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四十七章 聰明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兩個人交給他。不擔心他根本沒打算去碰許庭生,只是想把那兩個人弄過去做掉,把這件事了結?」女人柔聲說。 何二十七伸手挑起她的下巴。 若是有旁人在,這一刻的動作很容易看見,這個清秀漂亮的女...

第五百四十七章聰明人

丁淼雙手支著額頭不吭聲。其實在這件事情上,他本應該是許庭生的盟友才對。但是,何二十七找上了他。利益和威脅當然都是必須要考慮的東西,但是除此之外,其實還有一個充滿誘惑的念頭,親手打敗然後弄死許庭生。

三年之前,岩州上層圈子裡最受認可和讚譽的年輕人,叫做丁淼。甚至當丁森回國,搶走他的繼承權的時候,不論家族內外,都有很多人為他不平。

後來,人們開始喜歡談論另一個人。

丁家關係命脈的根本,貨運和外貿業務,現在被黑馬會抱團壓制,重點開拓的地產方向,更是被至誠壓得幾乎抬不起頭來。而這一切,丁淼很清楚,其實都是因為許庭生的存在。

「沒有許庭生,黑馬會就會分崩離析。他是必須搬開的絆腳石。」

二十七專心致志在看自己的手。他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長,關節小,膚白而且細膩,指甲修剪得很用心。這不像是一雙男人的手,更別提煤老闆了。

十指如琴弦輕柔起伏,偶爾忘我的時候,二十七會露出這種類似女人的嫵媚姿態。他本來就長得漂亮,有一種男人的好看,叫做「妖」。

六月份,襯衫袖扣依然扣著。因為只要稍稍挽起,便會露出他手臂上的疤。那是牙齒咬過留下的疤痕,至今無比清晰。

像這樣的傷疤二十七周身各處加起來有無數,其中一些是其他東西留下的,比如鞭子,刀,熱鐵……

二十七還不是二十七之前的故事:俊美少年十四歲家道中落,認了一個當時并州有名的大人物做乾爹,被接到家裡生活。從此錦衣玉食……生不如死。

可是他活下來了。二十歲把乾爹埋在礦洞里,二十七留了活口,對著呼吸孔喊:「乾爹,你還活著嗎?」

底下那位曾經的梟雄嗚哇嗚哇出聲。

「乾爹放心,我一定救你。」他笑著說。

那天夕陽西下,風卷,揚塵。何二十七曲腿坐在漆黑一片的礦山上,面前站著他噤若寒蟬的乾娘和干姐。

一身精緻艷麗的花旦裝扮,婉轉唱著乾爹平常最喜歡聽他唱的幾個唱段,何二十七指扣蘭花,慢條斯理的……把一勺勺鐵水……灌進腳邊的呼吸孔。

他每灌一勺,腳下那個慘叫一聲,身邊兩人失聲哭出半嗓。

何二十七閉目享受這一切,「唱得好。叫的也好聽。乾爹,你以前就是這麼誇我的,您沒忘記吧?沒忘就好,你放心,乾娘干姐這,有我呢。」

後來,他的乾娘與干姐被盡心「侍奉」,直至不知去向。

再後來,他在唾棄聲中,在誰都瞧不起,誰都當他只是塊肥肉,想要一口吞下的情況下,站住了,然後用三年時間,成為了何二十七。

這個過程具體如何,知道內情的人不多。但是并州三十內部有句話:寧惹二十四,不惹二十七。是因為有些東西,正常人一想,就毛骨悚然。

何二十七抬頭看一眼知道他在掙扎。他更知道,丁淼最後一定會答應自己的提議。因為,聰明人其實比傻子更好騙。

就像你打牌的時候想要偷雞,聰明人盯著你手上剩下的那把牌考慮再三,最後卻讓你成功一把出完。而傻子,一定會炸你。

如果你撒了一個謊被揭穿。傻子會說:你騙人,我不聽你說了。聰明人會想:來吧,我當然可以洞察真相。

所以,騙一個聰明人,你只需要讓他成功證實自己的聰明就好。撒第一個謊,被他看透,承認,然後你就可以撒第二個謊了,實在不行你接著撒第三個。

在剛剛的對話過程中,何二十七被拆穿一次,看穿兩次,還有一次他情緒失控以致失態,說了不少實話……他已經成功讓丁淼將他「看透」。

他真正需要隱藏的東西。

第一,并州三十內部,論對金二十四的了解,何二十七其實能排到前三。他是吞掉過很多「朋友」和「兄弟」,但是這次,何二十七有九成的把握,誰要了許庭生的命,金二十四就會要誰的命。

