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三日還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許庭生在腦海里仔細把人過了一遍,一時半會沒想出誰有這樣做的必要。 同一時間,盛海,兩個許庭生都見過,但是根本無法聯繫到一起的人坐在一起。丁森同父異母的哥哥,曾經和黃亞明聯手做掉自...

第五百四十六章三日還

許庭生前一晚被暴怒的項小姐一直折騰到凌晨兩點多,早起腦袋發沉。因為項凝趴在他身上睡了一晚的關係,四肢也有些酸痛。

這段時間的精神壓力較之以往確實大了太多,再加上身體上奔波的勞累,就算他還年輕,也有些支撐不住了。

吃過早餐按約定開車把項凝送到了葉青在遠航集團的辦公室。

「接下來三天,你就跟著你青姐。白天她上班,你在她辦公室看書做題,晚上就跟她回家,住在她家。總之你做什麼都跟著她就對了。譚耀要是找她,你就說我說的,讓他滾蛋。」

當著葉青的面,許庭生拉著十七歲的項凝,像叮囑七歲的小女孩一樣細細的叮囑。先前凌蕭提醒過他小心這次有人渾水摸魚,在項凝身上做文章。他不能辨別真假,卻還是放在了心上。

項凝乖乖的點頭,表現得很聽話。從許庭生的話里,她已經聽出一些不對勁了。

許庭生手握上門把手的時候,項凝在身後說:「萬一這回也要打架,記得多叫點人,還有叫他們別像上次那樣來晚了。你挨了打,我又要心疼。」

許庭生說:「放心,已經騙到手了,就不用再故意惹你心疼了。我永遠不會讓自己有事的。三天後就回來。」

他離開后,項凝問葉青,「他這次到底什麼事呀?我聽到一些人在說,包括我爸爸媽媽,說得好像很大,可是又說不清楚。」

葉青想了想,沒有把事情跟項凝說清楚的必要,就說:「我也只知道是方餘慶家的事,具體不是很清楚。」

「那他會不會有事?」項凝緊張的看著葉青。

「當然不會。」葉青笑著伸手安撫了一下她。

「真的?」

「當然是在真的。小凝……」

「嗯?」

「我想跟你說,其實你所見到的許庭生,是獨一無二,別人都見不到的。他會為你去買菜,給你做飯,洗衣服,在你面前撒嬌扮可憐,耍流氓,耍無賴,逗你開心,也會因為你而怕你的爸爸媽媽,因為你,挨打不敢還手……就好像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很好的男朋友。

但是你不知道,在別人眼裡的他其實不是這樣的……在別人眼裡,他是不好接近,從不犯錯,又讓人猜不透的許庭生。外面有的人說,他簡直就是傳奇。」

「我知道,他很厲害。」

「是很厲害。可能比你以為的還要厲害。厲害到他做什麼,外面的人都相信他一定會成功。他怎麼做,我們都覺得他肯定有道理。就像那時候我們還不知道你,可是他說那個小區要叫做凝園,要建一座小蠻腰,要抓緊工期趕在今年七月前完工,我們就都聽他的,覺得裡面肯定有特別的考慮。

後來我們才知道,他原來只是為了哄你開心,跟你玩笑,讓你上學方便而已。小凝你聽過烽火戲諸侯的故事嗎?」

項凝點頭。

葉青感慨說:「要不是結果不同。他其實跟周幽王差不遠了。」

項凝有些窘迫,但止不住嘴角甜蜜的笑。烽火戲諸侯哦……說是昏君誤國,但其實哪個女人不希望被這樣珍視,不希望在自己愛的那個人心裡……高於天下。

「總之你記祝除非沒有辦法,否則沒有人願意招惹你家男人,許庭生。他厲害到一件本來結果很明顯的事,只是因為他決定參與,就讓所有人都不敢下定論。」

「嗯。那個,昨天,他還剛被我欺負個半死……」

「……,你看我,說多了。小凝你不會因為我說這些影響和他相處的感覺吧?」

「不會呀。反正他在我這裡,就是膽小如鼠的臭流氓,騙子大叔,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可不怕他什麼溪山塔下許庭生。」

葉青笑著拍了拍額頭,「真是幸福得讓人妒忌。你肯定不知道,岩州內外現在有多少出身很好的女人,都在羨慕你。」

項凝笑著搖頭,「我不想知道。」

這一刻看著項凝燦爛的笑容,葉青恍惚抓住了一點什麼,關於那個事實上每個人都困惑的,許庭生為什麼就喜歡了面前這個小丫頭的問題。

「若是換一個女人擁有許庭生,能像她這樣嗎?一切都這麼真實、自然。」

…………

從葉青那裡回來,許庭生知道自己的精神狀態沒辦法開車回麗北了。因為回家要呆至少三天的關係,也不好跟人借司機,許庭生難得一次,坐客車回麗北。

客車途徑城郊上高速,許庭生坐在車窗邊,沿途看見了曾經丁森僱人意圖撞死自己的那個路口,突然心頭一緊:「如果有人要做掉我,現在應該是風險最小,最好的時機。事情會被自然而然的聯繫到凌、蕭兩家身上。會有人嗎?」

