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五十三章 最後一條路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9-27 14:44  |  字數:3503字

第五百五十三章最後一條路

第二次在西湖市機場送走吳月薇。不同的是這次並不沉重。上一次離開許庭生,吳月薇用盡全部力氣,這一次她可以微笑揮手。

這種差別與其說是因為事情狀態的變化和時間的作用,倒不如說是吳月薇自己的成長。清北兩年,這個女孩在學習和其他方面那份令人羨慕的睿智,終於開始慢慢影響到她對感情的態度。

這也許類似她前世讀研之後的心態,有些東西,保留著,不勉強自己去忘,但也不再強求。

回程,坐在車上,許庭生還不習慣像一般老闆或領導那樣大馬金刀安坐在后座,他就坐在副駕駛位置,看著身旁其實一路同行,什麼都看在眼裡的杜江,有些不自在。

「杜哥,你別笑啊。」許庭生自己心虛說。

「我可沒笑。」杜江說他沒笑,但笑著說。

「其實吧,我們做這個的都懂規矩,這種事一概當沒看到,跟誰都不會說。放心,就算你爸媽問我,我也不說。杜錦還說她之前遇到過僱主在車上直接亂來的呢,她畢竟是個女的,後來就是因為這個辭了那份工作,然後才來了咱們家。」杜江似乎也發現自己的姿態有點不對,跟著又補了一句。

「那她還不是跟你說了?而且你舉這麼個例子,我本來沒什麼事,也搞得好像真有什麼似的了。」許庭生在心裡嘀咕。

轉念想想,這事似乎沒有解釋和爭辯的必要。許庭生「嗯」了一聲沒有再說話。

車子下了高架,轉向西湖市第一醫院。

留杜江在門外,情急之下沒空理會外間那一群面如死灰的「行屍走肉」,許庭生直接敲了裡間病房的門。

開門的是方橙。許庭生進門抬眼一看,病床上的老人似乎睡著了,只有那些插滿全身的官道和儀器能證明,他依然活著。

「老爺子怎麼樣了?」許庭生帶著期待問道。老頭那麼硬,他相信並希望他依然硬挺著,自己好有個可以商量的人。

方橙仔仔細細的關上門,雙眼有些無助的看著許庭生,「偶爾還會醒,但是只有眼睛還會動,能眨眼。不能說話,剩下的其實都不行了。」

許庭生沉默了一會,這一瞬間,他其實也有一種無助感……這件事至此,似乎終於完全落到他肩上了。

「老爺子有什麼交待嗎?」許庭生問。

「沒有。」方橙答。

「媽的……老無賴。」許庭生轉頭瞪一眼床上的那個老頭,低頭慘笑一會。老頭什麼交待都沒留是什麼意思?很簡單,就是全都賴給許庭生的意思。

方橙詫異,微怒說:「你……罵爺爺?」

「嗯。實在太坑,剛剛一下沒忍住。」

「你……」

「罵完了,我做事。」許庭生轉身出門。

方橙跟在他身後。

外間,一屋子婦孺。其實方仲這些人本不該算是孩子,年紀比許庭生還大,但他們整件事情中的狀態和表現,也許連孩子都不如。

「那個,現在怎麼辦?老二他們兄弟姐妹幾個都在裡面了,還有孩子們的安全……」方家二媳婦站起來,眼神茫然的問道。她一隻手扶著椅背,身形搖搖欲墜。

被這樣一雙眼睛盯著的感覺並不好。眼前是一位無助的妻子,母親,許庭生卻沒辦法給她任何回應。他不能承諾什麼,更不能實話實說,不能說:你們其實早就已經是棄子。

方家二代全體,加上三代的一部分,會被放棄,甚至犧牲,用來喚起上面那位的惻隱之心,等他出面,給老頭親自為方家選定的三顆「種子」留一條路——活路,也是方家再起的路。

許庭生被請求的,只是保住那三顆「種子」,還有想辦法把事情鬧到上面那位無法不聞不問。

「我……」

「你問他有什麼用?」一旁的方仲突然咆哮著站起來,指著許庭生,「你看他做過一點什麼嗎?他不是方家人,就算我們方家人都死絕了,跟他有什麼關係?老頭糊塗,你們也跟著糊塗嗎?」

若是早兩天,他說這話就該挨一耳光,但是現在,顯然在場大部分人都同意他的觀點。

此刻現場已經不只方家直系親屬了,旁系跟方家走得太近的一些,這段時間也開始受到牽連,進去了不少。而他們的老婆孩子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來找方家。

「堂哥,你先別激動。」方橙在一旁勸了一句。

「我不激動?我面子沒了沒事,我命都快沒了,你要我怎麼不激動?」方仲說著把一條腿踩到椅子上,挽起褲腿,上面一片巴掌大的擦傷,「我昨天差點被故意製造車禍撞死。他們就是要趕絕我們方家。」

「怎麼回事?」許庭生問。

「我哥昨天剛走出醫院門口,一輛車就用很快的速度從他身邊衝過去,帶到他,把他掀到了旁邊的逆向車道上。如果不是我哥反應快,馬上滾到一邊,他……他會被另一邊過來的車軋死。」

說話的是方櫻。

「我當時就在旁邊看著,那輛車明顯在開到我哥身邊的時候打了方向盤,故意偏過來帶到他。而且司機最後連下車查看一下都沒有……」

「這根本就是故意謀殺。他們……要對我們剩下這些下手了。」

「前幾天我和我哥在外面的時候,就有人跟我哥吵起來,不光動手,還說……說我們方家一個都剩不下。斷子……絕孫。」

這件事出乎了許庭生對凌、蕭兩家原有的判斷,對付方家二代,他們其實走的是「正規渠道」,最多把問題擴大化而已,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