實力不及,何二十七不想給他動手的理由,不願直接面對他的怒火和報復,這才是他不敢自己出手對付許庭生的原因。金二十四盯他很緊,如果丁淼再耗幾天,消息稍有走漏,他就不得不為了表示「誠意」,穩住局面,親手把手上那兩個人送到金二十四手上。

第二,丁家本身在岩州有一定的財力和實力,一旦生死相拼,幾乎肯定能和客場作戰的金二十四對耗一陣。這就能為他創造一個很好的機會,何二十七的目標,許庭生交在黃亞明手上的酒吧、娛樂那一塊其實都只是次要,真正最主要的,是金二十四。

所以,丁淼一旦答應,不論成功與否,都是炮灰。

一直沉默的丁淼突然動作,伸手拿過酒瓶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舉杯在何二十七擱在桌上的酒杯杯壁上磕了一下,一口喝掉。

「你把那兩個人交給我。這件事……我做。」

何二十七把酒喝掉,「好。我把人送過來。」

「嗯。之後你別管我怎麼做。我不玩你們下三濫,車禍,打黑槍那一套,你怕跟許庭生慢慢玩,我不怕。一個三流大學學生而已。」常春藤名校畢業的丁淼挺身坐直。

他把自負和對許庭生的不服氣,甚至心底的敵意都表現出來。不怕何二十七看出來,只怕他看不出來。這些情緒都是真的,但丁淼不是丁森,他很早以前就已經度過了容易被利益誘惑,被情緒左右的階段。

他到現在其實還沒做任何決定。如果風向有利,機會真的大好,他確實會對許庭生下手。但如果沒有把握,他就會毫不猶豫選擇和許庭生站在一起。他,加上許庭生,再加上可能性很大的金二十四,何二十七動彈不了。

至於那兩個人,能要到最好,要不到,也沒關係。他只是為了「展示」決心隨口一提,沒想到何二十七真的就答應了。

丁淼走後。

一個高挑又清秀的女人走進包間,在何二十七身邊跪坐下,手撫著他的膝蓋。

「你就這樣把那兩個人交給他。不擔心他根本沒打算去碰許庭生,只是想把那兩個人弄過去做掉,把這件事了結?」女人柔聲說。

何二十七伸手挑起她的下巴。

若是有旁人在,這一刻的動作很容易看見,這個清秀漂亮的女人……有喉結。「她」身上也還有某樣東西,當初做手術的時候,「她」曾經想過連那裡一起做掉,但是何二十七不讓。「要是那樣,我為什麼不幹脆找個女人?」他說。

下一刻,何二十七把那張精緻的臉暴力的按到胯下。

「女人「弓起背,衣服提起露出大半截腰身。那上面,有齒印,鞭痕,燙傷……

何二十七仰頭,閉目,嘶嘶吸氣。

「你變聰明了。丁淼就是這麼想的,兩手準備。不過沒關係,像他這麼聰明的人,一定能想到很好的計劃,找到很好的機會……不下手都可惜。聰明人就是這點好。」

「你真的越來越聰明了。」

「女人」整個身體猛地一抖。何二十七自己是怎麼上位的,「她」知道。這些年,那些公開不公開的礦難里,多少是真的意外,多少其實只是何二十七的黑手,「她」也知道。

再聰明下去,她就離某座廢棄的礦洞不遠了。

「我找了個很好的旦角老師,以後怕不能老跟著你到處跑了。我想過了,我想專心學戲。」她抬頭,眼睛水汪汪說。

「好。」何二十七拍了拍她的頭,動作像對一條狗。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