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四十八章 白雲大媽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許庭生掛上電話眯了一會。 黃亞明掛上電話跟坐在一旁的老金說:「我想做掉何二十七。」 外人要擠進并州三十,做掉其中一個還被接納,最不容易引起公憤的下手對象應該就是何二十七,畢...

第五百四十八章白雲大媽

幾個小時的客車出行永遠稱不上愉快,有些發黃的座椅套,不能伸直的腿,還有車廂里不太好聞的氣味,都讓如今的許庭生有些不適應。

腦海里回憶著前世今生幾次乘客車往返,去見那個女孩,當時愉悅的心情,何曾計較過這些?

手機震動。

電話是胡盛名打來的。

「甌劇團的人剛剛走了,我專門包了輛車給人送回去」,胡盛名說,「運氣實在好,老天幫忙,來了幾個不開眼的小混混擋道。我捂著臉不讓他們看出來,親自上陣幹了一仗。成功挂彩。」

挂彩了,他說的很得意。時至今日,哪怕方家再頹勢,黑馬會的多數人的態度依然完全不同於外面那些人,他們始終對許庭生保持著強大的信心,幾乎言聽計從。

這或許是因為他們比別人親身見證了更多的關係,比如當初拿下凝園地塊過程中的那三張小紙條,許庭生整個運籌帷幄的過程,他們是親歷者。當然,許庭生也始終沒有讓他們在方家這件事情上有一絲一毫的參與。

「劇團的人都快把我當大俠了。跟他們說好了以後多合作,我們有機會會幫他們推廣。那邊說想找時間當面感謝一下你。那個美女好像對我們這邊也挺有好感的……要說,她絕對是一個禍水級的女人,一般男人到手都無福消受。」

「那就好,有機會多聯繫,反正也花不了幾個錢。但要記住千萬別出格。」許庭生提醒。

「放心吧,庭生,你和餘慶忙你們的。方家的事我也幫不上什麼,剩下我能做的,你跟我說就好。」胡盛名笑著說。

「辛苦了,胡哥。」許庭生說。

「哎喲,這哥叫的,舒坦……不說了,我吹牛逼去了。」胡盛名說。

許庭生掛上電話,有些感慨。方家這次的事,黑馬會的人大多參與不上,有些或許家裡有些能量,但他們自己在家裡的分量卻不夠,沒被逼著劃清界限,就已經很好了。

前兩天吳昆一樣打了個電話,他說:「庭生,抱歉,你們現在這個級別的事情,我已經幫不上什麼了。不過你記得,如果有涉黑的東西,交給我來做。我不希望你碰那些。」

第二個電話。

黃亞明說他見到那個約定代孕的清北妹子了。

「怎麼樣?」許庭生問。

「都挺好的,十丈之外超級美女,五官清晰漂亮。走太近才知道為什麼五官那麼清晰……臉有點大,面對面看不全。不過嫂子說這叫福相,很旺,我也還能接受。」

「那不就好了。」

「是挺好的,就一個小問題,我接受起來有點難。」

「什麼?」

「還是不說了。」

「這麼為難?」

「也不是……她叫宋丹丹。」

「……,噗……」

「她走過來,說,你好,我是宋丹丹。我……」

「你怎麼樣?」

「我站起來說,你好,我是趙本山。《月子》2,出了嗎?」

「……,其實也不叫事。名字挺好的。」

「嗯,就是我不能閉眼睛,閉上就換白雲大媽要給我生一個。」

「……」

「庭生。」

「嗯?」

「我要在這邊呆一陣。這邊過段時間可能會洗牌,我想看看有沒有機會。這塊現在真的是暴利,并州三十……還沒有姓黃的。」

「你自己注意安全。」

「知道。還有我想說,你那邊要是有什麼臟活,跟我說,我帶人回來做。我不想你碰那些東西。這條路我走就好,……」

「知道,放心吧。」

「好。」

許庭生掛上電話眯了一會。

黃亞明掛上電話跟坐在一旁的老金說:「我想做掉何二十七。」

外人要擠進并州三十,做掉其中一個還被接納,最不容易引起公憤的下手對象應該就是何二十七,畢竟哪怕這些人本身是鬼,也不是想跟他呆在一起。

但是這件事老金不能一點理由沒有就幫著做,人人皆知金二十四,他躥得太快,名聲太響……一旦他這麼做,剩下就會人人自危。

第三個電話是許庭生主動打的。

在凌、蕭兩家那邊,他把凌蕭當作突破口。

「凌小青,我是許庭生。」

「……,我不是凌小青。你現在要來家裡?」

「不是,我不在岩州。」

「故意告訴我?什麼意思?」

「沒有。只是想說,方家二代已經全完了,老爺子也差不多了。三代這些孩子,你家裡有沒有抬手的可能?兩位老爺子官聲都不錯,年紀也大了,沒必要到這一步。」

「我知道。可是你想想,他們為現在準備了二十多年。別人子孫滿堂的年紀,他們連一聲爺爺都沒聽過。」

「……」

「其實當時我爸完全還有可能再生一個兒子,你知道嗎?但他不生,要自己每天想著我三個哥哥。他怕那樣會有顧忌,更怕自己對那件事的恨慢慢淡了……」

「可是方家三代不涉政。」

「那又怎麼樣?我回國這兩年的感悟,只要有人有心要做,這裡沒有東西可以不涉政。更何況,我兩位父親也許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兩個人話不投機,很快掛了電話。凌蕭態度冷漠,堅決,但是其實還是透露了不少訊息。她也許確實是精英,但能力不在政治和勾心鬥角上,而且畢竟是女人。

………

從岩州到麗北沒有直達車。

許庭生趁著在漸南市轉車的時間去看了方如矩,也見到了那麼暫時龍困淺灘的大人物。許庭生把水壺交給他,他捧著,只說了一句:「原來老爺子還對我那麼有信心。」

從始至終,話題都沒到許庭生身上,也沒到方家現在的情況上。這位甚至沒過問老爺子現在的身體狀況,也許正如老頭所說,兩人之間要說的,那一送一接之間,就已經說完了。

至於許庭生的問題,則都用這個水壺說了。

***

額,有時候朋友們會說我解釋的話太多,比如把丁淼和二十七的交鋒解釋得沒思考空間了。這章試試不解釋太多,凌蕭這裡的心理交鋒,大家自己猜猜也好。

感謝「fa黎」,直接幹了一個人仙

謝謝含笑半步癲705755709的大紅包;我果然是個混蛋吧;我是項凝黨;靜水流深,滄笙踏歌;四維591882516;啟友此禮;肥胖兒童考研路;大叔爆更55;你的大白;轉身已陌路463496389等朋友的打賞祝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