許庭生在腦海里仔細把人過了一遍,一時半會沒想出誰有這樣做的必要。

同一時間,盛海,兩個許庭生都見過,但是根本無法聯繫到一起的人坐在一起。丁森同父異母的哥哥,曾經和黃亞明聯手做掉自己弟弟的丁淼說了一句和許庭生所想一樣的話。

「我根本沒有做掉許庭生的必要。就算在地產方面有一些利益衝突,也沒有到這一步。」丁淼對坐在對面的何二十七說道。

何二十七笑了笑,「如果你現在知道,就是那麼湊巧的,那兩個被你們一起設計撞死你弟弟的傻子在國外混不下去,偷偷跑回國,恰好在并州的一個礦上做事。然後,被我的人找到了,又被我推理出了整件事情真正的經過……你還覺得沒有這個必要嗎?」

他把自己所推導的整件事的經過說了一遍,竟然和真實情況相差無幾。

「我聽說,你爸爸快要把家裡的生意全部交給你了。你那個后媽好像挺反對,而且神經也有點不正常了,總是到處跟人說,她覺得你弟弟的死和你有關……那兩個人又恰好在我手裡。」

何二十七笑容滿面,陽光,溫暖,但是丁淼怎麼看都覺得毛骨悚然。

丁淼偷偷抹了抹額頭上的汗,色厲內荏說:「你不用威脅我。我提醒你,我只接受合作,不怕威脅。這件事風險這麼大,我跟你合作,有什麼好處?」

「首先,糾正一下」,何二十七緩緩喝一口酒說,「風險……不大。眼下岩州的情況,給了我們最好的時機。否則我就不會選擇這個辦法了,我就會用那兩個人直接去威脅許庭生……」

「我猜實際是因為你怕他吧?你怕許庭生,怕到不敢跟他慢慢斗,只敢想,一下弄死他。然後自己還不敢動手,所以,你才找我。否則我應該也是被你威脅的其中一個。」

恢復了部分冷靜的丁淼很快作出了分析判斷,讓何二十七不得不高看一眼。

「沒錯,你說的都對。一個從沒錯過的人,我不想跟他慢慢斗。怕夜長夢多。我一向認為,電視電影里那些明明占著上風,卻因為廢話太多最後被人弄死的人,都是活該。」何二十七坦然承認,然後說:「你很不錯,我喜歡和聰明人合作,而且是一個能親手布置弄死自己弟弟的人,你很對我胃口。」

「別廢話,我問好處。沒有足夠的好處的話,我為什麼不幹脆選擇和許庭生站一起,慢慢陪你玩?那可是從沒輸過的許庭生。何況你手上只是握著那兩個人而已,缺的證據還很多。」丁淼說道。

「你爸爸恐怕不會這麼想?」

「他就我一個兒子了。只要我最後不出事,他怎麼想還重要嗎?李淵……你知道吧?」

「好。那就說好處,好處,好處……」何二十七有些神經質的一邊點著頭一邊念叨了幾遍,扭動著脖子說,「那兩個人用完之後會埋在礦井裡。你后媽會死。你爸要死嗎?不如一起弄死吧,那樣你家就徹底由你做主了。還有……地產項目合作。然後……還有一座礦,并州的礦,現在是黃亞明的,以後歸你。還有,能通過黃亞明在許庭生死後弄到的東西,我給你一份。」

「黃亞明……對了,還有黃亞明,他怎麼辦?他也知道這件事,事後肯定能猜到是我。」

「他現在就在并州,春風得意,樂不思蜀。等到許庭生出事以後,黃亞明自然就會控制在我手裡,最後……會死。」

「你在說謊。據我所知,許庭生跟你們金二十四的感情很好。而金二十四,你應該還玩不過。」

「感情很好?哈哈……」何二十七突然放聲大笑,「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你知道金二十四吃掉過多少『朋友』嗎?能在并州做到我們這一步的,誰會真的講感情?!他現在看中的只是許庭生,還有他能帶給他的利益。我跟你擔保,只要許庭生一死,他肯定不會管黃亞明的死活。而且,會跟我們一樣,急著去從這件事情里獲得更多。他跟許庭生的利益牽連很多,最後能拿到的,也許比我們都多。老實說,要不是怕他吞了我,我這次都想找他合作。」

丁淼儘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思索了一會,抬頭,「最重要的一個問題,你為什麼這麼想弄死許庭生?除了利益。別跟我說你只是為了利益。」

「你太聰明了。好討厭。」

何二十七突然之間的「陰氣」,讓丁淼渾身雞皮疙瘩。

「第一,我跟金二十四幾年內必有一個要被吞掉,我不想他有一個許庭生這樣的助力。第二,我就是純粹的……很想弄死一個這樣的人。名聲很好,人很好,重感情,還有很多女人真心真意對他死心塌地……他太順了不是嗎?憑什麼?!第三,他身邊有個賤人叫做彤彤,我想玩一玩,然後弄死。那個賤人竟然寧願在他那裡做一個小管理,就為了這個,你知道嗎?她拒絕我……她拒絕我……」

丁淼不說話,身體有些顫抖。他知道了,面前這個何二十七,是個瘋子……變態。真正的魔鬼。

***

祝我生日快樂——生日可以請假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