綁回來。反正……都變態了。」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