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四十五章 相識於微末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其實比女人更需要愛情,需要證明。雖然這聽起來很酸。 這一世的許庭生不需要項凝再去證明任何東西,因為他早就已經全都相信。如今唯一要做的,就是寵著她,把曾經無力給予的一切,十倍百倍,全部給她。

第五百四十五章相識於微末

別人口中百年才能修得的許庭生,項凝只用了三年。然而那時的許庭生不是如今這個才俊,他甚至一度潦倒。那個他,這些現在口口聲聲要攢一個許庭生女人們若是見了,怕是看都不會多看兩眼。

所以,那三年何其珍貴?自稱從小就很多人追,實際應該也很多人追的項小姐,等一個逃跑的懦夫,一等就是一千多個日夜。

付誠說他有一個經濟學老師喜歡在課堂上和學生聊人生。有一回,一個女學生問他:「年薪千萬的男人找老婆都有什麼條件?」老師笑著問:「同學們覺得呢?」學生們說了很多,譬如身材好,漂亮,聰明,高學歷,家境好,甚至好生養……

老師只說了一句:「條件就是,最好你愛上他時,他還沒年薪千萬。」

男人有時候其實比女人更需要愛情,需要證明。雖然這聽起來很酸。

這一世的許庭生不需要項凝再去證明任何東西,因為他早就已經全都相信。如今唯一要做的,就是寵著她,把曾經無力給予的一切,十倍百倍,全部給她。

別人百年,他兩世,才修來一個小項凝。

台下的表演還在繼續,考慮到大爺大媽其實也是至誠重要的客戶資源,這場表演里甚至還有戲曲。負責演出安排的胡盛名選擇了地方戲,邀請了一個漸海省最具代表特色的越劇團,還有一個相對小眾的甌劇團。

越劇團唱了兩段,《天上掉下個林妹妹》還有《西廂記》,都是上了年紀的觀眾最熟悉,而年輕觀眾多少也有了解的名段。

跟著是觀眾們相對陌生的甌劇團的表演。

此時的項小姐還不是讀了大學中文系后偶爾會跟大叔來一句「為救李郎離家園,誰料皇榜中狀元」的階段,看得無聊了,就靠在許庭生懷裡數星星。

許庭生陪著數,給她搗亂,她數12345,許庭生就插一個9,她數31、32、33,許庭生就插一個44,項小姐每每氣急敗壞,「哎呀,我數到幾了?」

「大概是兩千多。」許庭生說。

胡盛名的簡訊發過來,說:「知道我為什麼請了一個甌劇團嗎?」

「為什麼?」

「我跟你說,台上那女的,正唱那個,漂亮瘋了。完全徹底的瘋了。我都好奇,這種等級的美女,也不是說藏著掖著,一個冷門的劇團怎麼留得住?」

這麼巧?許庭生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在心裡嘀咕了一下。

「打她主意?」許庭生抬眼看了一會,確認之後問。

「行么?」胡盛名回復道。

「不行。」許庭生說。

「為什麼?」

「她男朋友你惹不起。嘉南,乃至整個漸海省這兩年冒得最快的政壇新星,背景涉及軍方大佬,大到嚇死人。」

「……,怎麼可能?她不就小劇團演員?」

「你不懂。」

許庭生沒解釋。這個女的他前世在嘉南大學見過,一場政府主導的甌劇校園推廣活動,最初樂意去的人不多,當時大四,找好了工作在學校里瞎混等畢業典禮的許庭生算是被抓的壯叮

結果那天後來,整個階梯教室幾乎被蜂擁而至的男生擠爆,就是因為這個女的。

單純從漂亮的角度來說,這個女的也許是許庭生前世見過最漂亮的一個,那份古典氣質與現代審美的結合,溫婉和英氣之間恰到好處的轉換,讓她曾數度出現在許庭生之後幾年的夢裡。

算上今生,論容貌身材氣質,她也僅次於李婉兒一個。

當然,項凝不在這個評價系統里,在許庭生而言,她平胸,那平胸就是真正正確的審美——世人都不對。

許庭生前世之所以對她了解的多,是因為推廣活動那天,學校有幾個紈在活動結束后攔了甌劇團的車,死纏爛打要請她吃飯。

除了嘴上不幹凈之外,因為劇團的其他人攔著,還動了手。

後來,來了幾輛單是車牌就足夠嚇人的車解圍,那幾位據說家裡都有些背景的紈,也一個不剩被退學。許庭生多年後再次看到她是在漸海省台的新聞里,她陪著那位政壇明星接待來訪的美國波士頓市官方代表團。

這其實不奇怪,我們可以看到那些影視歌方面的漂亮女星嫁給富商土豪,但絕少見到她們嫁入官場世家。能憑漂亮嫁進去此類家族的美女,大多出身各種有官方性質的劇團。這些地方,才是世家和高官的美女後備基地。

所以,當你偶爾看著電視電腦,感慨著,這樣一個美女幹嘛搞這麼冷門的東西,幹嘛不去演電視劇唱流行歌,大紅大紫的時候,請記得,那些所謂年入多少,多麼紅火的女明星們到了她們跟前,其實或許根本不夠看。

「給甌劇團最好的待遇。在禮貌,別動歪心思的前提下,盡量跟她交上朋友。還有,絕不許提她背後的那位。」許庭生想了想,最後發了一條信息給胡盛名。

他前世見到她是大四臨近畢業的時候,現在大三還沒結束……如果湊巧她現在還沒認識那位,還沒發生點什麼,那麼這就是一個極好的政治投資的機會。

「相識於微末」,這大概是古人對於押注潛力股最好的解讀。許庭生這一注不需要下什麼本錢,也沒抱太大希望,權當亂槍打鳥。

從七點半正式開始的揭幕儀式和表演環節持續到十點結束。許庭生陪著意猶未竟的項凝在陽台上一直待到將近十二點才回家。

洗漱過後,許庭生靠著枕頭躺在床上。

項凝穿著睡衣推門,一臉期待倚在門口看他。

「怎麼了?還不去睡?」許庭生問。自從項小姐經常動不動來一次腦子短路,不抗拒獻身之後,許庭生反而不敢再和她睡在一起了。

項凝嗯了一個長音,「那個,獎勵……還要不要?」

「……,已經獎勵過了呀。」

「嗯,可是可以再獎勵的。」

「不要。」

「……,要嘛。」

「不要。」

「……,要嘛。」

「不要。」

「許庭生,你個臭流氓,你是不是玩膩了,就不想要我了?」

「……,都還沒玩過呢。」

「那……」

「那什麼?」

「要不要玩?」

「……」

「大長腿哦,小蠻腰哦,……」

「……呵呵,還平胸哦1

「你……,許庭生,你敢把我關在門外?!你還反鎖?你……」

項小姐畫風完全不對了啊!!!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