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五十一章 富二代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下改得過來。」 「專門訓練?」 杜江點頭。 鍾武勝一隻手搭上許庭生肩膀,湊到他耳邊說:「如果徒手搏鬥,我和杜哥應該都能贏她,畢竟這不是電視或者武俠小說,男女之間體能力量相差太大...

第五百五十一章富二代

麗北中學高考期間正門進側門出是慣例。該叮囑的都叮囑得人煩了,妹妹下車進場以後,許庭生輕車熟路把車停在側門外。

其實按說語文一場兩個半小時,回家休息一會再來也來得及,但正如側門外那些頂著六月份大太陽的家長一樣,人就是有這麼一種心理,不管多麼難熬,我跟這守著呢,這才叫真的陪考。守得越是辛苦,家長們越覺得跟考場里的孩子並肩作戰了。

你讓他們回去?呆不住,跟家就跟在熱鍋上的螞蟻似的,焦慮不安。

許庭生也是一樣的心理,不過他們在車上,多少不那麼難熬一些。

車裡就剩下他和吳月薇。兩個人努力嘗試著聊了一會,終於還是沒辦法繼續,許庭生只好說:「我下車抽根煙。」

就這樣,兩個多小時,他沒再回到車上,抽了一根又一根煙。兩個人一個坐車外,一個坐車裡,安靜的等待著,直到第一場考試結束的鈴聲響起。

麗北中學近十幾年來最優秀的兩個畢業生跟其他人一起站在側門外等著,引得很多老師和家長側目。許秋奕走過來,拉著吳月薇的手一邊走一邊說著悄悄話,壓根沒搭理許庭生。但看她一臉的笑容,許庭生也就安心了。

快走幾步幫著打開車門,伺候上車,關門,然後回駕駛座開車,不敢多問也不敢多話,許庭生老老實實的當著專職司機,高考兩天,幾乎都是一樣。

最後一場考完,妹妹終於一次先走到當哥的面前。

「感覺怎麼樣?」許庭生微笑著,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許秋奕拿額頭在許庭生胸口撞了一下,委屈說:「都怪你,害得我現在要是不厲害點,就跟咱們家出了個廢物似的。一個個都說,哥哥那麼厲害,妹妹總不能太差吧……憑什麼?1

「就是。憑什麼1許庭生有罪,連忙討好道。

許秋奕抬起頭,眼神認真說:「哥,放心吧。」

一時間恍惚前世,妹妹出嫁那天,許庭生陪她走完紅毯,她也是說的同一句話。

「總不至於考你那種破學校的。」許庭生剛有些感動,妹妹補了一槍。

千里迢迢只是為了兩天簡單的陪伴,吳月薇還有期末考試,許庭生除了期末還有一堆事,更忙,兩個人都得立即回去。

可是許庭生這一趟是坐車回來的,他想著跟老爸借輛車。

收拾好東西出門,還沒開口,就看見一輛嶄新的2006款路虎攬勝停在門口。駕駛座上坐著杜江,旁邊是鍾武勝,兩人跟許庭生都已經在熟悉和親近不過,微笑著沖他招了招手。

「怎麼樣?這車還喜歡嗎?爸送你的。」許爸笑著說。

賓士被黃亞明占著,自己一直開著方餘慶那輛破大眾的許庭生有了人生中第一輛屬於自己的好車,土豪老爸送的。他跟那傻樂。老媽問:「怎麼了?我的大老闆兒子。」

許庭生一臉滿足說:「差點忘了……我是富二代。」

一家人笑著。

「別笑啊,這可是我當初真正的理想。就想遊手好閒敗家來著……」許庭生說。

「你真想了,累了……隨時回來敗。」許爸說。

鍾武勝和杜江看來是準備跟許庭生去岩州了,許家三頭猛虎一下出動兩頭,這還是第一次。足見表面風輕雲淡的老爸,實際有多麼放心不下。

「這,需要嗎?」許庭生問老爸。

「昨晚幫你分析了一下,你現在局面太亂,明槍暗箭都有可能遇上,所以,咱們防大炮的同時,也要防匕首。不管怎麼樣,至少我們先把這個姿態擺出來,也許別人反而不會動這個心思。真要動,咱們也有準備。」許爸壓低聲音,避過許媽和許秋奕等人對許庭生說。

許爸說的這個姿態是什麼?通俗一點說就是:白的黑的,儘管來,我都接著。

許庭生沒法辜負老爸的好意,更何況身為老江湖,老爸分析得顯然更有道理。他轉身注意到車後門位置還站著一個女的。

見許庭生看她,看樣子大概二十三四歲的女孩欠了欠身:「少爺好,我叫杜錦。」

原來還不止鍾武勝和杜江。許庭生第一次被叫少爺,有些茫然的再次扭頭看老爸。

許爸欲言又止,他本想說,杜錦是去幫你照顧那個小兒媳婦的,畢竟女的方便些。但是吳月薇此時就在一旁,許爸只好把話收住,用眼神暗示了一下。

杜江下車,說:「庭生,介紹一下,這是我妹妹,不太會說話,你多擔待。」

許庭生悄聲說:「杜哥,那你能不能讓她別叫我少爺了?我聽著得慌。」

「這個……我一會跟她說說看」,杜江笑著說,「不過她是經過專門訓練的,這些都是教的規矩,未必一下改得過來。」

「專門訓練?」

杜江點頭。

鍾武勝一隻手搭上許庭生肩膀,湊到他耳邊說:「如果徒手搏鬥,我和杜哥應該都能贏她,畢竟這不是電視或者武俠小說,男女之間體能力量相差太大。但是……如果算上槍械,十個我和杜哥,都不夠小錦一分鐘虐的。」

最後一句,鍾武勝的聲音幾乎低到不能聽清,但許庭生還是聽清了,「槍械」兩個字,帶給他的震撼和心悸一下難以言表。

「這個意思是,杜錦身上有……」許庭生心裡想著,扭頭看鐘武勝,看杜江,看老爸,沒人說話,但也沒人否認。

許庭生不打算繼續問下去了。

杜江開車,一行人直奔岩州。

電話里找人幫忙安排好鍾武勝三人在岩州的住宿,和自己同一個小區,同一棟樓。

接下來,杜錦會專門負責項凝的安全和周末接送,具體怎麼做,她表示不需要許庭生操心。這方面顯然她才是專門人士。許庭生特意叮囑了一下,讓杜錦在保證安全的同時注意別影響到項凝正常的學習生活,還有最好別讓她有拘束感和緊張感。杜錦也表示沒有問題。

至於杜江和鍾武勝,許庭生的計劃是留鍾武勝顧著全局,同時機動應對各種情況。如今的鐘武勝,跟著許爸時間已經不短,不論眼光、見識、謀略、反應,都早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的武夫,遠非當初可比。

他會把杜江帶在身邊。

相比杜錦無人知曉,而且是女人,杜江更適合身在明處。從一個保鏢的角度,在岩州乃至周邊的圈子裡,如今的杜江其實遠比鍾武勝更有名。當初保護陸芷欣的那一戰,一個人,徒手,短短几分鐘內擊潰近十名持械歹徒的戰績,讓很多人都聽說了泰拳橫練,高手杜江。

甚至有人私下還討論杜江能不能上得了k-1,打不打得贏播求……杜江自己都只能無奈苦笑。

許庭生自然不會這麼幼稚,不過倒也好奇過杜江和鍾武勝之間如果來一場,勝負會是怎樣。杜江當時回答:「平常打打我贏,真拚命了,他贏。」

他帶著杜江回來,招搖過市,有心人看在眼裡,震懾效果顯然更大。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