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五十章 願無歲月可回頭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生整個人僵在原地。 「走吧,學長。你當沒聽過,我當沒說過。」 人在後座,車窗外滑過舊日景物,一件件,全都裹著厚厚的舊時光。前世三十一年,活過之後留下太多遺憾和懊悔。 今生本就已...

第五百五十章願無歲月可回頭

許庭生長白頭髮了,這讓他有點恐慌,作為一個曾經失去過青春的人,他遠比那些因為無知而肆意揮霍青春年華的少年更在意和珍惜人生中的這段時光。

這是最好的時光。會在每一個失去后的人心裡,被一次次回憶,被主觀的添加很多色彩,變得精彩紛呈。

前世最後的幾年,在那段焦慮、懊悔和徒勞的四處奔波的時光里,許庭生一度鬢髮灰白。

最早意識到這件事的那個清晨,他在越南河內一家廉價的賓館里醒來,雙手捧水洗過臉,抬頭,看見帶裂縫的鏡子里自己破碎的臉,還有兩鬢的一叢叢灰發。

那天他癱坐在洗手台下面哭得歇斯底里,不顧形象的嚎著:「項凝,我來不及了。對不起,我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就是那一天,許庭生放棄了最後的掙扎。他不計成本的處理完最後一批來自義烏小商品市場的」高端首飾」,隻身回到漸南,開了一家小店,任憑債主們提告,謾罵,動手……就此認命。

後來,就在那間小店裡,他最後一次見到項凝。彼時,他身上仍然背著數百萬債務。

「怎麼了?」吳月薇把許庭生從不堪的回憶里拉了回來。

「沒」,許庭生笑著說,「你看仔細了嗎?真的就一根?」

「真的就一根,我看仔細了。我看得特別仔細。」吳月薇手撥著他的頭髮,笑容燦爛說。

一瞬間的恍惚,許庭生說:「誰娶了你一定很幸福。」類似的話,許庭生前世在那場醉了新娘的婚禮上也說過。那天,帶著尷尬的許庭生提前退常

這次也差不多,許庭生說完差點立即給自己一嘴巴,這話誰說都行,就他說不行。

吳月薇意外的沒有生氣或者難過,輕輕揚了揚下巴,說:「那是,我從小脾氣就好,氣也沒長氣。大概就是吵架了出門,最後又自己買了菜回家安靜做飯的那種女人。你說我多好?1

許庭生也放鬆了下來,說:「什麼吵架出門,也許跟你根本就吵不起來。」

「也會吵的」,吳月薇認真說,「女人不和男人吵架,怎麼知道男人愛不愛自己?」

「……,你這都哪聽來的瞎道理?」許庭生說順嘴了,開始犯貧。

「室友說的。」吳月薇說。

「怎麼清北姑娘談戀愛也這樣啊?」

「姑娘談戀愛都這樣,不然你以為什麼樣?」

「我以為你們那麼高大上,沒事就一起研究怎麼建設國家呢。你說,你們這些人才都這樣了,國家什麼時候能真正富強?」

「跟初中時候一樣愛貧嘴。」

「那你還不是喜歡?1

許庭生徹底說禿嚕了……說完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吳月薇看著他。「我傻吧?」她說,「其實以前,難過的時候,我也像小孩子賭氣那樣跟自己說過,再喜歡你,我就不姓吳了。」

車在車站停下,鍾武勝開車在站口等著。

許庭生走在前面,吳月薇走後面。

「學長。」她說。

許庭生回頭。

「其實那樣的誓,我發過好幾回,初三一次,高一一次,高中畢業一次,大學每天一次……所以我其實早就已經不姓吳了,只是別人不知道。那我姓什麼呢?大概想姓許,可是……國家好像不讓。」

這句話里的意思震得許庭生整個人僵在原地。

「走吧,學長。你當沒聽過,我當沒說過。」

人在後座,車窗外滑過舊日景物,一件件,全都裹著厚厚的舊時光。前世三十一年,活過之後留下太多遺憾和懊悔。

今生本就已是重來,該撿起的遺憾都已經努力撿起,剩下的……便如海浪總是會在夜裡把海灘自己遺留的貝殼卷回去,願無歲月可回頭。

…………

別人千里迢迢的趕來,結果隔天就要高考的那個傢伙自己還專心的看電視。

許秋奕看見許庭生。

「你怎麼也回來了?」當妹妹的說。

「太傷人了啊,秋,什麼叫我怎麼也回來了啊?哥專程回來陪你高考,你不感動也就算了,居然還嫌棄?1許庭生故作委屈說。

前世妹妹許秋奕高考,許庭生每場在考場外守候。那時的妹妹已經太懂事。相比而言,雖然嘴上抱怨,許庭生心裡其實還是更喜歡現在這個可以任性不懂事的妹妹。

「那倒也不是」,許秋奕有些為難說,「我其實也不是很反對你回來,就是,就是我怕有人不想看到你。」

「可是我已經看到他了」,躲在門后的吳月薇走出來,笑著說,「走,咱們不理他。我給你梳理下明天的知識點去……」

「我也去。」許庭生說。

「你去幹嘛?你是文科生,又不懂。」

「我……我至少可以跟你們一起研究下作文埃」

「可是……我們是清北級的。」

「……」

吳月薇陪著許秋奕,許庭生和老爸坐下來,把方家的情況和自己的態度、處境大概說了一遍。許爸是重情義的人,當初許家和黃家的事,方家伸過手,許家欠著方家一份人情。

「方家這件事,你如果選置身事外,爸會覺得你長大了,會安心,但我知道那不是你,那樣如果方餘慶出了什麼事,你會不安一輩子。

去做吧,真不行你跟我說,爸也幫著想想辦法。這事兒……別的咱們或許幫不上,不過安排幾個人出國應該沒問題,你覺得呢?」

「出國?他們家裡出的事,家人要出國怕不好辦。」

「沒事,我前段時間接觸了一批外商,是美國大使館的人領著過來的。」

「這麼牛?」

「別跟爸貧,你就看需不需要吧。」

「嗯,真需要我跟你說。」

「好。回來了就好好休息兩天。其實秋挺想你的,前幾天還老念叨,她都要高考了,你連電話都不打一個。還有,別看她嘴上嫌棄你,其實平常特別喜歡聽同學談論你,也愛看關於你的新聞,每星期回家都嘰嘰喳喳說你……她很為你自豪。」

許庭生笑了笑。

「其實爸也一樣。」許爸說。

許庭生找酒,跟老爸碰了一杯。

「爸。」

「嗯?」

「其實我這輩子最自豪的事就是,我爸是許建良。有你在,我就什麼都不怕。」

「本來就該這樣。你是我許建良的兒子,放膽去殺一個來回,爸永遠站在你身後。」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